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看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 第十四章 吟诗

第十四章 吟诗

细看就能看出来,在衣服的质量和首饰的精美上,她是输了不少分的。

一分钱一分货,都是青春靓丽的女子,你带着寒酸的首饰,和带着精美的首饰,在这些贵公子眼中,是两个世界的人。

长辈们和公子们开始对诸位小姐的诗词。

一个穿着粉衫的小姐看着曼妙说道,“曼姐姐还没有作诗吧?为何不见曼姐姐的诗作?”

她这么一说,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角落的曼妙身上。

曼妙很坦然的说道,“不过是认识几个字,不做睁眼瞎罢了,吟诗作画我就不参加了。”

她如此直接的说出来,反而叫人不好直接冷嘲热讽,毕竟人家已经说了吟诗作画不是她强项,再步步紧逼,就显得己方很小家子气,对于要在公子们面前树立温婉形象的小姐来说,非常不划算。

不少小姐的眼中露出了鄙视,想着她不过是江尚不知在哪里带来的女人,估计也不是出身名门的,才疏学浅,不敢在众人面前出丑。

那些公子里面,不少是偷听了曼妙和江洁唱歌的,对曼妙极有印象,低声的和周围没见过她的人说着她的来历。

尤其是点出了她是江尚带来的,一时间议论纷纷。

曼妙站在角落里,无所谓别人怎么看她,一脸淡定。

倒是秦启风看不下去别人对她的轻视,站了出来,“不过就是大家一起游乐,既然来了,随便做首诗就是了。”

他的身份地位说出这种话,立刻就有不少人附和。

江夫人看了秦启风一眼,笑着对曼妙说,“曼小姐初来江左,以后就知道了,这种聚会,大多都是有些助兴节目的,随便作首诗,也不需要指定什么题材,你觉得喜欢什么就作什么。”

这已经属于很优惠的条件了,毕竟命题作文和随意发挥的作文,在写的难度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江夫人此举偏袒的很厉害,大家想到秦启风刚才想要为她出头,顿时就觉得可以理解江夫人的态度了。

眼见没办法避开,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问题这是在书里面,架空历史的书,谁知道作者写的什么朝代什么背景啊?

之前在华府还能接触点书籍,看过不少人的诗词之类的,都是现实中的名人名作,还有点印象,问题是那些诗词不过是这世上名诗词的一部分,苏幼薇没时间全部看完还能背下来,谁也不是黄蓉他妈,能过目不忘不是?

现在情况就复杂了,拿不准背出来的名人名作是不是在这里家喻户晓。

万一背出来的诗是人家知道的名人写过的,丢自己人就算了,还要连累江尚和秦启风和自己一起丢人,那就死硬了。

环视了四周,发现不定题目的作文,其实还不如命题作文呢,命题作文好歹有个方向,你还可以在脑袋里面搜索些关键词什么的,这种不定题的,你都不知道从何找起,这真是更要命的。

目光突然落到自己手边的茶几上。

看见茶杯,心中就有了决定,只能这样赌一把了,看看这首诗有没有被人用过吧。

“之前倒是听过一个云游僧人作过一首诗,我挺喜欢的,念出来和大家一起欣赏一下吧。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

元稹的《一字至七字诗 茶》在古诗文里面是很有名的存在,灵机一动想到这首诗,却也不敢讲话说的太满,这个是曼妙能想到的最好的说词了,万一这首诗已经流传于世,就说是自己听人说的,才疏学浅没有学过。

若是运气好,没人念出过这首诗,在场的大部分人都会觉得这首诗是她写的,即使不这么觉得,也不好追问来处,能应付过去。

等她念完,留心观察场中人的反应,发现自己可以去买彩票了。

这些人的表情看得出来,他们是第一次听这首诗。

阿弥陀佛,老天保佑!

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耶和华,圣母玛利亚,我爱你们!

秦启风首先反应过来,鼓掌赞道,“真是佳作,曼小姐何不留下墨宝,让我等抄录下来?”

他这话的口气,已经把这首诗当做是曼妙写的了。

在这种时候,还强调是听云游僧写的,未免太过刻意。

她抬头看了一眼江尚,目光飘到了桌案上的纸上,江尚秒懂了她的意思,走到一张书桌前,拿过一支狼毫,提笔悬腕,等着她重新念一遍。

曼妙走到江尚身边,一字一句的重新念了一遍,江尚写的很快,她念完,江尚就停了笔。

男人的字比女人的字要大气,相比华锋的龙飞凤舞,江尚的字内敛很多,字如其人,是温文尔雅的典范。

江尚眼中毫不掩饰的欣赏和赞许,“很好的诗。”

曼妙笑了笑,没回话。

秦启风走过来,接过纸,重新看了一遍,“这墨宝,不知江公子肯否割爱?”

江尚看了一眼曼妙,她无所谓的点头,反正是江尚写的字,大不了再写了,就当练字,何必为这些小事得罪秦启风?

