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看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 第十六章 突袭

第十六章 突袭

“我们不用放火烧山。依我看那个壮汉应该是本来就不喜欢火和温暖的地方,他住的地方大概不会很舒适,甚至是有些阴冷潮湿的坏境。”

于寒插口道,“你怎么知道的?你又不是他肚里的蛔虫。”

曼妙佯怒着跺脚,“你管我那么多,我说是就是。”一副任性刁蛮的样子,还拉了江尚的手撒娇道,“人家说的对不对么?”

“对对对,你说的对。”江尚宠溺的说道,还用手捏了捏她的鼻尖,一副虽然我不怎么相信,可我也不能当众驳美人面子的架势。

看似轻松随意的说着,三个人都在暗中观察邓炎彬的反应,邓炎彬听了曼妙的话,脸色越来越白,额头开始冒出细密的冷汗,眼神不敢和人交汇,一直不断的看着地下的杂草试图转移注意力。

“山上背阴的地方一定有个通向海底的岩洞之类的洞穴入口,照着我说的找就能找到。”曼妙露出很肯定的神色。

邓炎彬马上接口,“放心,我马上召集人手,邓家一定会找到这个人的。”

于寒试探性的说了一句,“我们这里也有一些搜寻的好手,就在山脚下的院子里。”

邓炎彬看了一眼山下的院子,“你们是客人,这里是莱州,邓家有足够的人手,请放心,邓家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这个时间,邓家肯定不会让江家插手这件事,曼妙就装作刁蛮的样子看着邓炎彬,倚在江尚怀里说道,“不管怎么样,都得把这个人给我找出来,吓的我现在心都还砰砰跳呢。”

“好好好,找到他了,随你处置好了。”江尚一副你说什么都好的态度,对曼妙百依百顺。

邓炎彬匆匆的指挥部下去搜索,从他的态度来看,曼妙说的八九不离十了。

“能找到吗?”下山的路上,于寒和江尚曼妙闲聊,邓家的人都去搜索怪人了,此时只有江家自己的侍卫在。

“怎么可能,就算是找到,也是假冒的,那个人可是他们的有力帮手,能轻易交给我们处置,万一给我们杀了,不是损失大了?”曼妙看的很开,左右这事也就这样了结了,邓家本来就和江家不对付,不可能为了江家的喜怒自损臂膀。

曼妙撇撇嘴,“那我们还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如直接回去睡觉呢,大清早就出来,我要回去补眠。”

眼下除了回去,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出了这事,邓家估计会对他们监视的更加严密。

闲的没事,这时间也不能出去,曼妙无聊的很,江尚见她无聊,找人给她做了个秋千架子,那些人动作很快,曼妙不要求木头上色之类的,就要原木色,搭个架子很快,把一把躺椅绑在了架子上,变成了一个豪华版的秋千。

江尚一直含笑看着她在指挥工人做东西,很惊讶她的创意,躺椅变成秋千之后,他还上去试了试,感觉比一般秋千要好。

这种西式秋千在各种西餐厅很多,在古代来看,就过于奢侈了,躺椅绑上去应该是头一次见的。

曼妙舒舒服服的躺上去荡秋千,江尚在后面推她,“你唱一下你上次在江左客栈时唱的那首歌给我听吧,我很喜欢。”

难得江尚说喜欢听她的某首歌,曼妙自然不会拒绝,开口唱到:“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远,多情却被无情恼。”

江尚将她越推越高,曼妙连过山车都不怕,怎么可能怕这点高度的秋千,嚷着要江尚推的再高点,江尚有心试她胆量,推的很高,曼妙很有在欢乐谷玩完美风暴的感觉,银铃般的笑声传的老远。

于寒早不知道避到哪里去了,在这些事情上,他很识趣,一有空就闪人了,把时间留给两个人。

玩了一会儿,曼妙出了一身的汗,坐在假山水池边上,池中移植了不少荷花,在绿色荷叶的映衬下更显娇艳。

曼妙折了一支荷花拿在手里,做了个观音伸手拈花的动作,江尚笑着摇头,“不要对菩萨不敬。”

她将荷花浸在水里,突然撩起来,扬了江尚一头一脸的水,江尚的身手极好,就是看着曼妙没什么恶意,才站着不动,让她扬的,脸上全是宠溺的笑容。

水顺着他光洁的额头流过他的剑眉,最后落在了长长的睫毛上,他眨了下眼,水珠继续顺着曲线滑下脸庞。

我去!这是要开始上演湿身的诱惑吗?

