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看小说 >> 误入总裁房 >> 苦衷再孕

飘逸的发丝,柔顺清爽,形体得当,剑眉收缩有致,透着一股英气,一双闪光的星目如十五的皓月,几净清明,红唇贝齿,在光线的映照下显得格外醒目,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将整张脸衬得帅气之极,一身米黄的休闲服,干净中泛着阳光的味道,使洛雨轩看上去更显得年轻翩然,一米八高的个头更为他魁梧的身姿增添了几分魅力。

看到洛雨轩,游伽立身不动了,只用一双伤痛中带着歉疚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努力了许久才扯开一小段嘴唇,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

“伽伽,怎么不打声招呼呢?人家都在这等了你快一个下午了,我说让他打电话给你,他硬是不让我,这孩子。”温可云从房间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提包:“我去接晴晴了,你们先聊着,等我回来给你们做饭。”

温可云接着换了一双鞋又说道:“诗恋说今天晚上有一个聚会,所以不会这么早回来,你大哥可能也没这么快。”

游伽不置可否的看着温可云的一举一动,等到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她才终于开了口:“坐吧。”很客气的口吻。

洛雨轩于是坐到了沙发上,对于游伽这样疏远而客气的语气有些不太适应,但也没有太过在意,心想也许是因为分手造成的原故吧。

“什么时候来的?”很普通的问候语,没有一点特别的感情,为了和洛雨轩保持距离,游伽特意挑了一个离他比较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中午到的,听磊说你在这里,所以就直接过来了,不巧的是你不在,想来你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就没有立刻联系你。”洛雨轩面上依然带着如沐春风的笑,亦如昔日一般温柔和气:“怎么坐那么远,不可以坐这吗?”洛雨轩拍着身侧的位置,示意游伽坐过去。

游伽没有动,只淡淡的回答:“反正都是坐,哪都一样。”

洛雨轩知道她的脾气,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所以没有再执意,但面上的笑容依然未减。

洛雨轩是一个笑起来很好看的男人,完美的唇线弯起时,脸上会很自然的浮出两个漂亮的小酒窝,加上八颗洁白的牙齿,看着会让人觉得十分舒服。因为他性格比较内敛所以不怎么喜欢笑,所以游伽就经常想着法子逗他,只为贪恋那一抹柔情,然而此刻他的柔情对于她来说却成了一种负担,看到洛雨面上那为只为她而绽放的笑容,她就忍不住想要逃,所以每当他的目光朝她射过来,她就会刻意的回避。

“准备在这里呆多久?”知道他是为自己而来,所以想知道他此前来停留的确切时间,以便和他的行程错开。洛雨轩的笑僵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过来:“怎么,这么不欢迎我?”

“不是。”游伽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以此来缓解和洛雨轩之间尴尬的氛围。然后又坐到了原位上。

“我准备留在新夏发展。”说这句话的时候洛雨轩的眼睛直视着游伽,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回应。

游伽端着水杯的手有些小颤,低着眉头喝了一口:“新加坡不好吗?”

“不是不好,而是……”洛雨轩欲言又止,仍旧直直的看着她,仿佛想让她自己明白。

游伽假装没有看见,将手持的杯子放下,然后用十分理智的口气劝道:“雨轩,我不否认你很优秀,但是新夏不适合你。”对于洛雨轩的家境,游伽是十分清楚的,他家世代都是军官,加上他又是家里的独苗,所以承袭家族的血脉是必然的,洛母曾经和游伽说过,要是早知道洛雨轩会在大学遇到她,她会直接送他去军校。

“新夏是不适合我,但是却有适合我的人。”洛雨轩是作了许久的思想斗争才下了这样的决定的。

“雨轩,别拗了,你家里人是不可能允许你留在新夏的,再说我们现在已经回不到以前了,所以别做傻事,不值得的。”游伽现在是真正的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在为洛雨轩考虑,她知道他这次来新夏一定和家里人闹翻了,洛雨轩一向孝顺,所以下这么大的决心需要多大的勇气,她比谁都清楚,只是现在他想要的她已经给不起了,所以不想他爱情亲情一样都得不到。

听到游伽如此理智的话语,洛雨轩才终于感觉到了她的不正常,以前就算是她再生气顶多也就是几天不理他,或者是骂她几声,还从来没有见她用如此冷淡的口气和他说过话,好像有意要将他拒之千里之外,让他很不适应,也不能理解。

于是洛雨轩开始用眼睛再次认真的打量起游伽来,他发现如今的她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份爽朗和直白,多了一份成熟和稳重,而且从她的面上看不出一点喜怒哀乐,仿佛被刻意隐藏了一般:“伽伽,你变了。”看来她真的已经不再是曾经他认识的那个喜怒无常,想哭就哭,爱笑就笑的天真单纯的小女生了。