“多谢秦大人抬爱。”江尚见她同意,抬手对秦启风做了一个轻便的动作,示意可以送给他。

秦启风将纸递给自己的侍从,看着侍从小心的拿着走下去,转头对着曼妙说道,“曼小姐果然是才艺双馨。”

“秦大人过奖,我不过是转述听到的诗词罢了,不敢当秦大人的赞誉。”曼妙还没到被人夸几句就得意忘形的程度,记得自己开头说的是听云游僧所说的,想着怎么也要有始有终。

我怎么说是我的事情,你怎么信是你的事情。

即使将来有人发现是抄袭的,我也是一开始就说清楚了的,是你们自己要误会,不管我的事。

看见那些小姐们尤其是楚玥儿,脸上堆着笑,目光却透着极不甘心神色的表情,曼妙心中巨爽,怪不得那些穿越文这么受欢迎,角色大开金手指的感觉爽爆了!

这次冒险真是值回票价了!

江夫人带着满意的神色走向曼妙,很亲热的拉起她的手,“好孩子,听说你前几天身体不舒服,现在可好些了?”

这么明显的台阶,要是还不知道顺着下,脑袋里面装的就全是翔了。

“多谢夫人,好多了,只是站久了会有些头晕。”言下之意,爷要撇了,你们慢慢玩吧。

江夫人的目光落到了曼妙腰间的明黄香囊上,“这就是传说中的流云玉?”

她不知道江夫人在大庭广之下提流云玉是什么意思,但也很识做的将香囊解下奉上,“只听说是,我孤陋寡闻,没有见过。”

江夫人将香囊拿在手里看了看,拆开看了流云玉,“这种罕见的宝贝,若不是你,我还没机会看呢。”

流云玉知道的人不多,偶有几个知道的,悄声和旁人说着来历。

曼妙一头雾水,这江夫人太明显的传递出友好的讯号,实在是太不合常理了,叫人想不通啊。

流云玉属于那种知道的人知道价值,不知道的人就当是块石头的,江夫人这样刻意的点出来,估计在场的也没几个人知道,何必多此一举呢?

带着疑问看了江尚一眼,他笑着对她点点头,估计是很开心曼妙能得到母亲的喜欢。

可问题是,曼妙也不想得到江夫人的喜欢啊。

楚玥儿脸色瞬间变得非常的难看,之前江夫人一再帮曼妙解围,她都觉得是江夫人在客套,可这么明显的示好举动,楚玥儿怎么也没办法给自己找借口了。

其他几个名媛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互相交换着眼色,这个曼妙突然横空出世,江尚喜欢她就罢了,没想到江家夫人居然也没有拦着的意思。

江夫人这种年纪和身份的女人做事,不会只凭自己喜怒,多半是已经得到了丈夫的认可,才会有这种言论。

楚玥儿从小寄居在江家,知道江夫人对她很好,当女儿般的宠爱,可若是她和表哥稍有亲近,就会被大姨不动声色的支开其中之一,不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眼见大姨对来历不明的曼妙如此和善,楚玥儿几乎不用怎么费力,几个眼神儿,就可以和那几个一直对江尚虎视眈眈的小姐们结成同盟。

诗会之后就是游湖,有兴致坐了几个大的楼船在湖上看着。

曼妙之前已经坐过这个时代的船了,没兴趣再去。

江尚以为她是晕船,就没跟去。

江老爷和江夫人作为主人,礼数上要陪着客人一起赏景。

秦启风找了个理由没去,和江尚曼妙一起留在了湖边。

曼妙不想自己继续变成人民公敌,赶了几次要江尚上船,江尚脾气好不代表他傻,这么明显的选择,要是真去了船上他就是纯傻缺了。

在曼妙看着他上船,自己和初竹去找个房间休息下的时候,他悄悄的出现在房间内,吓了曼妙一跳。

“这是在我家的宅子里,若是不想人看见我们俩在一起,别人是看不见的,别忘记了我的帮派就是靠消息赚钱的。”江尚对此很有自信,“我不想你一个人在这里。”

曼妙无语问苍天,开始还以为是个温文尔雅的贵公子,现在怎么越来越觉得像蓝霆了呢?

“我娘很喜欢你呢。”江尚很开心,语气里都透了出来,“我很少看见她这么喜欢别家的女孩子。”

“这也正是我奇怪的地方。”曼妙不知道江夫人喜欢自己的点在哪里。

钱,她就有一个小客栈,在江夫人眼中,可能就只值一套普通首饰头面的钱。

权,你能指望一个客栈老板手眼通天?

势,权钱都没有,何来的势力?

游湖并不会很久,毕竟大家都是江边长大的,坐船并不是稀罕事情。

曼妙稍微收拾了下,就和初竹一起出来,照例把江尚先踢了出来,省的一起出来太扎眼。

下了船,很多人都走到了一个树林。

初竹带她去了,这个树林很有名,是因为树林中有一棵树长了一个佛像在树上。

本来只是有些雏形,这么多年,江家派人不断的修剪维护,变成了一眼就能看出是佛像的摸样了。

这个佛像树让一直都潜心向佛的江夫人很开心,精心照顾。

初竹路上介绍了下佛像树,将她带到了一个树林附近,这里很精巧的用小树围成了一个一个的小院落,拜访了石质的桌椅板凳,让人可以在中间休息,和佛像树又离的不远,随时可以过去。

江家的园林,很多地方都会有这种贴心的设计,给你留些个人空间,又不会叫你脱离大环境。

江尚和曼妙在里面腻歪,没一会儿,江夫人也笑吟吟的走了进来,“怎么没去看看佛像树?对了还没问你,信不信佛?”