曼妙刚想开口道歉,就有侍卫来禀报,说是邓家公子前来拜访。

来了外人,女眷只能起身避到了屋里,江尚身上不少地方都有水渍,曼妙不想别人看低江尚,拉着他先去换了个衣服,看着侍女将他头发和脸上的水珠擦干了,重新换了一件外衫,整理好了发髻,带上了一个白玉冠,满意的看着面前这个堪比偶像巨星的男子,才目送他出门。

左右是邓家现在更着急,就让他等着好了。

江尚大概也是如此心思,慢悠悠的任由侍女帮自己收拾妥当,这才动作优雅的走出门去。

曼妙其实很想去听墙角,想到江尚和邓炎彬都是武艺高强之辈,被邓家发现了,反而会让人小看江家,只能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屋里等江尚回来。

也不知道邓炎彬和江尚在说些什么,过了好久都没听到外面送人的声音,曼妙在屋里坐着,觉得时间分外难熬,又不好出去,怕是遇见了邓炎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在屋里看着各种精美的摆设发呆。

不知道江尚和邓炎彬说了些什么,两个人和于寒一起出去了,浩浩荡荡一拨人全出去了,江尚留了不少人在院子中保护曼妙,她自从见过终结者之后,没什么心思想出去,那终结者肯定不会出现在闹市,可曼妙也不想去逛街,都是一个德行的,又是在邓家眼皮子底下,实在是没必要。

重新回到秋千上,和江家带来的侍女聊天说话,侍女们早知道她是很得江老夫人欢心的,对她的态度就像是对待主母的一样。

江家的侍女和烟柳风荷素质不同,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比之苏家的侍女更会察言观色很多,曼妙又没什么需要隐瞒她们的秘密,相处的很不错。

“少爷对小姐真好。”侍女一边为曼妙在桌边摆上水果点心,一边和她说话打发时间。

另一个侍女在旁边为曼妙沏茶,“可不是么?我是府里家生丫头,可是头一次看见少爷肯带女子同行。平日里我们哪能跟着一起出来?这次多亏了小姐,我们才有福气一起跟着出来看看。”

这些侍女都是江家的家生丫头,从小就是在江府,说是主子的奴才,在其他下人面前也是半个主子,等闲是不能出府的,最多是跟着府里的夫人小姐一起出去拜佛之类的郊游,这种横跨几个城的旅游,是轮不到她们这些女人一起出去的。

之前带着一起去逛街,那些有武功的侍女,都是江家专门训练出来的负责保护女眷的,既然在拳脚上很有功夫,自然就不太会侍候人,贴身的侍女还是要靠这些自小就训练出来的小姑娘们。

听这些小丫头说过,江尚在男女之事上并不是很急色,一般出行都不会带上侍女,就连之前江夫人为他选的好几个美貌的通房侍妾也没见他有特别上心的。

这次他带着曼妙一起回来,江夫人当天就知道了消息,当时就想过去看看,江老爷子觉得这样太不庄重,又不合礼数,哪有未来婆婆先去见儿媳的?

江夫人眼看这招不行,连着召见了好几个江家客栈的管事和侍女,等江尚回来,又连连要求他把人带来看看、过过目,结果江尚面上是点头答应了,可就是不带人来,把江夫人急了个半死,气的在府里直跳脚的骂他是不孝子。

曼妙被她们的话逗笑的前仰后合,听这些丫头这么说,江夫人看起来是个端庄的大家贵妇,其实性子还是武林女子的豪爽性子。

难得一直对男女之事不上心的儿子有了意中人,结果说什么都不肯带给老娘看,估计江夫人早就急的猫抓墙了。

没想到江尚看起来温文尔雅的,骨子里这么倔。

虽然对不起江夫人,对曼妙来说,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万一真的去了江家,那才是更说不清楚了。

至于楚玥儿,几个侍女对她的评价不算好,说话提到楚玥儿还是客气的,但从态度上看得出来,不算是特别喜欢楚玥儿。

其中一个领头的说道,“表小姐身世可怜,我们倒也不是登高踩低的,只是。”说罢叹了口气,“有些事情,不是我们下人们可以多嘴的。”

想到江洁和她说过的一些,多半是楚玥儿为了追江尚,做了些比较出格的事情,这个年代,对大家闺秀的要求非常严格,名声坏了,可是很难修补的,楚玥儿德行有亏,江夫人哪能不知道?这么一想,能让她靠近自己儿子才是有鬼了。

可想到自己也不算名声特别好之辈呀,不管是这么大年纪没嫁人,还是被休或者丧偶,这在现代看来还算是正常,最多是稍微保守点的长辈看不顺眼罢了,可在古代,那可是很严重的事情,那些世家太太们,怎么可能看的惯?