游伽不想再绕弯子,也不想耽误他,于是直截了当的回答:“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所以我的改变并不奇怪,雨轩,既然我们已经分手了,就应该像陌生人或者朋友一样,更何况现在的我们在这几个月里都有了新事物的冲击,已经都不是从来样子了。”

洛雨轩舒展的眉头忽然间沉了下来,一袭酸意渐染上心头:“你说得不错,可是伽伽,纵然许多东西都变了,但是我对你的爱却依然如旧,这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洛雨轩很笃定的说道,眉眼也异常的坚定。

“对不起,雨轩,你的那份情我要不起了,因为我的心变了,所以你不要再把感情浪费在我身上了,没有用的。”游伽好心的劝说道,声音里终于透出一抹苍凉来。

“伽伽,这次我就是来和你说这件事的,我知道和你说分手对你冲击很大,但是那个时候我不得不那样做。”洛雨轩以为游伽是为分手的事情还在生他的气,于是赶忙解释道。

“雨轩,你不用解释的,我没有怪过你,我知道你有苦衷,可是现在那些原因已经不重要了,所以你不需要再向我说明什么,我是真心为你好,希望你能回去。”如果不是和印辰悦也回不去了,她一定会坦然的告诉他,她已经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名叫印辰悦,希望他能安然的放下。

“不,这次我一定要解释,因为我已经错过了一回,不能一错再错了,你知道这几个月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每时每刻都不在思念着你,回想着以前我们在一起那些快乐的日子,那种感觉就像有千百只蚂蚁在撕咬着我的脑髓,但是我却不敢和你联系,因为怕听到你的声音我会控制不住自己,会背上一辈子不孝的骂名,所以我只有通过磊得到你的一些消息,就算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消息也会让我觉得很欣慰,伽伽,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有过不开心的时候,可是我真的很怀念那段过往,怀念有你在我身边的感觉。”洛雨轩说得有些急,与他一向的内敛沉稳大相径庭。

“可是雨轩,我们不可能了,因为我们之间有太多的阻碍,太多的隔阂。”不说他的母亲,不说他的妻子,只她心里的印辰悦,就足矣。

洛雨轩拧紧的眉毛终于放开了,嘴角挂起一丝很是欣悦的笑:“伽伽,我和厉茵已经说好了,等她回去和她父亲商量好我们就离婚,要是早知道厉茵是那样一个女孩,我当时就应该把事情的原尾和你说了。”洛雨轩以为游伽指的是他和厉茵的婚事,所以很自然的把事情的细节末端给吐露出来。

“我爷爷和她的爷爷是战友,她的爷爷曾经救过我爷爷一命,所以我爷爷为了巩固两家的关系便定下了一个协议,就是要两家结为亲家,亲上加亲,可是后来我爷爷生了我爸爸,他爷爷亦得一男孩,于是上一代的协议就延续到了我们这一代身上,原本我是极力反对的,可是爷爷身体不好,要我和厉茵结婚是他在弥留之际的愿望,所以为了不忤逆爷爷,我只得同意。”说到这里的时候洛雨轩有些颓然,言语里也藏着许多挥之不去的忧郁。

“爷爷是在我和厉茵结婚后的第三天去世的,他去的时候很安祥,处理完爷爷的后事,我就开始着手解决我和厉茵之间的事情,通过和她接触,我才知道,这桩婚事她自己也并不是心甘情愿的,她从小在国外长大,所以对恋爱自由很崇尚,她亦是迫于家庭的压力才嫁给我的,后来,我很坦诚的向她坦白了我们之间的事情,她听后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对我们的感情十分的羡慕,还在一旁给我当参谋,但是因为爷爷过世后还有许多连带的关系要处理,加上母亲的施压,所以我和她只得演起夫妻戏,现在很多事情都已经解决好了,厉茵也答应我,她家里那边由她去说明,所以虽然我们表面上还是夫妻,但是实际上我们更像是朋友。”

游伽很清楚洛雨轩的爷爷在他的生命里扮演着怎样一个角色,所以当听得这样子的解释并不觉得意外,其实先前她也猜到了一些,只是她一直没有问,因为觉得既然决定了分手就没有必要知道那么多,有时候知道的越多,羁绊就越多。

“所以伽伽,这件事根本就不是阻碍。”洛雨轩说着便起身坐到游伽的旁边:“当时因为不想让你胡思乱想,不想让你担心,所以才没有告诉你。”话音刚落,手便揽上了游伽的肩膀。