曼妙心中纠结,要说信吧,自己确实当了二十几年无神论者,要说不信吧,他娘的把自己捞到这本书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总不好驳了江夫人的好意,想来想去,“心中有个寄托挺好的。”

“我在佛堂的时候就能觉得自己很平静,每次遇见了烦心事,我就会去为佛上香、点燃檀香,清理佛坛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已经能冷静下来了。”

既然书中的设定和现实一样,佛经之类的想必作者是不会杜撰的,曼妙微笑着说道,“我也经常听般若波罗蜜心经,能让人内心宁静。”

曼妙眼角扫到了树墙外的一个身影,这么明显的偷听都没被发现,不太像是江尚的作风,联想到了之前个人的穿着,想起楚玥儿就是穿的这件裙子,上身躲在树后看不清楚,可裙子是没错的。

既然是她来偷听,江尚不便揭穿自己的表妹,曼妙想着楚玥儿对自己的敌视和各种挖坑,心中浮上来一计,有道是不作死就不会死,要是真有心找死,自己又何必给她留什么面子。

念及此处,笑着对江夫人说道,“夫人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首诗: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江夫人和江尚对这首诗都大加称赞,从他们的反应来看,名人神秀的这首诗还没有人用过,真是阿弥陀佛。

既然没有人用过,那么第一次念出来的曼妙就被默认为作者了,而且是谦虚的作者。

江夫人本来就对曼妙印象很好,见她能作出这首诗,对佛经没有一定的造诣是不可能的,当下对她更加欣赏,连赞好诗。

曼妙假装低头谦虚的笑着,眼角扫到那个裙角依旧在,眼睛眯了眯,熟悉穿越的人都知道,这可是个显而易见的大坑。

就连神秀这种有潜力的高僧都被坑了的,一般的人物,很难保证不被坑掉,尤其是贪心的人。

而楚玥儿是不是贪心的人?很让人期待。

客人们下船休息了一会儿,陆陆续续的走到了佛像树附近。

这里的客人对佛像树很熟悉,不少女客都开始敬香叩拜。

江夫人走过去的时候,楚玥儿和一群小姐们站在一起,就连一些年纪大的夫人们都对楚玥儿露出了赞赏的笑容。

江夫人还未开口,有个年长的夫人就对江夫人说道,“江夫人,你们江家真是人才辈出,有个成才的好儿子,还有个有文采的好侄女。”

听到这话,江夫人疑惑的一挑眉,似乎是在询问。

曼妙看多了言情和穿越剧里面的套路,知道楚玥儿是上套了。

这首诗单看确实非常的好,神秀毕竟是有相当实力的,如果不是慧能横插一脚的话,神秀也是一个佛界的新星,也会是风云人物。

楚玥儿今天眼见着曼妙出了这么大的风头,外加江夫人对曼妙的和颜悦色,隐隐的首肯,让楚玥儿彻底的失了以往的冷静。

曼妙故意当着江夫人和江尚的面念出来的诗,被她这样光明正大的用了。

同是江家出来的人,两人自然不好指责她,就算是要责骂,也是关起门来自家人说说罢了,可现时在这些上层社会的贵客面前出风头却是实实在在的。

在曼妙已经珠玉在前的情况下,相信楚玥儿很难抗拒这个诱惑。

果然,等那位中年贵妇和江夫人说了楚玥儿的新作之后,江夫人的笑容变得勉强了起来,蹙眉看了楚玥儿一眼,对着曼妙歉意的低头,虽然只是一瞬间,也足够曼妙看清楚了。

江尚对曼妙很歉意的耳语,“抱歉,玥儿太胡闹了,我等下会说她的。”

他们俩的反应在曼妙的预料之中,这事是家丑,自家侄女抢了儿子朋友的诗词冒充自己的,怎么说都是江家人打自己的脸,而且是啪啪响的那种,但凡有点脑袋的,都不会当众说出来。

楚玥儿见江夫人和江尚没有当众责备和揭穿他,有了些底气,带着挑衅的目光看向曼妙,眼神和脸上的表情都是:“我就是盗用你的诗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意思。

曼妙笑的很端庄,演技的话,她自信不会输给楚玥儿,何况现在大家都在看着,是楚玥儿和曼妙在互别苗头,至少大家都是这么以为的,她可不愿自降身份。

秦启风来的晚,没听到楚玥儿作诗,看了一会儿,他自幼在政坛打转,对于这些事情了如指掌,甚至觉得是小儿科,女人无关紧要的吃醋他向来不在意,这事牵扯到曼妙,他就不得不注意一下了。

问了几句情况,自有多事的,为他一一说来,还念出了楚玥儿做的诗。

凭良心说,神秀这诗是神作,对佛学没点功底的想都不要想。

秦启风见识广,对很多知识都有涉猎,一品就知道诗词的好坏,听完就看了曼妙一眼,这诗怎么看都是来挑衅的,尤其是配合了楚玥儿的神态,顿时不悦的蹙了眉。

曼妙看见秦启风带着关切的目光看着她,而且秦启风也不好在这个时候为她出头,若是曼妙做不出水平相当的诗句来,只能是推着曼妙上台出丑,秦启风没确定之前不敢妄动,生怕弄巧成拙。

看见曼妙避战,楚玥儿步步紧逼,娇笑着走过来,“曼姐姐看我这诗做的怎么样?”