江夫人对她这么好,真叫人想不通。

江尚留在这个小院的人手不少,大家都知道上午遇袭的事情,各个都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来戒备,一个晚上倒也是相安无事。

曼妙料想着江尚晚上喝完酒一定会回来的,在邓家的地盘上,他不会放心自己,去屋里好好洗了个澡,泡了花瓣牛奶,头发用了特制的药膏护理,柔顺黑亮,等她泡完澡出来,就听说江尚的车架就在院门外,已经回家了。

笑着吩咐给他和于寒备下醒酒汤,侍女给她拿棉巾擦干头发,她随手拿了自己的寿字银簪将头发挽起来,还有点湿不过这是夏天,没什么大碍,一会儿就干了。

随便穿了一件衫裙就走了出去,想着得和厨子说一下,准备点果汁,喝醉的人喝点果汁可以醒酒。

还没来得及和碧露说什么,就听见一声巨响,窗户就像是被爆破一样炸开了,木质的窗框和窗户碎片被炸的满屋子都是,曼妙下意识的把头护住蹲了下来,还没来得及睁眼看看究竟,就觉得一阵劲风袭来,后脑突然被人点了一下,马上就眼前一片漆黑,不省人事了。

这么大的动静,就算是江尚他们在院外也听得一清二楚,不顾一切的冲进来,只看见一个魁梧的身影几个起落就消失不见。

一个侍女躺在地上不知死活,另一个也冲到了屋里,结结巴巴的说道,“小姐才沐浴完,我们正要服侍她休息呢。”

江尚一听脑袋就炸了,环视了一圈没找到曼妙的人影儿,于寒没有进屋,直接追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回来说道,“人被抢走了,我们安排的守卫都被打倒在地上。”

江尚气的一拳将桌子打成了碎屑,面带杀气的看着邓炎彬,“这件事,邓家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邓炎彬送江尚回来,没想到遇见了这一出,他也亲眼看见有个魁梧的汉子把曼妙掳走,听见江尚这么说,脸都白了,“江兄请冷静,此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说罢,他急忙安排部下去找人帮忙搜索,不一会儿就惊动了邓家的家主,江家在邓家的莱州被掳走了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是开罪了江家,只怕邓家这次武林大会什么都捞不到不说,还要吐出很多利益才能获得江家的原谅。

一时间,以江家所住客栈为中心,一路上人声鼎沸的,到处是举着火把找人的身影。

邓家的家主邓杰雄听了儿子的描述,脸色铁青,九环金刀带着刀鞘一下子顿在了地上,“找!挖地三尺也一定要给我找到!”

家主发了话,部下们就必须照着做,莱州是邓家的地盘,和邓家有关的附属家族都得了消息,沿着怪人逃走的方向一路找了过去。

“请江公子放心,这贼人绑架走了小姐,必定会和我们联系,找我们索要赎金,我们一定会全力救出小姐的。”邓杰雄走过去看着双眼赤红的江尚,很罕见的放下身段说道。

江尚急的只恨不得有千里眼顺风耳,他功夫比于寒要高,若是第一时间冲过去追,可能还追的上,可他挂心曼妙的安危,冲进去看曼妙的情况,错过了时机,现在悔的肠子都要青了,哪有心思和邓杰雄敷衍?

看了一眼邓杰雄,没好气的说道,“此事还是等找到人再说吧。邓世叔。”

邓杰雄早从儿子口中知道,江尚对那个被掳走的女人看的极重,心肝宝一样的捧在手心里,现在在自己的地盘出了事情,叫邓杰雄恨那怪人恨的牙痒!

顾不得多说,匆匆告辞,带着邓炎彬回到邓家安排找人的事宜。

进了密室,就直接找来了邓炎彬和心腹属下,坐在太师椅上,气的一拍桌子,铁木的桌子都快被他拍碎了,大吼道,“去告诉那个畜生!把人给我平安无事的交回来!反了天了!我告诫过他最近不可轻举妄动,他是想害死我们邓家吗?”

“爹爹息怒,孩儿这就去找大哥。”邓炎彬转身出了门,快步离开。

邓夫人上前一步,含泪道,“老爷息怒,这孩子一向听话,怎么这次突然做了这种混事?”

邓杰雄一瞪眼,“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赶紧找到人给江家送回去,要是敢把人家姑娘怎么样,看我不废了他!”

几个人商议了一阵子,大体是要怎么才能把曼妙送回来,再拉个替死鬼平息江家的怒气,邓家出血是免不了的了,出多少,让出什么地方的利益却是很有讲究的,讨论了好半天,才勉强定下了初案。

邓炎彬回来的时候脸色非常的难看,一看见邓杰雄,就直接走上前来,半跪了下来,“爹,没找到大哥,他常住的地方看不见人影,侍候的人说他前半夜就离开了一直没回来,也没说要去哪里。”

邓杰雄气的又一拍桌子,将桌上的茶杯都震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这个孽障!”