游伽没有将洛雨轩的手拿开,而是十分郑重沉下了脸,略有一会的沉思,最后转头对上洛雨轩的双眸,很是认真的说道:“雨轩,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刚才说的阻碍和隔阂不只是这些。”

听得这些话,洛雨又是一愣,有些不太明白,眼睛里一片茫然:“不是这些?”接着眼睛滑溜一转:“你指的是我妈?”他母亲陆琳对游伽有意见他一直都知道,至于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不喜欢游伽,他从来没有问过,但是他觉得只要有一天她母亲发现了游伽的好,一定会喜欢她的,所以也并没有太在意。

游伽摇摇头,知道要是再把话窝在心里,洛雨轩会一直执着下去,于是定了定神,眼睛盯着茶几上的水杯,接着深叹了一口气才聚集勇气把眸子对上洛雨轩:“不是这些,和你结婚没有关系,和你母亲也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的原因。”

“你自己的原因?”洛雨轩眼睛里尽是疑惑,面色由先前的温和变得深沉了一些。

游伽点着头,然后将眼睛轻轻的扬起,怕被洛雨轩看到里面的泪水:“雨轩,我二哥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结过婚?”

洛雨轩迟疑了一下,然后眨了眨两片浓黑而细长的睫毛:“他有说过,不过伽伽,我不介意,我想你也一定是有苦衷的,不论是什么原因或者是理由,我都不会怪你。”

洛雨轩眼睛里那不渗任何水份的真诚让游伽很是感动,但是也只是感动,如今这份感动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的成分。

游伽将洛雨轩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拿下,很是愧疚的说道:“不,我没有苦衷,我之所以嫁给他是只因为我爱他。”

说这话的时候游伽不敢直视洛雨轩的眼睛,知道这样的一句话对他的打击会有多大,但是长痛不如短痛,宋凡已经是一个先例了,所以她不能再这样自私的接受另一个男人对她无痴无悔的情。

听到这样的‘苦衷’洛雨轩全身果然有了细微的颤抖,面上仅剩的温柔也在瞬间收敛,但是很快那抹僵硬又被收了回去:“伽伽,你是骗我的对不对?”如果是因为爱,那为什么要离婚,而且凭借他以前对她的了解,她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喜欢上另外一个男人的,想到这些,洛雨轩突然记起一件事情来:“伽伽,是不是逸姿和你说过什么?”来新夏的时候随处可见古逸姿和夏义的宣传海报,所以洛雨轩就怀疑起游伽的态度和古逸姿有关系。

洛雨轩不提,游伽根本就想不起来还有这件事情,于是很自然的回答道:“逸姿是把那些事都和我说了,可是那不是根本的原因。”

“不是根本原因?也就是说也有关系了?伽伽,我承认当时受了逸姿的指使才去接近你,可是后面我是真的爱上了你,而且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说这些话的时候,洛雨轩依然是面色不改的真诚和坦然。

“雨轩,我都说了,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是我的感情出轨了,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游伽说着不由得闭了闭眼睛,五指缓缓的撑上头。

“伽伽,你是不肯原谅我,才故意找这样一个莫须有的理由来搪塞我对吗?”洛雨轩不相信游伽才这么点时间就会感情出轨,他们在一起三年,三年里游伽的追求者不断,而她从来都不曾有过任何一点感情不忠的迹象。

“雨轩,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游伽突然间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为什么她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他还是不相信呢,她和印辰悦分手对她的打击已经够大了,所以不想再提,可是现在洛雨轩又是如此的冥顽不灵,让她很是无恼。

“因为我不相信你会在这么短的时间爱上另外一个男人。”洛雨轩很笃定的说道,尽管他们之间没有过什么山盟海誓,但是曾经也有过温馨甜蜜的时候,有过不可磨灭的记忆,所以他可以肯定那个时候游伽是爱他的,而且爱得一定不浅。

游伽重重的眨了两下眼皮,最后只得将那些痛楚一层一层的从心底剥离出来:“雨轩,爱一个人是不分时间长短的,我爱他,这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和你在一起三年我不否认我是爱你的,但是那种感情太青涩,太浅薄,就如漂浮在水面上的肥皂泡泡,在阳光下可以闪着五彩的光,可是风一吹,雨一刮就散得没有踪影了,和你分手我会心酸,会心痛,但是那种酸痛却不及他对我说的一句狠话,没有你的日子,我会尝试着去忘记你,会想着把和你所有的一切都藏起来,让它随着时间慢慢的退去,但是我却愿意把和他一起所经历的所有都清晰的刻在心里,哪怕是伤害,我都舍不得让它从记忆里消失,你对我的好,让我感觉很纯很温馨,但是他为我所做的却让能我记住一辈子,所以雨轩,对不起,我已经不爱你了。”