她走过来主动挑起话题,江尚蹙眉对她说道,“玥儿不要胡闹!”

语气罕见的带了责备。

楚玥儿听出了他话中的怒意,咬了咬下唇,偷看了一眼,曼妙依旧对她很得体的笑着,似乎一点都不生气,怒气没被她挑动起来。

想着已经得罪了表哥,都惹得他带了怒气,若是曼妙还这样避战,势必会显得自己咄咄逼人外加不知分寸,不如拉她一起下水,让她也落个不顾大体的印象。

委屈的咬了咬下唇,声音带了一丝颤音,“表哥何出此言?玥儿不过是看曼姐姐在诗词上有不少造诣,想要曼姐姐指点一二罢了。”

曼妙笑的很得体谦虚,话也说得委婉动听,“我哪有什么诗词上的造诣,不过是听了几句其他人的诗词,哪能就因此装作是自己做的呢?”

这番话连消带打,楚玥儿若是知廉耻也就会作罢了。

江夫人的目光变得不善起来,上前一步,“好了玥儿,做出了好诗句心中高兴也不要失了分寸。”

这话在贵妇人中,已经算是很重的话了。

楚玥儿可以不要脸,江夫人做不到这样,尤其是她看见目光中隐含了怒意的秦启风,深吸了一口气,不想楚玥儿做的太过了。

现在曼妙可以咽下这口气,是曼妙识大体懂分寸,事后秦启风打听出了真相,不单江家人要在秦启风面前丢脸,面对曼妙,江家也得给出一个满意的补偿才行。

江夫人发话,楚玥儿不敢不听,心中暗恨,却也不得不做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站在旁边。

江尚趁机带了曼妙去看佛像树,避过这个话题。

这树皮的纹路长出了一丝丝佛祖坐像的轮廓,其他的,都是靠工匠巧妙的修剪整理,才能看着一眼就知道是佛祖的坐像。

这树估计也有些年头了,不然长不成现在这样。

本着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曼妙照着众人的样子,上了柱香,很虔诚的叩拜了一番。

心中念的是:愿佛祖保佑,远离纷争,平安回家。

在心中默念出自己的愿望,这才惊觉,自己竟好久都没想起过那个世界的家人和朋友了。

在这不知所谓的书里生活了一年多,她慢慢变得像个古代人了。

叩拜完之后,她的神情带了些许失落。

江尚不明所以,还以为她是因为自己的诗词被楚玥儿抢去了,还在众人面前被她挑衅而心情不好。

想到曼妙说过她最不喜欢忍气吞声,在华府已经过够了这样的日子。现在她肯忍下这口气,完全是为了自己和江家的面子。

柔声说道,“这座佛像很灵验的,有求必应,若不是在私宅,只怕是要变成一个香火鼎盛的寺庙了。”

曼妙笑笑,只是点头,并未说话。

深吸了一口气,尽力保持自己情绪平静,等确定自己可以控制情绪了,这才转头对着江尚笑了一下,“我没事,第一次看见这种稀罕的佛像,有点太激动了。”

江尚知道她在说谎话掩饰,一点也没拆穿她,微笑道,“这不是多大的事情,以后想看,经常来看就是了。愿意的话住在这里也没问题的。”

这话一说,周围的大把人变了脸色,反应最大的就是之前的那些莺莺燕燕,包括楚玥儿在内。

不用做什么眼神儿交流了,直接就结成了攻守同盟,先干掉外来兼威胁最大的,然后就各凭本事,总比被这个外来人一出现就摘了桃子的好。

直接就有个女子走过来,也对着佛像叩拜起来,起身之后对楚玥儿说道,“之前没看出来,玥儿是如此的有文采,这首诗做的合情合境,实在是值得广为流传的佳作。”

话锋一转,对着江夫人笑道,“正好今天释闻大师也要来,不如请他来评价一下玥儿的诗词吧。”

江夫人和江尚闻言脸上都是一变,曼妙料想这大师该是一个很有名的佛学大师了,不然也不会有这种效果,需要抬出他来打压曼妙。

江尚的语气中带了浓浓的歉意,为曼妙和秦启风解释道,“释闻大师是我们江左城有名的寺庙……弘法寺的主持,在佛学上有很深的造诣,经常开坛讲经,母亲和江左的很多夫人们都是释闻大师的俗家弟子。”

江尚还在说着,有下人来禀报说是释闻大师的船已经看得见了,就要靠岸。

一众人都涌到了岸边,准备迎接释闻大师。

秦启风在江尚身边,很低声的快速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言下之意是楚玥儿怎么一直针对曼妙,而且还处处挑衅。

在秦启风面前,江尚实在是不能说出其他的托词,看了一眼曼妙,对秦启风解释了几句,“小妙做了一首诗,被玥儿听见,当做是自己的念了出来。”