“老爷息怒,彬儿再去其他地方找找看,你大哥他只能在这些山洞里面住着,一个一个找,总是找的到的。”邓夫人拉着邓炎彬站起来,又心疼大儿子,又心疼小儿子,眼里的泪水一直在打圈。

邓炎彬为难的叹了口气,“娘,这山洞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套一个的,迷宫似得,要找是肯定找得到,只是得花时间,大哥要是执意避开我们,只怕江家那边不好交代。”

“找了靠得住的那些人,一个洞一个洞的找,我就不信这个孽障敢躲到哪里去?”邓杰雄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曼妙不能及时还给江家,谁知道江家到时还要不要人了?万一不肯再要人,或者是把人给弄死了,前半夜商量好的事情就完全作废了,给江家的补偿势必更多,很多核心利益都得让出来了。

曼妙是被冻醒的,夏天夜里的气温是很凉爽的,就算是露天睡,不盖被子也会觉得有点冷,不过这里冷的就很不正常了,感觉像是到了秋天,不穿厚一点都受不了。

而且她才洗完头,头发是湿的,这里不知道是哪个阴暗角落,冷的不行,头发冰凉冰凉的,脑袋都冰疼了。

龇牙咧嘴的起来搓搓自己的肩膀和腿,想把头发散下来保一下温,冰冷的头发接触到后背,轻薄的衣服顿时把冷气透过来,冷的一哆嗦,又七手八脚的把头发挽起来了。

正冷的抱着肩膀直跳脚,突然感到有人给自己披上了一条薄毛毯,顿时觉得暖了起来,回头刚想道谢,就看见一个闪着黑光的面具出现在自己身旁,本来这里光线就阴暗,这么一个黑黝黝的面具头套,差点没被吓死。

定了下神,才敢细看面前的面具,一看很像是各种武侠剧里面装逼的反角面具,但比起粗制滥造的武侠剧里面的那些塑料涂了黑漆的面具,这个大概真的是精铁面具,看起来质感完全不同,明显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这个怪人看起来有两米高,身材完全是终结者的那种肌肉款,简单来说,你想象一下斯瓦辛格和史泰龙两米高,然后还带个黑铁面具站你面前,你就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终结者大哥看起来有点木呆呆的,曼妙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和他保持了点距离。

他穿的很少,曼妙裹个毛毯还嫌冷,他就穿了一个到膝盖的大裤衩,光着上半身,脚上穿了个鞋子,一点也不像是感觉冷的样子。

只是曼妙感觉他的皮肤好像和常人不太一样,在火把底下看不真切,隐约感觉他皮肤不对劲,曼妙也懒得去细看,反正不是自己的身上的毛病。

怪人见她后退,自己也后退了几步,对着她把双手摊开,意思是手上没有兵器,叫她不要害怕。

曼妙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看着怪人退到离自己有个2、3米的距离,这才裹紧了毛毯。

怪人见她坐在床上,慢慢的后退,示意她坐着不要乱动,往洞外走了过去。

曼妙见他走了,才有心思来看下周围的情况,这里分明就是一个阴暗湿冷的山洞,大概有30平米左右的大小,就一个火把照明,火把在床上方的洞壁上,照的不远,山洞远处的地方就看不清了。

山洞口黑漆漆的,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东西,呜呜的往里面灌冷气,比中央空调的威力还要霸气,完全就是个冰库里空调的功率。

山洞壁上还能看见晶莹的反光,看上去像是有水不断的滴下来。这里应该是地底的一个山洞,否则不会这么湿润,而且得是靠海边的,才会有水一直渗下来。看这样子,大概是个地底的溶洞。

曼妙抬头看了看那个火把,火把在蛮高的地方,她站在床上才把火把拔了下来。

说是床,怎么看都像是个简陋的石台,很异常的寒气逼人,放在武侠小说里面,就是万年寒冰床,睡上头能增强功力的那种。

床上只放了一个很薄的草席,踩上去湿湿的感觉,应该是被水润湿透了的。

曼妙穿的鞋子是轻便为主的绣鞋,踩在这种地上只觉得脚给冻的冰凉,再一会儿就该截肢了。

将毯子裹了裹,一手按着毯子不往下滑,一手举着火把想要出去看看洞外的情况。

这一站出去,就觉得要死了,洞门口就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地下溶洞的样子,各色钟乳石一颗颗犬牙交错的,昏暗不断闪烁的火光下,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在妖怪肚子里。

这洞里非常的安静,火把噼啪燃烧的声音,加上一滴滴的水低落的滴答声,那诡异气氛,演鬼片都不用人再布景了,直接扛着摄像机来就是了。

曼妙站着张望了一会儿,就听见沉重的脚步声,很快的走了过来,还来不及转回洞里,就看见那个终结者端着一个大盆子走了过来。

那盆子里面好像装的是柴火,火光映在黑铁面具上,由下至上的光线,尤其恐怖,亏得曼妙一直是恐怖片爱好者,不然非得吓的魂飞魄散不可。

终结者看着她站在门口,顿住了脚步,对着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进洞里。

他本就高大魁梧,手跟蒲扇似得,就隔那么远对着她随意的挥手,曼妙都觉得劲风扑面而来,火把的火焰都被扇的往外偏了偏。

想着要是惹恼了他,估计一巴掌就能把自己扇墙上去当壁画,曼妙很识时务的走了进去。

终结者先把火盆放在洞里,这个火盆好像就是一个方鼎的造型,一米见方的火盆里面堆满了木材,火盆一放下,洞里的温度就高了一些。

他走了进来,背后还背着很大的包裹,也不知道背的是什么,放下火盆之后,他走到石床前,一把将那湿透的草席掀到地上。

走到包裹前面,将绳子解开,一抖包裹皮,曼妙才发现原来是很厚的黑色皮草,他随手在石床上扫了两下,将皮草有毛的一面向上铺在石床上,又拿出了一件很厚的像是披风似得白色皮草,递给了曼妙。