这些对比的话虽然是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但是却每一个字都刺在洛雨轩的心上,如果不是真正经历过,是绝对不可能有如此深刻的感慨的:“那能不能让我见见他?”就算是要放手,那也得放得心甘情愿,只有觉得那个男人可以托付,他才能把自己深爱的女人交付出去。

游伽以为自己把话说清楚了洛雨轩就不会再纠缠,却没有以他会提议要见印辰悦,可是现在她怎么可能把印辰悦带到他的面前,于是搪塞道:“没有那个必要吧。”

“你放心,如果他真的值得你托付,我不会再纠缠你,只要你幸福,我会放手,但是如果他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一定会力争到底,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毁了自己一辈子。”

洛雨轩说完眼睛里满是坚定的注视着游伽,虽然她已经很明确的说了她不爱自己,但是他对她的爱却仍然坚定不移,不管她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别人,只要她幸福就好,哪怕不是自己给的。

“雨轩,你记得泰戈尔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里面有一句话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现在我和他就是这种情况,我们说好了,不再联系,不再见面,所以我也不可能让他来见你。”游伽的声音很轻,心也异常沉痛。

“伽伽,既然他给不了你承诺,那为什么不能回到我们的从前?”他就不相信几个月的感情可以让游伽死守一辈子。

游摇摇头,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转,接着把眼泪擦干,弯起嘴角:“雨轩,你是个好男人,所以你应该有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感情,单纯的感情,现在我的心都给他了,已经给不起你什么了,如果真的和你在一起,你觉得对你公平吗?”

洛雨轩用手拂去游伽面上的泪水,两个酒窝赫然的在脸上显现,但是此刻他的笑容里却是带着苦涩的:“傻丫头,感情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公平可言的,我不会计较你能给我什么,我只知道我爱你,如果真的只是一厢情愿,那也是我甘心的。”

“雨轩,不要这样,你这样会让我很内疚的,我求你回去吧,好不好?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游伽恳求道。一个宋凡已经让她明白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这个道理,只是代价真的太高了,所以她不想,也不能再欠洛雨轩的了。

见游伽那痛苦的表情,尽管内心沉痛,他也只得按照她的意愿走,因为不想她难过,不想让她心里有负担,于是缓缓的直起了身子,举步的那一刻,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然而当洛雨轩刚要迈出步子时,就看到游伽突然抱腹冲向洗手间,于是刚刚提起的脚立刻又收住了。

接着便听到一阵干呕声从卫生间里传来,由于担心,所以他立刻转身向卫生间走去。

但见里面游伽左手扶着手池,右只手抱着小腹,面色煞白,看上去十分虚弱。

“伽伽,你没事吧?”洛雨轩走上前,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游伽努的摇摇头,只感觉恶心,身体有些站不稳,一丝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喜欢误入总裁房请大家收藏:(www.laok.cc)误入总裁房乐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误入总裁房最新章节 - 误入总裁房全文阅读 - 误入总裁房txt下载 - 沁沐星辰的全部小说 - 误入总裁房 乐看小说

猜你喜欢: [全职]喜欢你[主柯南+综]平生一舞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和你的年年岁岁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杀了我,治愈你爱妹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炮灰姐姐逆袭记娱乐圈之闪婚明月度关山神家里的老小孩时光已情深你曾是我唯一天降网红男友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禁谈风月(快穿)薄情前夫太凶猛[网王]同桌攻略手册六零年代白眼狼时间都知道豪门总裁的灰姑娘少将大人,轻点撩!白莲花,滚粗!都市修真霸总他又被离婚了
完本推荐: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合成召唤全文阅读末日之无限进化全文阅读文娱万岁全文阅读符医天下全文阅读大明长歌全文阅读种田山里汉:神医美娇娘全文阅读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全文阅读嫡女玲珑全文阅读农门娇全文阅读无限气运主宰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快穿]拯救男配计划全文阅读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全文阅读桃色宝鉴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他凉了我的深情全文阅读逆行诸天万界全文阅读贫穷太子妃全文阅读综穿之拯救痴情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韩娱之崛起男神投喂指南重生嫡女悍妻蓝莓炸弹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数风流人物甜婚蜜宠:季太子的初恋明鹿鼎记驸马要上天麻衣神算子道祖,我来自地球天道宠儿开黑店主神修理员伏天氏大明之雄霸海外攻略小社会龙皇武神权门贵嫁万古神帝逆天神医妃魔临从火影开始卖罐子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承包大明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脑核风暴豆家媳妇轮回乐园我的小人国帝逆洪荒

误入总裁房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误入总裁房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误入总裁房txt下载手机版 - 沁沐星辰的全部小说 - 误入总裁房 乐看小说移动版 - 乐看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