秦启风眉头一挑,“你们江家,可真是出些人物啊。”

看着曼妙安慰道,“不必难过,我会为你讨回公道。”

说道最后,已经是咬牙切齿的说话了。

曼妙怕他把事情闹大,连忙安抚道,“不劳秦大人费心,小女子自有打算。”

秦启风见她说的胸有成竹,将信将疑的看了她几眼,却是没再说话了。

高僧确实长的一副高僧样子,不是曼妙想象中的中老年人,居然只是一个看着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身材很好,和江尚差不多高矮,一米八往上走,身材很有肉,是结实的肌肉那种,穿着宽大的袈裟,看不出来身材好坏,但是步伐很有力,他长相很是俊美,不知道是不是穿了僧袍的缘故,五官慈眉善目一看就觉得有佛缘,无形中就很有亲和力。

他和江尚在气质上有些相像,江尚的气质是温文尔雅,君子温润如玉的那种优雅气质,这位高僧则是感觉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出尘的气质。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年轻的和尚,曼妙突然想起了那个和唐太宗的高阳公主私通被斩杀的辩机和尚。

据史料记载也是很俊美的一个年轻男子。

释闻下船看见江城主和江夫人先是道了一声佛号,声音很宏厚,又有着属于他这个年纪的青年不应有的沉稳力度,开口问好,“江城主和夫人气色很好,看来是有好事临门。”

江夫人看着释闻大师,扫了一眼江尚和曼妙,笑道,“承大师吉言,若真有好事,我会去庙里烧香还愿的。”

大家都很客气的和高僧打招呼问好,曼妙也是如此,她只是得体的微笑福身,谁知释闻看着她就停了脚步。

“这位女菩萨第一次看见。”释闻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

江尚在一边说道,“这是我的朋友,最近才来江左城。”

释闻看着曼妙,目光很和善,没有恶意,更不参杂丝毫的别的情欲,单纯的是观察,上上下下打量了许久,双手合十行礼,“女菩萨是个有福之人。”

曼妙大方回礼,双手合十,“多谢大师吉言。”

释闻看着她友好的点头,“贫僧几日后在弘法寺有场法会,若是女菩萨有空,可以来看看。”

释闻很少主动邀请客人,这次破例招待曼妙,让江夫人等很是惊讶,法会的位置很少,基本上只能供江左城的名流长辈之类的,江尚这种继承人级别的晚辈可以去,若是楚玥儿想去,就困难的很了。

由此可见,释闻的这个邀请,含金量很高。

曼妙笑着道谢,等释闻走了,才带着疑惑的看向江尚,发现对方也是这样在看她,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看了一眼,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

这颗佛像树是由释闻大师开光并经常敬香的,一群人站在旁边看他熟悉流畅的做完全套的法事。

江夫人站在曼妙身边,脸上带着喜意,大概是释闻大师对曼妙的另眼相看,让她对曼妙也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等做完法事,一群年纪大的长辈和释闻大师说起了佛法,少不了要提了楚玥儿新作的诗词出来。

释闻听完是楚玥儿所做,蹙眉看了一眼满脸喜色、神色飞扬的楚玥儿,又看了一眼曼妙,这才道了声佛号,双手合十说道,“楚小姐是有佛心之人。”

以他的地位,说出这种话,是很高的赞扬,楚玥儿当即喜上眉梢,示威似的看着曼妙。

曼妙都不知道楚玥儿哪里来的底气挑衅自己,要她是安盈盈转世附身,自己还会顾忌下,单就这种战五渣的配角,分分钟就拍死了。

秦启风本来想看热闹的,谁知楚玥儿跳起来出头,忍不住就开口,说了之前曼妙做的那首元稹的《一字至七字诗 茶》。

释闻听了之后赞不绝口,连声说好,“全诗一开头,就点出了主题是茶。接着写了茶的本性,即味香和形美。第三句,说茶深受“诗客”和“僧家”的爱慕,茶与诗,总是相得益彰的。结尾时,指出茶的妙用,不论古人或今人,饮茶都会感到精神饱满,特别是酒后喝茶有助醒酒。”

释闻自己又默念了几遍,抚掌赞叹,对楚玥儿的那首诗反而不是那么欣赏。

楚玥儿有胆截下曼妙的诗当做是自己的念出来,却没胆为这首诗讨公道,她的佛学造诣和文学修养都很有限,说几句万一露陷了,反而弄巧成拙。

旁边站了个曼妙,估计随时在找她的破绽,一旦露了馅儿,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种种顾虑和心虚让楚玥儿消停了一阵子。

她消停了,不代表那些小姐们愿意消停,眼见着楚玥儿的诗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各个都不淡定了。

外加释闻确实是一个俊美的男人,在这种男人面前,是个女人都不愿意看见别人出风头的。

有几个说得上话的嫡女站了出来,对释闻大师说道,“大师对曼姐姐的诗句赞不绝口,可我们都觉得玥儿的也是上乘,不如请大师点评一下?”

言下之意,你未免也太厚此薄彼了。

释闻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曼妙,开口解释,“贫僧觉得楚小姐的诗词很好,点评却说不上,不如请这位曼小姐点评一下?”

