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看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 第十二章 渣男

第十二章 渣男

一口气把自己的来历全说了,倒省了秦启风很多功夫。

即使她不说,秦启风也多的是手段知道这些事情,何必枉做小人。

之前江尚和蓝霆就和她说过,苏幼薇的手尾已经帮她收拾干净了,没人会查到她和苏家还有华家的关系。

三人论了一会儿茶,曼妙本着说多错多的心态,能少说话就少说话,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最后变成了江尚和秦启风的闲聊。

江尚的帮派掌管情报事宜,秦启风到底是掌控一国的皇子,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很能聊的下去,曼妙就负责端茶倒水,一个晚上下来,看着像是宾主尽欢,实际上是什么样只能天晓得了。

回客栈的时候,秦启风和他们同路。

江尚送她回客栈,曼妙进了房间,发现江尚也跟了过来,眉头一蹙,“你不回家吗?”

一回江左城就泡在客栈不回江家,那曼妙这红颜祸水的黑锅可就扣的结结实实的了,而且,也会让人有不切实际的猜想。

这个时候态度不坚决一点,江尚会觉得有希望的,既然曼妙不打算和江尚在一起,就没必要让他有这种错觉。

江尚察觉到曼妙语气中的不悦,面色一滞,很快就解释道,“这秦启风对你态度不太正常,我坐一会儿就走,先看看他会不会有什么行动。”

曼妙想想也是,自己这么明显的赶人态度,也实在是不妥,有些抱歉的说道,“是我考虑不周,对不起。”

江尚摇摇头,“你既然来了江左城,就是我的客人,我自然要好好招待,保护你的安全。”

“这个秦启风是什么来路?我不认识他呀,他怎么感觉像是来找茬的呢?”曼妙蹙眉想了很久,丝毫没有关于秦启风的记忆。

她可以肯定,在华家的时候,根本没有见过秦启风,这种等级的贵客,华府不可能让一个女眷出来招待,最多就是让华老夫人出来一起见见贵客,可她是做儿媳的,丈夫又不在身边,没道理出现在接待秦启风的场合里。

可苏家也不太可能和秦启风有交往啊。苏荃不过是个礼部尚书,这种官位没什么实权,在朝堂不比其他尚书,那些尚书手里有实权,说话就底气足、腰杆硬,礼部的基本上是个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职位,不然华锋和李国皇子能选择牺牲苏家吗?

江尚也摇头,蹙眉想了一会儿,有侍女敲门,给他递过来了一封信,他展开一张纸来看了看,递给了曼妙,“这是秦启风这些年来去过的地方,我倒是忽视了,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在李国当质子,这段经历并不光彩,秦国现在没多少人敢提起。”

曼妙一看信纸,字她都认识,可问题是,她不会算年号啊,李国中间换过皇帝,年号是重新开始计算的,鬼知道这个什么景平九年是什么时间啊?连是李国还是秦国的年号她都不知道。

“这个是什么时间的事情啊,我对年号总是记得不太清楚。”曼妙只能装傻。

江尚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像曼妙这种出生世家,又是嫁入世家的女子,居然不会算年号,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但对象是曼妙,江尚就很愿意为她解释,快速的在脑海中算了一下,对她说道,“是距今25年前的事情,当时秦启风才刚弱冠之年,他母家没什么势力,在朝堂也没人肯为他说话,那时候秦国需要李国的帮助,就送了他过来做质子表示诚意,那些年,李国的国力比秦国强很多,秦国的皇帝新登基,很需要支持。

秦启风当年在李国的日子很不好过,李国现在的皇帝当时并未登基,各国对送来做质子的皇子并不看重,受了很多气。”

曼妙想着他在李国待过,那时候估计认识不少李国京城的人,想了想,“他在李国的时候,估计不太会和华家的人接触,毕竟他国皇子和本国武将的接触向来是各国朝廷大忌,华家不会如此不知轻重,倒是有可能和我家接触过。”

江尚摇头,递过来另一张纸,“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命人找来了苏老尚书的履历,在那几年,苏老尚书被外放在外地,都没有回过京城。”

曼妙脑袋都要冒黑烟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无缘无故的,他对付我做什么呀?”

江尚把曼妙丢在桌上的信纸拿过来,叠好之后放在原来的信封中收好,安慰她道,“我看他对你并无恶意,只是动机有些奇怪,按说你没有什么值得他这么费心的地方。”

曼妙耸耸肩,“可不是么?我一没权二没财,他这年纪和权势的人,多的是各色美女,就看了我一次就能贪图我的美色,也太扯了点吧?我又不是倾国倾城的美女。”

江尚听她这么说,笑了起来,“你自有你出众的地方,他若是喜欢你也不出奇,可他和你并未见过面,这种态度有蹊跷。我会着人打听清楚,你在这个客栈只管放心,他不会乱来的。”

说了一会儿话,看着秦启风不像是继续有动作的样子,江尚就告辞了。

夜里又是泡茶又是分析的,折腾到那么晚,又累又困,曼妙很自然的睡了个懒觉。

到了日上三竿,差不多是快吃中午饭的时间,曼妙才起床,侍女服侍她换好了衣服,江尚来她房间,手里拿了个盒子。

她坐在梳妆台上,侍女正在给她梳发髻,看着江尚把盒子放在桌上,伸手把脸上的乱发归到耳后,好奇的问道,“送我的什么?”