曼妙一看他捏着披风的拳头有钵那么大,太阳穴突突直跳。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估计这伙计演两边都合适。

哪敢惹他不满,乖乖的接到手中,顺着他的意思,拿下了身上的薄毯,将披风披在自己身上。

说实话,这披风比薄毯暖和多了,披上没多久,脸上开始见了血色。

接过来的时候,伸手一摸,发现披风上的皮毛成色很好,毛很柔软顺滑,从她的经验来判断,不像是劣质的皮草,手感上看很像是貂皮的感觉。

看着身上白色的貂皮披风,心里盘算着,这就是在现代,这种从脖子到脚腕的皮草,没有个5到10万毛爷爷也是拿不下来的。

一看这终结者就不像是有钱人,这件披风,不知道是抢的哪个可怜的小姐夫人的。

终结者把床铺好了,大蒲扇似的手重重的拍了拍,然后示意她睡在这里,曼妙早给他吓的够呛,这种力道,拍的石床都咚咚响的,打人身上,一拳一个洞太轻松了,曼妙可不想被他拍成肉饼。

很犹豫的坐到石床上,终结者指了指她身上的披风,很沙哑的声音从面具后冒了出来,“盖上。”

他的声音极其沙哑,就像是一个破音响还带漏风的,又像是疯狂嘶吼结果喊破了嗓子的那种,曼妙好歹是有个心理准备,要是猛的听见他的声音,只怕是要被当场吓死了。

估摸着时间,现在该是大半夜的时间,可谁敢在他面前睡啊?找死不成?

“我先坐一会儿。”曼妙勉强的笑着,战战兢兢的坐在石床上,看着终结者的一举一动。

一般来说,绑架的人都会带着面具或者是蒙面,若是直接给受害者看脸,差不多就是别想活着回去的节奏。

眼见他带着面具,曼妙心中还有一丝丝的希望。

和绑匪打交道,切记要顺着他的意思,千万不能和他对着来,分分钟就被撕票。

适当的套近乎是有助于人质人身安全的。

想到这里,曼妙的演技瞬间发动,露出了尽可能友好的笑容,指了指自己,“我叫曼妙,不知大人尊姓大名?”

问这话根本就是多此一举,既然是直接冲进来绑架的,就不可能不知道她是谁,更不可能和她说自己的名字,不过是为了拉近关系罢了,曼妙也没抱着他能说名字的希望。

谁知这终结者面具男,居然真的说了名字,学着曼妙的样子,萝卜粗的手指伸出来指指自己,“邓炎烁。”

他的嗓音很难听得清楚在说些什么,可姓邓是准确无误的。

曼妙在心中把邓家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这事百分之千和邓家脱不了关系,早知道这个终结者面具男是邓家的人,没想到还真的是姓邓,听他名字,怎么都觉得像是邓家的直系,搞不好还是邓炎彬的兄弟。

怎么都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现在想装没听见已经晚了,心一横,问道,“邓家的邓炎彬公子,可是大人的兄弟?”

终结者点点头,很简短的说道,“弟弟。”

可能是他的声带受损,想要发出声音来很是费力,每次说话都很短,而且很难听得清楚,曼妙都是打起十二万分的注意力,才能连听带猜的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原来是邓大公子。”曼妙点点头,她之前听江尚说过,邓炎彬是嫡长子,这个所谓的哥哥是怎么冒出来的肯定是邓家的秘密,但终结者自己这么说,曼妙还是得称呼一声大公子的。

终结者听着这话就沉默了,起身走到山洞的洞璧下,坐了下来,光着的膀子甚至贴在了洞壁上,眼看着那些冰水都能顺着流到他身上,而他丝毫不觉得冷。

这样绝壁不正常啊,就算是江尚,冬天也是包的厚厚的,虽然没看见过他的厚衣服,可准备的厚锦披风之类的保暖的东西一样不少,于寒也是,夜里赶路什么的,都会注意带个披风。

武艺高强和不畏寒暑可是两个概念。

曼妙自己刚才冻的牙齿都开始咯咯打颤了,这温度怎么都得是在5度左右,甚至可能是在零度上下,脚穿着鞋子踩在石床上取火把的时候,感觉脚踩在冰上,这和她穿的少有关系,可气温低是实实在在的。