这个效果比那些小姐们设想的更好,自然都跟着起哄,要曼妙来点评,就连楚玥儿也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写诗这玩意儿,不可能连着做出几首一首比一首好的诗句,在楚玥儿看来,曼妙能做出这首神秀的已经是极限了,短时间不可能再有更好的了,看着曼妙哑巴吃黄连,自己有苦说不出,楚玥儿得意极了。

江夫人、江尚和秦启风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尤其是,江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益一而再的斥责楚玥儿,用抱歉的眼神儿和曼妙交流着。

曼妙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很诚恳的说道,“多谢大师抬爱,楚小姐的诗虽好,我却有不同的理解。”

名媛们脸上都带了不屑,觉得她不过是嘴硬,在场没人相信她可以做出比楚玥儿这首诗更胜一筹的诗句来力压群芳。

眼见这些人嘴角的冷笑越来越浓,曼妙毫不在意,老娘要是一点底气没有,会这么给你挖坑?

释闻道了声佛号,“愿闻其详。”

曼妙对着江尚甜甜一笑,转头对着众人朗声念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慧能凭着这首诗击溃了神秀,这么多年了,一直让神秀做踏脚石的,但凡有点佛学研究的,都知道好坏优劣。

果然,释闻和众人一起低声念了一遍,那些小姐们全都偃旗息鼓了。

取而代之的是在场中年人对曼妙的赞扬多了起来。

江夫人更是喜笑颜开,本来她就担心这次楚玥儿做的太过分,江家脸上难看,尤其是难以和秦启风交代,谁知曼妙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一首比之前意境还要高的诗句,简直是意外的惊喜。

能有这个结果,既不会削了江家的面子,又能让曼妙出头出气,比什么都好。

回头瞪了一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曼妙的楚玥儿,笑吟吟的走上前来拉住曼妙的手,“这孩子不显山露水的,没想到居然这么有才,实在难得。”

楚玥儿手垂在前面绞着手帕,丝帕已经被绞的一团,费了这么多心机,还开罪了姨母和表哥,没想到还是给她做了踏脚石。

现在她已经回过味来,这两首诗明显就是个套儿,曼妙必定是胸有成竹才会念出第一首,若是自己不去抢下来先当做自己的,她会在其他场合说出第二首,而自己贪心急功近利,正好被她利用了,踩着自己一举成名。

日后别人提起曼妙,一定会想起自己所做的这首诗,虽然第一首也是意境非常好的诗句,可有了第二首,第一首就只能是踏脚石的命运了。

秦启风连连称赞,简直是当成了自己的荣耀。

释闻对此诗很喜爱,念了几遍,在他的要求下,江尚重新把诗抄写了两遍,一篇给释闻大师,一篇送给了秦启风,就连之前的那个关于茶的宝塔诗也重新抄了一份给释闻。

很快,释闻又被那些大年纪的长辈包围了,江尚和曼妙退了出来,站在不远处说话。

曼妙看着释闻,对江尚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年轻的高僧,总是想起之前听过的几个故事。”

江尚挑挑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曼妙说道,“年轻俊美的和尚,爱上了俗家女子,不过这几个故事的结局都不太好。”

“那是肯定的,既然爱上了女子,自然是要还俗的。”这时代的风气很开明,江尚对此很直接的说道,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概是言情小说的设定,没有太多的条条框框。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本书里面没有喇嘛的设定,更没有活佛一说,很难和江尚解释佛教的流派,江尚更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和尚有了喜欢的女子而不能还俗。

仓央嘉措的痛苦,这个书中的和尚是不能体会的了。

在她念出这句诗的时候,觉得释闻突然回头朝自己看了一眼,她不太确定的问道,“这个释闻大师不会是有功夫的吧?我怎么觉得他好像听见了我说什么。”

江尚点头道,“释闻大师是武道奇才,眼下已经将佛门武学练到了很高深的境界,在佛学上也有很深的造诣,不然不会这么年轻就接任主持之位。”

这下轮到曼妙尴尬了,当着个年轻的和尚说别的和尚喜欢上的女子,怎么样都觉得不地道,有种做坏事被人当场抓住的感觉。

这次的园游会举办的很成功,不仅是释闻大师亲自来了,曼妙的诗句也流传开来。

年纪大的长辈们都对江尚的这位“朋友”很满意,江夫人笑的合不拢嘴。

秦启风也是春风得意,一副以曼妙为荣的样子。

曼妙实在想不通自己展露才华,和秦启风有一毛钱的关系。

江夫人盛情邀请曼妙住到江家大宅里面去,曼妙委婉的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未婚女子住在男方家里,天天和男人腻在一起,是个当妈的都要有意见的,现在住客栈好歹还眼不见心不烦,曼妙又没打算进江家大门,何必搞得和江尚妈妈不愉快呢?