如果不是刻意送给她的,何必拿到这个屋子里来?

江尚看了她一眼,走到镜前,看着侍女为她梳妆,“这不是我送给你的,是秦启风给你的。”

她停下了动作,蹙眉问道,“他送给我的?他为什么送我东西?”

“说是昨天说的谢礼,我想应该是他说的水晶杯。”江尚看了一眼桌上的盒子。

听他这么一说,曼妙来了兴趣,这个时代的水晶杯,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水晶雕的呢。

制止了侍女为她梳头的动作,就那样散着头发,直接走到桌前,打开了盒子,里面放了四个非常精美的水晶杯,雕成了各种花的图案,有牡丹的、菊花的、桃花、莲花,都是整个雕成整朵花盛开的造型,花蕊部分雕空做杯身,还有把手,端在手中,简直就是盛开的艺术品。

水晶应该是精选的极品水晶,一丝杂质都没有,从纯净度来说,赶得上现代的精品玻璃杯。

最难得的是雕工精湛,所有的花朵线条流畅、造型精美,各式花瓣或卷或舒,就连杯子的把手都是做成了花瓣舒展的形状,和整个杯子的花朵造型融为一体,一点都不显得突兀。

“这可真好看,简直就像是花在手中开着一样,这种杯子怎么舍得拿来喝茶?”曼妙由衷的赞叹,将杯子举在手上,透过阳光看去,完爆现代的施华洛世奇水晶摆件。

看着曼妙喜滋滋的表情,江尚有些吃醋,“这些不过是造型精美些,若说贵重,倒还真说不上。”

言下之意,我也可以送你很贵重的东西。

曼妙摆摆手,“不用啦,这个是飞来横财,是他非要送给我的,不要白不要,我又没答应他什么事情,以后要是他有什么不对,不理他就是了。”

江尚为她披上披风,这种披风是女眷防止外衫弄脏而穿的,有袖子,曼妙自己手伸进去穿好,江尚继续说道,“这次和他闲聊了几句,他到对你真没什么恶意。”

曼妙挑挑眉,江尚转身招呼侍女服侍她继续梳头,坐在一边欣赏美人梳妆,说道,“据他说,他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段感情,只是当时不见容于秦皇,因此和那女子分开了,等他在秦国朝堂站稳脚跟再去寻找的时候,那女子早已香消玉殒了,他说,你和那女子眉眼间极像。”

“原来也是个渣男!”曼妙啪的一声把红木雕的胭脂盒子盖上,转身看着江尚柳眉倒竖,“当初害怕得罪他老爹,和人家大姑娘分手了,害人家挂了,现在有钱有势了,看着我长的像,想来找个替身了?我曼妙有才有貌,要人有人,要钱有钱,犯得着给人做妾?就算他是皇子也是做梦!”

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的时候才说过,自己无权无势又不是倾国倾城的话了。

江尚觉得曼妙反应和寻常女子大不一样,一般来说,不该是听了之后很是感动,顺带着对秦启风多了几分同情么?

怎么曼妙一副只差指着秦启风的鼻子破口大骂的态度?

他站起来安抚她,“也就是随口说一句罢了,你若是不喜欢他,以后看他不理他就是了,何必这么生气,当心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这种贱男,就和华锋那贱人一个德行,不打他个满脸开花,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曼妙想到秦启风居然还敢用自己来怀念他的初恋情人就一肚子火,年轻的时候胆小怕事,年纪大了有钱有权了,就想找回青春的感觉了?

“叫他滚一边凉快去!”曼妙一边骂着,一边接过了江尚递过来的簪子,是一个通身晶莹剔透的翡翠簪子,簪身都是冰种翡翠,就簪头上一点翠绿,绿的沁人心扉,怎么看怎么像是传说中的帝王绿。

整个簪子雕成了如意宝珠的模样,簪身是如意,帝王绿的雕成了如意上的宝珠。

现实中的曼妙不过是个普通人,帝王绿这种极品翡翠,也就是在电视上和网上的图片上过过眼瘾,就连珠宝展上都很少能看见极品帝王绿的身影,现在亲眼看见,亲手拿在手里,不由的手都有点抖了,这可是价值万金的东西啊,就这样带在头上?

郭美美啥的炫富还得开玛莎拉蒂,老娘这可是生生把几千万上亿的东西戴头上啊!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带着不好呀,万一打碎了我可赔不起。”曼妙喜欢归喜欢,这可是江尚给的东西,又不想和人家在一起,何必收些这么贵重的礼物?