这屋子的火把明显是照明用的,放那么高取暖得站床上,没见过这么放取暖东西的。

火盆是现搬来的,就连那些皮草都是现找来的,曼妙暗中仔细的看过这个山洞,有住过人的痕迹,一些日常的用品都看不见,比如说是正常的恭桶、洗漱吃饭的碗盘之类的,都看不见,只能知道是有个石床,还有个可以说没有的草席,连个被子都没有,神仙住在这里都得被冻死。

但是石床的边缘很光滑,这个山洞有明显人走来走去而走出来的路,意味着这个洞是经常有人住的,至少是有人睡在石床上。

曼妙看着坐在山洞里的终结者,他的皮肤是有些微红的,开始是在火光下,没敢仔细看,现在看着,就和常人不一样了。

以前看新闻,知道有些人的排汗系统有问题,要么是没有毛孔,要么是汗腺非常不发达,这种都很不容易排汗,无法排热,需要在空调房里或者是经常洗澡排热。

现在看来,这个人估计也是类似的毛病,加上他身体很好,只有在这种环境下才会觉得舒服。

这么一分析,看着终结者就觉得不是那么可憎了,也是个可怜人,古代比现代医疗条件差多了,很难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手段,可能也是机缘巧合能找到这种阴暗湿冷的洞穴,让他活了下来,即使这样,也不能经常出现在夏天的阳光下。

邓家算是不错的了,能让这个孩子活到现在,这么大的岁数,比邓炎彬大的话,也得30左右了,还养的这么壮、又有一身好武艺,邓家也是花了心思费了心血的。

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开口劝他放自己回去,大概这事是邓家的意思,他既然是邓家的人,估计是听命行事的,想要让他主动让自己回去,不现实。

邓家扣着自己不杀,而是这样藏起来,多半是要拿自己和江尚开价,短时间自己是没有生命之忧的,与其在这里想东想西的,不如好好休息,说不定能找到机会逃走。

反正之前邓炎烁就已经说过要她睡了,她自己打了个哈欠,真的就裹着披风睡了。

也不是不害怕邓炎烁乱来,可这种情况下,他就是要乱来,曼妙一个女人能有什么办法?这终结者随便手一使劲就能把她胳膊给掰折了,反抗更是死路一条。

既来之则安之,还不如能睡觉的时候就睡觉休息,说不准还能恢复点体力呢。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洞里有些食物的香味。

一睁眼,就看见那个方鼎上摆了几个铁盘上有些饭菜,可菜上还冒着热气,绿色的叶子菜还依旧是绿油油的颜色,菜里的汤汁都还在,没有煮干,想来是才端出来的,放在方鼎上热着,看不出来,这个邓大公子还蛮细心的,还有这个心眼。

除了放在方鼎上的,还能看见有几个真的是脸盆一样大小的饭盆,之所以说是饭盆,是因里面放了饭菜,饭菜都冒尖了,盖子都没盖住,露出了米饭和菜的样子,不然怎么看都是个洗脸盆。

看见曼妙醒了,指了指方鼎上冒着热气的饭菜,依旧是很简短的话语,“吃。”

曼妙赶紧起身,下床看见方鼎旁边有个木质的漆器食盒,有三层高矮,第一层放了银质的碗筷,看着就觉得很精致,拿在手里,碗上和筷身还錾了各种花纹,既美观又防滑,实在不是一般人家用得起的。

“这些菜太多了,我一个人吃不完,不如公子也一起吃一点。”曼妙开口邀请,这个食盒里面只放了一副碗筷,两个人在,她总不好大大咧咧的就这样开吃,怎么样都要谦让谦让、意思意思吧?

人质得罪了绑匪,还能有好果子?

曼妙心中好奇,怎么自己睡的这么死,这么大一个块头的人走来走去的,自己都没能被惊醒,心里想着,怎么也没敢表现出来。

邓大公子听曼妙叫他吃饭,自己拿了那个装满饭的脸盆,打开了另一个略小一圈的脸盆,对着她举了一下,示意自己吃这个。

曼妙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的面具,吃饭你总不能从面具的鼻孔里面塞进去吧?总是要拿下面具的吧?

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终结者!

没想到那面具做的很是精巧,居然可以只卸下鼻子以下的部分,露出了下巴,终结者就可以不摘下面具吃饭。

我去!

你脸上有藏宝图啊这是?

这样都可以,简直是给你跪了,就凭这谨慎程度,不搞谍报工作真是委屈了你啊!

邓大公子长的人高马大,食量和身材完全匹配,那两脸盆饭风卷残云间就见了底儿,曼妙刚吃了两口,饭都没吃个凹出来,他已经放下了脸盆。

这速度,简直了!