早和江尚说好,这次园游会结束之后,马上就启程,前往武林大会的地址,不想继续留在江左城碍人眼了。

这次的武林大会,曼妙很是期待,江尚说会有一些功夫的比试。

她之前见过江尚的武功,和电视剧电影里面那些吊着威亚飞来飞去的差不多,很是过瘾,据江尚说,他的轻功并不算是最好的,真有些铁掌水上漂、一苇渡江之类的猛人,不由得人不期待。

“大师不是邀请你过两天去参加法会吗?你不去?”江尚对此很意外,大概是江夫人一心向佛的缘故,江尚对释闻大师很尊重,没想到曼妙会拒绝释闻的邀请。

“有什么好去的,我就是一个俗人,爱吃肉爱喝酒爱男人,叫我和高僧谈佛法,我就是一个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货色,估计要把高僧气死,我可不想变成江左城的公敌。”曼妙赶紧找借口推脱,生怕和尚对她加重注意力。

“贫僧倒是觉得女菩萨是个懂佛之人,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句诗说的很有禅意,只要心中有佛,行善事、做好人,是否出家并不重要。”不知什么时候,释闻和尚走了过来,对着曼妙和江尚合十说道。

曼妙很客气的笑着,伸手悄悄的把江尚往前推,自己缩在他背后。

心中觉得,跟和尚有什么好说的,就算是个很帅的和尚也是和尚啊,自己又不是女主角,人见人爱的,招惹和尚也不怕得罪神佛,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有事还是江尚顶上的好,自己就在后面等着吧。

“曼施主有事的话,只能下次再论,贫僧也要去参加莱州的武林大会,希望到时候能和施主讨论佛法。”能当上高僧的都很会看人眼色,一见曼妙不太想搭理的样子,立马就闪人了。

看着释闻稳健的背影,拉着江尚问道,“这么一个大好青年,怎么就四大皆空入了空门呢?估计那些名媛们缠着他,也不单是找他讨论佛法吧?”

江尚看了她一眼,“释闻大师是弘法寺老主持收养的孩子,婴儿时就在庙里长大,从小就显露出了很高的佛学造诣,老主持年纪大了,就把主持之位传给了他。”

“一辈子连个心爱的女子都没有,想想也满可悲的。”曼妙看着他的背影,“爱情是人类最美好的感情之一,人要想变得博爱,所有的感情都要经历,山盟海誓的爱情,血浓于水的亲情,肝胆相照的友情。这些都没经历过,空谈爱,太浅薄了,没有内心的感悟做根基,很难说服人的。”

秦启风走到她和江尚面前,“这次去武林大会,我要晚些时间去。”言语间颇多遗憾的意思,曼妙完全不去接他的话,任由江尚和他应酬。

盘算着反正自己东西不多,等晚上的时候回去收拾,也就差不多了。

别看江尚是个大男人,其实他的东西最多了,尤其是江家的少主子,吃穿住用都不能差,这几天陆陆续续搬过来的东西,比曼妙本人的还要多。

想着他离得近,到时候缺什么可以送过来,自己的东西带齐就行了,出门在外,不用讲究那么多,就当是做驴友穷游就好了。

说做就去做,晚上回了客栈就开始收拾东西,曼妙自己没带什么,就几套衣服,首饰都很少,一个小箱子就足够装了。

和江尚说好了第二天出发,江尚也同意了,说是已经和父母说过了,他们还叫他不要耽误了行程。

第二天,穿了轻便的齐胸纱裙,头上简单的挽了那个银质的寿字簪,就这样上了马车。

马车到了山路上,依然是人来人往的,看着不像是一般山路那样人烟稀少。

江尚说,这就是去弘法寺的路,很多香客,也有不少人靠着这条路卖东西谋生。

山路走的人多了,有香客用青石条铺了路,很宽敞,马车也能走。

没走几步,就看见有人围成一团,江尚眼尖,还看见了释闻和尚也在。

曼妙在车上也看见了,释闻和尚在古代人里面算是高挑的了,加上光头在阳光下很显眼,由不得人不注意。

既然看见了,而且车还被堵了,两人就下来看看,这和尚别惹了什么麻烦事,好歹也是熟人,不能眼见他被人欺负了去。

好容易在江尚和侍卫的护卫下挤了进去,看见释闻正在不断的对着一个中年汉子鞠躬道歉,双手合十,说了好些话。

那汉子穿着打扮都像是富贵人家的,穿着丝绸的衣服,手上还带了一个大的金戒指,一脸暴发户的模样,手里拎着一个孩子,怎么看怎么像是穷人,身上的衣服短了不说,还有很多补丁和破洞,身上脸上脏脏的,一看就知道不会是这个男人的孩子。

听了几句就知道原委了,这个孩子偷这汉子的钱,被抓了要去送官,释闻为这孩子求情,希望能高抬贵手放过这个孩子,那汉子不肯,又不想开罪弘法寺的主持,正在左右为难。

江尚同情心起了,也想帮着释闻说几句话,才抬脚就被曼妙一把拉住,狠狠的瞪了一眼。

她没有理会释闻和那个汉子,直接蹲下来,看着不断挣扎的那个小孩子。

小孩子脸上很脏,但看眉目应该是个男孩子,瘦瘦小小的,也就是十岁左右的样子,不断挣扎着,被反剪了胳膊还试图咬那个汉子。

“你为什么要偷东西?”

小男孩看着她,脸上露出了倔强的表情,“我没吃的了,难道饿死吗?”

“你没吃的东西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偷别人东西,若是你偷了钱,又有人来偷你的钱,你会怎么办?”