江尚不容她拒绝,为她把簪子带在头上,“这是我给你赔罪的礼物,我知道你不喜欢秦启风,为了江家的面子才这样压着脾气应付他的,这个就当是我给你的补偿吧。”

曼妙知道江尚是不想她拒绝,这才说的很委婉,若是这么说都不收下的话,江尚面子也过不去,只能让他为自己带在头上。

见他带好,还不放心的对着镜子摸摸,试试牢固程度,生怕带不稳掉下来。

头上梳了灵蛇髻,显得人很有灵气,和簪子也配。

江尚不解的看着她在镜前左照又照,说道,“既然喜欢,以后多送你些就是了,不必太在意。”

一边说着,一边递上一对配套的翠绿翡翠耳环。侍女捧着的托盘上,一个一个的打开的精美首饰盒,看得出是一整套头面首饰。

有簪子、耳环、项链、手镯、戒指,一应俱全,应该是同一块翡翠上雕出来的。

这些或冰透晶莹,或绿意盎然的翡翠首饰,被放在红木雕的盒子里,在淡黄色的丝质衬布映衬下,富贵逼人。

曼妙犹豫了片刻,还是女人爱珠宝的心态占了压倒性的上风,接过带在耳朵上。

江尚还想为她戴上同一套的翡翠项链,被她拒绝了,这一套带上去,得变成圣诞树,而且首饰亦精不亦多,一套的首饰,又不是珠宝商走秀,全都得戴上。

等她带好了耳环,江尚捏着她的手,盖了条丝帕,很顺利的把一个冰种带绿花的镯子滑到她的手腕上。

这套首饰几乎是立刻俘获了她的心,带在手上,得有多大的毅力才能舍得取下来?

她摸着手腕上的镯子,感受着冰凉的触感,“万一坏了可别找我赔呀。”

“送给你的,你怎么处置都可以,坏了我重新买给你就是了,不必紧张。”江尚看出她的喜欢,很开心自己送的东西能得到她的喜爱,为了她,花再多钱都值得。

曼妙能坦然的当秦启风是冤大头,却不愿意拿太多江尚的东西,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人情还不起。

拿了秦启风的东西,没必要承他什么人情。

拿了江尚蓝霆的就不一样了,这些人对自己很好,也是心存好感,希望以后能在一起生活的,拿了他们的礼物,以后若是不在一起,就有了拿钱不办事的感觉,这种欠人感情债的感觉很不好。

她心中下了决定,这些东西,自己也就拿来带带,等要回客栈的时候,全部完好无缺的还给江尚,这么一来,江尚也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吧?

她看着自己的装扮,额头上的头发全梳了起来,光洁的额头也显得空荡荡的,叫侍女用胭脂为自己画了一朵红色的莲花在额上。对着镜子看了,很满意的点头。

江尚见她梳妆好了,拉起她,“今天换一家去吃饭?”

“好,今天吃点别的,昨天才吃了鱼。”曼妙拉着江尚一起出去,像他们这样拉着手出门的,并不是特别多,民风很淳朴,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今天他们直接坐马车去了酒楼。

依旧是个靠江的酒楼,很奇怪的于寒也在。

于寒见他们一起出现,一点都没惊讶,看着曼妙笑道,“快来尝尝我们江左的特色菜。”

越国的菜口味上偏江浙,菜都有些甜,曼妙是川菜的忠实粉丝,对于李国和蓝国这种偏川菜的还很习惯,自从到了越国地界,一天三顿的吃没辣椒的,就有些难受了。

曼妙知道江尚很聪明,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来,尽量多吃些菜,她完全不在意古代食不语的规矩,和于寒江尚说的很开心。

从小她都是在一个很温馨的家庭长大,父母上班都很忙,吃饭时间是很难得的全家交流感情的时间,她早已习惯了在吃饭的时候和父母说说笑笑,就算是上学和上班的时候,也是一群人说说笑笑的。

如果那次吃饭大家都闷头大吃,只有两个可能性,一个吃饭的人里有吵架的,再不然就是赶时间,吃完赶紧去忙,没工夫说话。

在华家的那段日子她可没什么时间说话,服侍华家老爷和华老夫人用餐,她站着布菜,没她说话的份。

等自己能有空去吃饭了,又是独自一个人坐在桌前,烟柳风荷陪着她,她们俩是丫头,也不能说什么放松的话题。

真正开心的像往常那样吃饭,还是在开了客栈之后。

江尚看着她说说笑笑,给于寒递了个眼色,于寒出去了一下,很快就回来,曼妙问道,“你们看我一边吃饭一边说话,是不是很没规矩?我很不喜欢吃饭的时候大家一声不吭的,虽然有说法叫食不语,可那样吃饭,很容易让我想起在华家的那段不愉快的日子,太沉闷了,闷的我都要疯了。”

江尚握住她的左手,“我明白,于寒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大家都不是外人,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曼妙擦了一下眼角,拭去即将流出的眼泪,“恩,我知道,我只是不想你们以为我没规矩,我实在是不想再忍受这种沉闷的规矩了。”

侍女进房间,为他们布菜,曼妙看见她们托盘上红彤彤的菜式,惊讶的看了江尚一眼,江尚笑了笑,“我们江左城有很多商人,各色的菜式都有,你既然喜欢吃带辣椒的菜,和我说就是了,不用勉强自己。”

和这种聪明剔透的人在一起,很幸福,也有压力,你在他面前是藏不住心思的。

“也不是勉强,越国的菜式也不错。”曼妙除了感动,还能说些什么呢?