曼妙可也是白领一族出身,上班的时候,就一个小时吃饭时间,她不仅能快速吃完,还能抽空睡个午觉。吃饭快已经刻到了骨子里,经常和江尚一起吃饭的时候,能和江尚一起放下筷子。在客栈就更不用说了,忙起来三两口就扒完一碗饭是常事。

这种速度下吃饭,居然还能比他慢这么多,曼妙严重怀疑这货根本就没有经过咀嚼,直接就把饭菜给吞下去了。

好吧,这样的速度,曼妙自认拍马都赶不上,只能自己尽快的吃完,没想到这伙食还不错,厨子手艺很好,不比客栈的差,有饭有菜有汤,赶得上国家干部的接待标准。

吃完饭,曼妙想收拾一下餐具,好歹也意思意思表示自己勤劳,邓炎烁直接手一拦,“不用。”然后将东西胡乱的丢在自己带来的脸盆加饭盆里面,看样子是打算等下一起带出去。

曼妙就是做做样子,没打算真的帮他做什么家务活之类的,这样正好借驴下坡,坐回到了石床上。

山洞里面暗无天日,没办法计算时间,加上她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好在经常看侦探和法医片,总算是有点常识,知道按照自己的饥饿程度来大致的估算时间。

她醒来的时候不是特别饿,按照平时的吃饭时间估算,大概是在早上8点多的样子,最多不会超过11点。

这顿饭刻意的吃了平常的量,就是想利用这个生物钟来估算大概的时间。

眼见着这位邓大公子不会放人,曼妙也没打算自讨没趣的去提要求。

曼妙无聊的坐在石床上,看着方鼎里面的火焰,邓炎烁不时的往方鼎里面加点柴火,那些柴火都是劈的整整齐齐的,说明这个地方,应该是有人来保障他后勤的,她不信邓炎烁能自己一个人劈柴做饭,还能做出口感不错的菜。

他连武器都没有,不太可能做这种精细活儿。

想到这里,她记得,好像报纸还是什么帖子上说过,这种有缺陷的,一般也会有些人带有其他的异常,想到这个人狼吞虎咽的吃东西,很可能眼前的这个人没有嗅觉或者是味觉。

摸了摸腰上的香囊,流云玉还静静的躺在里面。

因为怕邓家派人偷走流云玉,曼妙不想就这么便宜了邓家,每日里除了洗澡都带在身上的。

她用自己的长指甲,费力的抠下了一小块,流云玉说是玉,不如说是比较坚硬的香料,要真是想抠,还是抠得下来的,代价是指甲披了一大块,只差疼的掉眼泪了。

还好咬牙忍住了泪水,假装是伸手在方鼎上房烤火取暖,悄悄的把流云玉的碎片丢了一点在火堆里。

流云玉平时就是淡淡的香气,不会很浓烈,被火一烧,马上就有一股比较浓郁的香味升腾了起来。

曼妙在心中打好了腹稿,若是被发现了,就说是这个山洞太阴冷了,想点些香料闻闻,在这个时代的女人来说,特别是富贵的女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邓炎烁既然出身邓家,这些是常识的,应该不会太过计较。

没想到流云玉这么大的威力,指甲抠下来的一点点就能烧出这么浓的气味,浓烈的香味堪比化学武器,差点没把曼妙都给熏死,她很确定,整个山洞都能闻到了,邓炎烁一点反应都没有,丝毫没觉得有异味。

一般人,即使是喜欢闻这种味道,突然闻到的话,也会下意识的看一眼的,邓炎烁眼睛都没看过来一眼,应该是真的没发觉有异味,甚至可以推测,他嗅觉几乎没有,闻不出味道来。

这或许是一条很重要的逃生线索。

目前为止,发现的邓炎烁的缺陷,一是不能在高温的地方久待,不能长时间见阳光,尤其是夏天的阳光,二是没有嗅觉。

仅就这两条,完全没办法翻盘。

曼妙下意识的叹了口气,没想到邓炎烁的听觉很好,转向她问道,“冷?”

曼妙赶紧摇头,裹紧了身上的披风,朝着方鼎靠近了一点,“还好。不算冷,有火。”

邓炎烁指了指山洞里面的一堆柴火,“多,冷了加。”

曼妙点头,“多谢,我冷了会说的。”她捏着自己身上的纯白色皮草披风,“这个很暖和,也很舒服。”

邓炎烁缓缓的点了一下头,继续沉默。

曼妙对这种不善言辞的人很没办法,她所熟悉的套路在这里都不适用。

以往在销售的时候,遇见这种人,她不会马上出动,而是先观察一下,看看他办公室里面都是些什么书籍和摆设,他平常喜欢去场所之类的,经过一些调查,都能找到对方喜欢的东西和方向,对症下药,很有效果。

可现在真是无从下手,就一个阴暗湿冷的山洞,什么家具摆设都没有,生活规律也没什么发现,就从一个空荡荡的山洞能看出什么?

等等!