曼妙的话把这孩子问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我都这样了,谁来偷我的钱?”

“那我问你,你偷了钱,总是要买吃的,你买来的吃的,被人偷了抢了,你怎么办?继续偷吗?你知不知道偷东西是要剁手的,你没了手,以后靠什么偷?”

曼妙的语气很冷,她对这些孩子,并没有太多的同情心,现代太多的乞丐是职业的,这种孩子,要是从小不掰正了,以后就长废了,现在对他们好,反而是害了他们。

小孩子哪想过那么多,一下子被问愣住了,就连释闻和那汉子都停下了说话,开始听着曼妙和孩子的对话了。

曼妙盯着他的眼睛,“你家里有几个人等着吃饭?”

孩子心虚的别过头,“三个,我娘和我两个弟妹。”他看了一眼严肃的曼妙补充道,“我娘之前很能干,可熬坏了身子,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了,我弟妹还小,只有我能出来。”

“我这里有个工作可以给你工钱,让你养活你娘和你弟妹,往山下走有个客栈,你每天去给客栈劈柴挑水,会给你一天的工钱或者是馒头,让你养活你娘和你弟妹,你可愿意?”

曼妙指着山脚下自己住的那个客栈,江尚家的客栈很大,估计需要的人手也多,这个孩子费不了多少吃食,重要的是,以劳动换取报酬这件事本身,能让他养成一个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释闻听到面露不豫,看了一眼孩子瘦小的身形,骨柴棒似的身子,怜悯的说道,“这么小的孩子,做的了这么粗重的活?我寺里。”

他还未说完,就被曼妙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曼妙虽看起来像是柔弱的女性,却很是有些气势,她那样瞪着释闻,释闻何时被人这样恶狠狠的盯着过?一时弄不清楚她的用意,却也被江尚使了几个眼色,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什么了。

“没有人可以不劳而获!”曼妙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盯着孩子,语气很严厉,“你想要吃的和钱,必须用自己的劳动换,你偷钱的这位大叔,他也是很辛苦的到处跑着做生意,才能有现在的家产,路上车马劳顿辛苦不说,还要时刻面对山路劫匪和各种奸诈的生意人,他的钱来的容易来?”

说着一指释闻,“就算是和尚,得了香客的供奉,也是要为香客们念经祈福、日夜添油,佛灯是不能灭的,每时每刻都需要人照看,遇见有法事,几天几夜不能休息,日夜不停的念经,他们也是付出了辛苦的劳动,才能得到香客的供奉。

你想偷东西就能不劳而获,今天被和尚救下了,总有一次你会被抓去送官,若是被人认出你就是偷东西的小贼,砍你两只手都是轻的,到时候你拿什么去养活你弟妹和你娘?连你自己都要靠别人施舍才能活下来。你想你弟妹也走你的老路,去偷东西然后被砍手吗?”

孩子被她的话吓到了,想了一会儿才点头说,“我去做!我砍柴挑水,我不怕吃苦的,一次挑不满我挑两次,只求能有几个馒头,有个活命的机会,我弟妹不能和我一样去偷去抢,他们也要靠干活来为自己挣得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江尚已经懂得了她的意思,上前一步对孩子说道,“你去山脚下的客栈,说是我说的,给你一些差事,等你的弟妹长大了,可以干活了,都可以来这个客栈,只要你肯干活,总有你一口饭吃。”

那孩子对着曼妙和江尚磕了个头,被江尚的一个侍卫带下了山。

喜欢女配生存手册请大家收藏:(www.laok.cc)女配生存手册乐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

猜你喜欢: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庶女当家福满园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楼锦乡里嫡女她不想宫斗穿到古代当名士拐个王爷一起田我家娘子已黑化休了那个陈世美农门长姐有空间锦冠天下何以安山河侯门继室养儿经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首辅娇娘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双阙无纠君爱美人妾爱钱清穿贵妃有个祸水群煞妃人生若只如初见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穿到北周遇到你以嫡为贵常九娘
完本推荐: 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都市超级修真妖孽全文阅读九阳绝神全文阅读首长夫人这职业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蚀骨宠婚全文阅读修神邪尊全文阅读傲天主宰全文阅读丑飞蛾全文阅读女尊公主的大猪蹄子全文阅读穿梭时空的侠客全文阅读海贼王之轮回果实全文阅读嫡女玲珑全文阅读鼎动乾坤全文阅读系统的黑科技网吧全文阅读主神崛起全文阅读冷少的替身妻全文阅读绝世武侠系统全文阅读随身带个狩猎空间全文阅读全能游戏设计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首辅娇娘死亡作业狼婿渡劫之王开局成为大唐神童妖女乱国无敌从拳法大成开始奶爸戏精在第四天灾中幸存这个学渣不简单成神祗的我在聊天群传道重生在次贷危机横扫全球前金光御九界之为你而来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异世无冕邪皇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钢铁蒸汽与火焰致命偏宠万古第一仙宗特种兵:开局让范天雷做卧底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诸天之角色扮演万古神帝将军夫人惹不得农家辣娘子最初进化战帝之傲视九重天我能无限刷属性点斯坦索姆神豪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手机版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移动版 - 乐看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