吃完饭,江尚准备带她去香江看看,香江作为越国数一数二的大江,很多画舫游船在江面上游曳着。

用现代的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靠着江,娱乐业自然是非常发达的,勾栏画舫数不胜数。

一般言情里面的女主角总是先想去逛这些绣楼,这确实是实话,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你平时没事去酒吧的,见识过现代娱乐业,有机会去古代,当然也想看看古代的是什么样的,据说古代的失足妇女还能有个花魁竞选什么的,热闹的和现在选秀一样。

“我们能不能去那些有花魁的画舫看看?我想去看看花魁。”曼妙期待的说道。

江尚的脸抽了抽,于寒哈哈大笑,用手点着曼妙说道,“你要是个男人,肯定和我志同道合。”

“我就去看看,你和人家说我是你的侍女就好了。”她牵着江尚宽大的衣袖左右荡着,哀求道,“反正你们男人也经常去的,别装清纯了。”

江尚将手虚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两声,“我真的没经常去,偶尔去一次,还是为了谈生意,家里有家规,不准弟子涉足赌色之地。”

这话要是蓝霆说,曼妙就会叫他吃脑残片,可江尚说,她就很相信。

蓝霆是那种你若是在正经地方看见他,会觉得是自己眼花了的那种,行事荒诞不羁,若是曼妙要求蓝霆带她去这些地方,搞不好蓝霆真的能带她去和花魁比美。

想到蓝霆,曼妙一时间也不知道脑袋怎么抽了,居然学起了蓝霆的动作。

“你若是去了,会不会有花魁倒给你钱求共度春宵?”曼妙做色狼状,轻佻的用食指去隔空虚挑江尚的下巴。

于寒笑的浑身直抖,江尚哭笑不得,头一扭,避开了她的手,“你脑袋里怎么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

曼妙撇撇嘴,心想着,只去画舫已经算是够收敛的了,要是我说去夜店你不得跳起来啊?

一般古代都会有相公馆,不过这些相公馆的客人都是男人,不会有女人出现在相公馆内,不像是现代的牛郎是不成职业的,只能算是打零工的极少数,没有像现代这样成系统的职业。

“那些画舫都是晚上才出现的,你白天来肯定是看不到的,还是好好的欣赏美景吧,等有机会再带你去画舫,这几天肯定不行,好多人都盯着江尚,若他去了,得被执行家法了。”

于寒出来为江尚解围,催着两人上了马车,往江边驶去。

这个季节非常的适合乘船出游,太阳不大,也没多少风雨,江边的码头上,很多行人,有大家闺秀的小姐,也有意气风发的少爷公子。没怎么看见商人,按说这江里这么多行船,不可能没商人的,问了于寒才知道,这个码头只能是达官贵人用的,商人不能用。

中国古代一向都是重农抑商政策,商人虽然有钱,政治地位却很低,很多朝代都规定,商人不许穿丝质的衣服,带某些首饰之类的,再有钱的商人,遇见了官员都无形中矮一截,所以商人都很积极的官商勾结寻求政治地位,其中做的最出色的就是吕不韦。

下了马车,江尚说船已经等在了码头,她找了一下,有个两层楼高的楼船停在码头前,楼船上有个醒目的江字标记,看来就是江尚找来的船了。

坐船对曼妙来说还好,以前旅游的时候,坐船游三峡,她没有晕船的反应,惊涛骇浪是没经历过了,正常情况下,她是没问题的,有足够的时间来欣赏沿途的风景。

这时代的船顺水的话,多是靠风力,逆水全靠人划,速度比不上轮船,却也别有一番风味,她站在船头,张开双臂,想学泰坦尼克号的经典动作,可惜江尚和于寒都不能领会她的意思,只是含笑看着她一个人在风中,袖子和裙角都飞了起来,风勾勒出了她优美的身姿,像是一只将欲起舞的白鹤。

沿江还有一些船坞,里面有些三四层楼高的楼船,她问起的时候,江尚脸上飞了一丝可疑的红云,抬手虚握拳,轻咳了几声才说道,“这就是你想去的画舫了,晚上才点灯开船的。”

她闻言细看了几眼,船上确实挂了两排通红的大灯笼,到了晚上,肯定是非常醒目的,楼船很大,在古代这种技术和工艺水平的情况下,还能造几层楼高的楼船,想必是很有实力的画舫。

“香江的大画舫,都是江家出资的,花魁也都出自江家的画舫,所以江家有家规,但凡是族中的子弟是不能去的,不能坏了自家的生意。”

眼见江尚如此的不自然,曼妙不免开始怀疑,听说大户人家都会给成年的儿子安排通房,不会是江家如此豪气,直接把花魁塞儿子床上了吧?

很多言情里面都会写,不少花魁是按官家小姐的标准来培养的,也会是处女,当选花魁之后,拍卖初夜,能标得花魁的花红,也是男人值得炫耀的一件风流韵事。

按照这种设定,在江尚成年之际,给江尚个把花魁暖床,对江家来说也是能接受的事情,搞不好还能是父母送儿子的贴心礼物呢。

反正都是用来当妾的,男人娶妻很重视门第出身,纳妾在色就无所谓出身什么的了,只要长的漂亮,会讨男人欢心就好。

想到这里,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袋一抽就直接问道,“你们家里难道没有给你几个花魁收房?按说你是江家少主,这个也不是不行的吧?”

江尚几乎要咳死了,脸上开始泛上红色,“你想什么呢?我才说过我们家训是不得进入赌色之地,怎么可能找花魁给我?”

“我是想着你总是有通房的,不可能随便找两个丫头塞给你吧?”若真是江尚就被这种随便找来的货色开了苞,她才要觉得要可惜死了呢。

这种事情看电视剧看的太多了,哪有那么多忠贞不渝的男人啊,古代世家的男子,这么做才是最正常不过的。

江尚却是误会了她的意思,以为她是在拐弯抹角的问他房内人,想到她之前和安盈盈的种种不愉快,心中就没那么抵触,反而有点怜惜她,耐心的解释起来,“你若是不喜欢,我回去就把她们都打发了,总不会叫你不开心就是了。”

她看着江尚真诚的脸,在心中叹了口气,即使是江尚这种温文尔雅的君子,也跳不出时代的框架限制。

古代男人对妾和通房基本上是不怎么在乎的,妾通买卖,就是说妾不算家里人,属于可以随意的处置的个人资产。

规矩严点的家庭,妾的孩子都不允许和妾见面生活,全都是养在正妻房内,看见亲娘,也就是叫一声姨娘,亲娘还得称呼自己的孩子为少爷小姐的。

在华府的时候,华老夫人很有手段,妾室生的孩子很少不说,地位也不高,儿子成年后早早的就被打发到了京外的庄子里管理庶务,不许参与华家的军权事宜,庶出女儿也是早早的及笄就嫁人了。

不要说华老太爷的妾室,就连华锋的妾室,看见了苏幼薇这个正妻,都像是猫见了老鼠似的害怕,生怕苏幼薇一个不顺眼,直接就把她们卖掉。

蓝霆这种人就不用想了,他送女人估计和送个礼物一样随便,从他那样就知道,他要是能专一,母猪都能上树。

江尚对女人算是尊重的,却也觉得妾是自己的私产,可以自由处置,为了讨曼妙的欢心,一句话就要把跟了他几年的通房送出去。

他还未娶妻子,江家不可能让通房先生下孩子的,没有了孩子,处置起来,更是没有心理负担的。

目前他喜欢曼妙,能由着她性子来迁就她,可女人的保质期是很短的,等年老色衰的时候,他对曼妙或许也会是随口送出去的程度了。

正因为有这种担心,她才对江尚和蓝霆这种权贵,始终心存顾忌。

不敢放手去爱。

老实说,古代沿江的风景非常的枯燥,都是些树啊,山水之类的,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市政工程,最多的就是防洪堤上种些柳树,让人可以踏个青什么的,若说要真有什么值得人一看,能被称为当地名胜的风景,在古代人眼里很雄伟的建筑,在曼妙看来就一般般,很难有什么敬佩的感觉,能感叹下工匠手艺都算是难得的了。

比如现代的岳阳楼、黄鹤楼之类的名胜古迹,古代人游历之后写了多少游记诗词的,现在人看来就是很普通的古迹,又不是没见过高楼大厦,若不是因为那些名家写的诗词,鬼才愿意花钱去看呢。

古代人觉得好高大上的建筑,在现代人看来,可能还没自己家的房子楼层高,看了有什么意思?真喜欢高的地方,天天站阳台往楼下看就好了么。

船在江面上走走停停,花了好半天的时间,才看完所谓的香江美景,江尚和于寒兴致勃勃的,她也不好意思表现的太无聊,强撑着看完全程,喝了一肚子的冷风,脸被江风吹的都木掉了,深深的觉得还不如回家睡觉呢。

走下了楼船,总觉得是不是在船上坐太久了,站在平地上也觉得好像在船上晃似的,走路感觉脚在打飘,好像还在船上晃着。

江尚扶了她站在原地休息一下,怕她有晕船的反应。

正问她要不要喝点茶,就听见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喊道,“表哥?”

江尚扭头,曼妙比他早一点点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发现江尚在回头之前不易察觉的蹙了下眉,这才回头说道,“玥儿?你也来了?”

一个大概十七八岁的妙龄女子朝着江尚走了过来,她身后还跟了几个明显看着是大户人家小姐的,看见了江尚,都朝着码头走了过来。

这么多官家小姐聚在一起,一时间码头上,尤其是江尚所在的位置,香风阵阵,曼妙本不晕船的,给她们身上各种熏香这么顺风一吹,头晕脑胀的,顿时就想吐了。

被江尚称为玥儿的女子走在最前,穿了一件嫩绿色的小袄,上面有浅黄色的小花,看着很是清丽,小巧的鹅蛋脸儿,一双杏眼大大的,忽闪忽闪的看着江尚,眼里的柔情浓的都能流出来,头上梳了双丫髻,带了珍珠的首饰,举起的手腕上带了一串珍珠镯子。

只是衣服的质地不算特别好,也就是一般的丝绸,头上和手腕上的珍珠看着应该是一套,但都不算是大颗粒的珍珠,并不昂贵。整个行头看着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姐,却也算不上是大富大贵的那种。至少和她身后的几个小姐比,她身上的衣服和首饰都不算是冒尖的。

能叫江尚表哥的,也不会是寻常人家的女子。

江尚回头叫了他表妹一声,发现曼妙蹙眉干呕了一声,以为她是晕船,从腰间香囊里拿出一个硬币大小的圆盒子,里面装了碧绿的药膏,举到曼妙的鼻下,一片薄荷的清香,顿时压住了她胃里的翻江倒海般的感觉。

曼妙毫不客气的接过那盒药膏,拿在鼻子下面,抵抗着不断顺风飘来的各种熏香交织在一起的复杂味道。

玥儿走到近前,看见于寒,福了福身,“寒表哥也在。”

于寒嘴角缀了冷笑,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恩。”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话,冷冷的站在一旁,一副不想参合的神情。

曼妙对于寒印象很好,他是个热心肠的人,不然也不会在客栈为被骚扰的老板娘出头,现在这副态度,显然是很厌恶的表现了。

一看见江尚,那些自认为矜持的世家名媛们哗的一声把江尚围了个水泄不通,好几个还不动声色的将曼妙往后面挤了挤。

曼妙很识时务的往后挪了挪,让自己远离风暴的中心点。

本来就是站在码头的,再往后退就得掉江里了。

于寒很及时的伸出援手,将她扯到了自己身边,两个人都站在不起眼的角落,看着一群莺莺燕燕围着江尚。

江尚是很温和的贵公子,对人脾气好不说,也很有耐心,眼下这群名媛背后的家族都不是江家愿意得罪的,江尚带着笑容和她们说话,只是偶尔间抬头看向曼妙的目光,才能发现他的不耐烦。

“我先送你回去?”于寒很是体贴,看了一眼江尚那边的动静,“我看他一时半会儿走不了。”

“好吧,我看也是。”曼妙对这些看得很开,虽然心中会有不舒服的感觉,她自信能及时的调节好,江尚此生不会只有一个女人,家族的责任也由不得他肆意妄为。

可曼妙到底是现实社会里响当当的女汉子,哪能接受自己的丈夫婚后还和其他女人纠缠不清呢?

婚前你怎么样都无所谓,只要婚后能保证对爱情和婚姻的忠诚,可现在看来,江尚似乎不太容易做到,即使他有心,所处的形势也不会允许。

眼看着曼妙要离开,江尚的眼中闪过一抹焦急。

“这位姐姐,请等一下。”

曼妙正要和于寒离开,却被那个叫玥儿的叫住了脚步。

玥儿一直没有忘记江尚对曼妙的关注,虽然不着痕迹的将她挤到了边缘,可这种小动作是没办法彻底把这女人挤出表哥生活的。

那个女人,玥儿也曾暗自打量过,容貌出众,气质不俗,也该是出生大家的女子,只是江左城的名媛她都打过照面,从没见过这个女人。

这女人打扮的不算奢华,可光看她耳上的翡翠耳环,头上的翡翠簪子,她就忍不住怒火中烧。

这套首饰,除了曼妙戴出来的簪子耳环和手镯外,还应有项链和戒指,是一整套的翡翠头面。

玥儿曾在江家最大的银楼里见过,当时就爱不释手,同行的那些名媛们都很喜欢,可一问价格,即使是内部价,也是价格极高的,各个都悻悻的回去了,以她们的家世,除非买来做压箱底的嫁妆,家里是舍不得花钱买的,而且必须是将要嫁入豪门的嫡女,否则也没这个待遇。

玥儿对这套首饰如此喜欢,翻来覆去看了许久,每一个细节都记在心里,对镜试戴之后才觉得,这套首饰是那么的衬自己,却只能依依不舍的放回托盘,看着掌柜拿走收好。

这个女子带着自己梦寐以求的首饰,不管是她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的,玥儿都很难不去嫉妒她。再加上她和自家表哥那么亲密,很可能这套首饰就是表哥送给她的,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玥儿几乎都要冲上去撕了她的脸。

曼妙闻言转过身来,语气客气却带着明显的疏远,脸上带了属于苏幼薇的得体微笑,“这位小姐,找我有事?”

本来应该江尚出面打发这些女人的,可人家都找上门来了,怎么可能不迎战?

一个照面就这么大的敌意,第一有可能是对江尚有兴趣,把自己视为情敌;第二就是曼妙最不愿意面对的,这女人是安盈盈附体的。

她不想在书里和女主角起什么冲突,即使第二个可能性很小,她也不愿去冒险,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应对。

玥儿叫住曼妙的时候,其他的名媛也都反应了过来,这个女人一开始就站在江尚身旁,可是大劲敌,隐含着敌意和审视的目光纷纷投射了过来。

曼妙见惯了风浪,现代世界级大公司能当销售部经理的女性,哪个不是在男人堆里搏杀出一条血路来的狠角色?

以前工作的时候,经常当着几百上千人的面侃侃而谈,别说是这几个黄毛丫头,就算是国家主席站在她面前,她都能从容的介绍产品性能,回答客户的各种问题。

爷当年带着人去和非洲战乱区军阀谈生意的时候,你们这本书的作者出没出生都两说,面对一排AK47爷都能面不改色的把生意谈成了,就凭你们这水平还想吓住我?

玥儿看她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回事,气势一下子上来了,显然不是能由着自己揉捏的软角色,倒也不敢真的把她怎么样,脸上堆了笑,做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这位姐姐不是江左人吧,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呢?”

“曼妙,途经江左,过几天就走。”她尽量放缓语气,语调很柔和,表现的像是个大家闺秀。

眼下情况不明,还是得多观察一下,这个玥儿看着不太像是安盈盈,没有安盈盈的那种柔弱和楚楚可怜,做事情不自然,带了刻意的痕迹。

玥儿看着曼妙,穿了一件轻纱的半臂衫裙,裙子是浅水红色的,上衣是乳白色,气质温婉,眉心一朵火红的莲花图案,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衣服上并没有刺绣花纹,很清淡素雅,但衣服的料子极好,随风就能勾勒出曼妙的身段,加上这些天江尚的尽心滋润,肤色容姿都是上上等的。

玥儿听说她过几天要走,心中一喜,正要说话,旁边一位蓝衣小姐就说道,“既然是几天后才走,后天我们要办一个园游会,不如请曼小姐一起来吧,你们看可好?”

曼妙傻了才会答应去,正要开口拒绝,另外一个女子粉衣女子就接口说道,“正是,曼小姐不用不好意思,不过是一些姐妹们在一起玩闹罢了,我们后日一早就去接你一起。”

擦,你连我住在哪里都不知道,还一早就去接我,接你妹啊!

眼看这事不点头就没完,曼妙只能面带笑容的道谢,“真是太好了,我正无聊呢,那就多谢各位了,我坐船有些晕,先告辞了,诸位请留步。”

优雅的福身告辞,于寒跟着她一起上了马车,送她回客栈。

她懒洋洋的靠在马车的车厢上,“看来我变成了江左城女人的公敌了。”

于寒轻笑道,很自觉的坐得理她远些,“你是不知道江尚江大公子在江左城的受欢迎程度,他回到江左在江家打了个照面就出来了,然后一直和你在一起,没事就往客栈跑,就算这些养在深闺的小姐们不知道,她们一直盯着江家少主嫡妻之位的父兄会不知道?

别说是这些小姐们了,到了这个时间,就连江家的人都该听说过你了,特别是我那舅父和舅母,估计已经派人去摸你的底了。”

曼妙厌烦的扭头去看外面的街景,“真是烦人,不如早点回我客栈算了。”

“别别别,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好不容易你愿意跟着他出来玩,若是你跟我走了一趟就要回家,江尚肯定要把怨气都发在我身上,就算是想走,你为了兄弟我着想也不能现在走。”于寒一听就不干了,这样算是让他背了黑锅,江尚不敢对曼妙发火,可不代表不敢对他于寒撒气,傻子才干呢。

听见于寒自称是自己的兄弟,曼妙找到了些在现代的感觉,想当初她也是男女朋友遍地,到处都有哥们姐们的,被他这么一说,想着确实不能害他,这么段时间来,于寒也算是帮忙了许多。

“那就给兄弟个面子,开完了这个鬼园游会再走吧。”实在是不耐烦和这些女人纠缠这么久,江尚好脾气,不代表她也要陪着一起应酬。

她到了客栈,在回小院的路上,再次遇见了秦启风,秦启风见她和于寒在一起,微微愣了愣,曼妙现在对这种负心渣男很没好感,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回去了。

秦启风却上前一步,关切的问道,“曼小姐脸色不好,可是身体不舒服?”

很想说关你X事,想到他是江尚不能开罪的客人,压下火气,故作柔弱的说道,“刚才坐船游江,有些晕船,想回来躺躺。”

秦启风立刻说道,“秦某这里有些东西正好适合曼小姐的症状。”说着向后一使眼色,马上有仆人转身进了秦启风的院子,“那个提神醒脑最是好用,曼小姐试试看有没有效果。”

“不用了。”曼妙最不喜欢那种味道浓郁的熏香,没事都得给熏晕了,装出很虚弱的样子,一手拉了于寒的袖子,暗中扯了扯,“我回去躺躺就好了,从没坐过船,不太适应,先告退了。”

于寒会意的扶着她的手臂,将她扶进了院子,院门一关上,曼妙就放开了他的手,活蹦乱跳的走进了房间,于寒跟着进来,“我听江尚提了两句,按说这秦启风也没得罪你吧。”

言下之意,你怎么那么讨厌他?

“这个男人,自己有本事勾搭女人,没本事担责任,现在知道那女人死了,就想找个长的像的来怀念下年轻时的感觉,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儿。”

于寒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有敲门声,曼妙迅速的躺到床上拉上被子,也没管自己是不是没换衣服,于寒开门,看见院内的侍女带了另一个院子的侍女走了进来。

这个客栈是专门招待贵客的,客人的侍女大多都有自带的,客栈的侍女也是每个院子的服装都不一样,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

秦启风院中的侍女恭敬的递上来一个小盒子,“这是主子送来给曼小姐的,放在身上有提神醒脑的作用,还能避开很多毒物。”

于寒一看曼妙躺在床上挺尸,只能伸手接过,“我代她谢过秦大人了。”

秦启风的侍女看了一眼曼妙,曼大小姐躺在床上,床帘正好挡住了她的脸,只能看见有人躺在床上,想来就是秦大人关照的曼小姐。

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于寒,很有礼貌的告退走了。

一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曼妙立马爬了起来,“拿来看看是什么?他总不好意思送我差东西吧?”

于寒哭笑不得,转手就把盒子递给她。

盒子做的很精美,包了一层明黄色的绸缎,不知道盒子是什么制材的,只是绸缎上钉了几颗宝石攒成了珠花,光看盒子就觉得高档。

打开一看,是个明黄色的香囊。

既然是秦国皇子殿下送出来的香囊,肯定不是凡品,香囊是明黄色的绸缎,这种黄色明显是皇家才能用的颜色,上面绣了一朵粉红的牡丹花,一层层的牡丹花瓣,看着就像是真的牡丹摘下来放在香囊上一样,牡丹的花蕊是用极小的宝石穿了钉上去的,拳头大小的香囊,费的功夫可一点都不少。

打开来看,倒出来的是个似玉非玉的石头,椭圆形的,掂着也是个石头的重量,有股清香味,闻了真的提神醒脑,看得出来是经了很多人手的东西了,边缘被磨得很圆润,透着一股子人气。

这种感觉没办法形容,就像是你看见一块新玉一块老玉,多半一眼就能看出新旧差别,用行话来说,就是盘了很多手的玉是不一样的,但要你具体的说出为什么分得出来,你就很难形容了。

捏着这个东西左看右看,这东西看着像是墨绿色,就是非常深的绿色,猛一看是黑色,透过光看得出来是深绿色的。

细闻之下有股淡香,她抛给了于寒,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值钱吗?用这种名贵的盒子包装的,别是个不值钱的东西。怎么说也是个皇子殿下,不会拿劣等货糊弄我吧?”

于寒拿在手里看了半天,还举起来对着太阳看了好半天,不太确定的咂咂嘴,“好像是传说中的流云玉,据说带在身上可以避百毒,也能提神醒脑,强身健体。这东西我只是听说过,没想到真有实物。”

“是不是真的啊,连你都说这是传说中的?没见过实物?你不是在买卖情报的帮里吗?”曼妙对这个东西的真实性很有怀疑,就算是真的有这种宝贝,能随便轻易的送给自己?

于寒专业性被质疑,眉头一竖,很快反驳道,“这东西我没见过,难道你见过?不信等江尚回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说曹操曹操到。

江尚接口就问,“什么东西要给我看看。”

于寒伸手就把手中的流云玉抛给江尚,江尚一把接了,拿着细看了半天,不太肯定的问道,“这是流云玉?”

于寒啧啧啧的咂着嘴,看着曼妙,意思就是,你的江大公子也这么说,你还说我不专业。

“这可是很难得的宝贝,你怎么会有这个?”江尚走到曼妙身边,将流云玉还给她,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没事了吧?还难受吗?”

“我不难受,只是我不走的话,那些小姐们就该难受了。”曼妙想到自己又被卷到漩涡里面,很难不生气,没好气的呛她一句。

“玥儿不懂事,你别和她计较,不愿意去,就不去吧。”江尚无所谓的坐下,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着。

“人家都要到客栈来接我了,当天装病也太假了吧?”曼妙站起身来。

想到玥儿的敌意,怎么都觉得要先确定她是不是和安盈盈有关系,转了几圈还是打算问清楚,不管于寒也在,直接开口问了,“你那表妹是什么情况啊?怎么对我这么大的敌意?”

于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你可问对人了。叫江大公子好好和你说说他的这个表妹。”

江尚无奈的看了于寒一眼,“玥儿是我小表妹,她母亲是我的姨母,全名叫楚玥儿,她父亲是我父亲的得力部下,后来战死了,母亲就把她姐妹俩和姨母接到家中来住,我一直当她是我妹妹,并无其他情分。”

喜欢女配生存手册请大家收藏:(www.laok.cc)女配生存手册乐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

猜你喜欢: 重生之弃女惊华锦乡里奈何桥畔钉子户庶女当家福满园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皇后猛于虎识汝不识丁常九娘盛宠之嫡女医妃帝后:媚乱六宫侯门继室养儿经穿越之厨娘大神,劫个色须尽欢全能儿子嚣张娘亲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娘娘九千岁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福妻跃农门我家娘子已黑化穿到北周遇到你以嫡为贵重生之叶府嫡女凤动九天:废材杀手妃朕是红颜祸水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完本推荐: 韩四当官全文阅读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我是仙凡全文阅读全能游戏设计师全文阅读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全文阅读无限进化全文阅读我的老千生涯全文阅读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全文阅读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权宠悍妻全文阅读前任无双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傲天主宰全文阅读星际悠闲生活全文阅读侯门毒妃全文阅读逆天小农民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唐:绝不回宫!我太上皇死也死在这里!诅咒之龙御鬼者传奇万诱引力[无限流]余生有你,甜又暖无限先知沙暖睡鸳鸯大唐不良人魂帝武神永恒之门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电影黑科技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王者青道国医无双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神级农场天生女主命[快穿]斯坦索姆神豪重生世子爷灵魂冠冕万古第一仙宗重生在次贷危机横扫全球前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网游之最强传说无敌蛇皇低调为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屑王之子[美娱]红遍全球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手机版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移动版 - 乐看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