说明这个人从小就很孤僻,虽然他有照顾他的人,可和那些人并不亲近,宁愿自己一个人呆着。

以他的个性,估计这样的状态持续很长时间了。

这种孤僻的人,其实是非常渴望爱的。

他身有残疾,从小就不能以正常人的身份长大,邓家是世家大族,这种有残疾的孩子,很可能是嫡长子,大半世家是不会允许庶长子出生的,父母与他的距离很远,眼见着弟弟万般宠爱于一身,又有继承人的光环,享受着众人的恭维和关爱,而他一个人在山洞里面,不能出现在人前,空有一身武艺,只能做些邓家阴暗面的差事,想来不会让人很愉快。

从他之前的那些举动来看,他倒也不是个坏心肠的人,知道她冷,为她拿来了被褥和披风,还特意为她端了火盆来,以他的状态,不会喜欢山洞里面这么热的,却为了她强忍着。

若只是为了完成绑架和看住人的任务,他大可不必管她的冷暖,只要保住人在有利用价值的时候还活着就行了,看得出他还是心善的。

从他言辞上来看,非常简短的问答,都说明他不经常和人沟通,一来可能是他嗓子本来就不好,听的懂话,说的很少;二来,这样的嗓子也会让他和弟弟想比,更加的自卑,越来越不愿意说话。

与这种极端孤独又渴望爱的人打交道,勾起共鸣是非常必要的和有用的,一旦能成功的让他把自己当成是同类,他会愿意为那个人做很多事情。

想到这里,曼妙装作很落寞的样子,一直看着火堆,半天不说一句话。

邓炎烁不时的看曼妙一眼,见她一动不动的,好像是在想心事,就没怎么在意,等曼妙维持这个动作和状态超过了一个小时的时候,他才开始有反应。

“你,难过?”邓炎烁起身去拿了一捧柴火,笨拙的丢在方鼎里。

看来他对火很排斥,更陌生的很,完全不懂得怎么生活,柴火是一古脑的丢在鼎里,亏得火旺,不然早熄了。

曼妙起身,拿了最上面一块没烧着的柴火,把底下的几跟柴火挑了一下,留出供空气流通的空隙,淡淡的说道,“你这样是不行的,不留出空隙,火会熄的。”

到底是客栈老板娘,忙的时候,就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给厨房生火的事情也干过,知道诀窍,自己不会钻木取火,但怎么添柴还是会的。

一系列动作做下来,很像那么一回事。

邓炎烁呆呆的站在方鼎不远处,看她摆弄柴火,转身又拿了一捧过来,曼妙摇摇头,“不用这么多,这些就够了,再多就烧不透了。”

说罢,抬头看着邓炎烁,自嘲的笑了一下,“很奇怪我会懂这些?”

曼妙不算是心眼特别多的,但和邓炎烁这种就没怎么和人沟通过的比起来,对付他还是手到擒拿的。

邓炎烁听曼妙这么问,下意识的点点头,没有说话,曼妙见他有反应,知道有戏,表情很漠然的说道,“你以为我是千金大小姐,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

韩剧里面的女主角各个都是红颜薄命,只恨不能全部倒霉的事情都遇上,曼妙随便选几个桥段,都足够表现的自己非常凄惨了。

“爹娘有了弟弟,对我就开始不冷不热的了,我才从年长的下人口中,知道自己是抱来的,爹娘有了自己的亲生骨肉,也给我置办了体面的嫁妆,我很感激。

嫁到夫家,我也想好好的服侍夫君,孝顺公婆,可夫君常年不回家,甚至都不认识我的长相,我做的再多,都抵不上别的女人一句话。”

扫了一眼,邓炎烁似乎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尽力保持平静的说道,“再后来,不管我怎么忍让,都不能见容于夫家,我就被休回家了。”

听到这里,邓炎烁很激动的往前走了一步,方鼎都被他落下的脚步给震的发出了一声响声,曼妙抬头看他,眨了下眼,将目光重新落回到方鼎里,拿了木柴将一些掉落下来的柴火重新挑起来一些空隙,柴火发出噼啪的燃烧声,在昏暗幽静的洞穴中很是响亮。

看见他拳头捏的咯咯作响,手背上的青筋直冒,看着就像是一个个突起的树根似的,曼妙被吓的后退了几步,邓炎烁看着他,咬牙切齿的问道,“是谁?”

平心而论,要是邓炎烁能干掉华锋,曼妙是非常愿意告诉他是谁的,可惜邓炎烁比她还惨,对华锋这种主角来说,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配角,主角光环下只能是送击杀,反而很容易被华锋顺藤摸瓜找到自己是幕后主使。

别看当时在客栈里面华锋说的深情款款的,曼妙一个字都不信,以这种宠文男主角的尿性,看见安盈盈就不知道自己姓谁了,到时候反过来给自己一个透心凉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迅速的在心中分析了一下形势,很遗憾的放弃了这个可以给华锋找麻烦,更可能给自己找麻烦的念头。

露出怯懦凄苦的神情,黯然说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再添耻辱罢了,我已经忘了他了。在他家发生的一切事情,我都不想记得。”

说完,将手头的柴火丢在了方鼎火堆里,自己裹紧了披风坐在石床上,回忆似的笑道,“我娘家还有幼弟在,不愿我回家住着,还好我有一笔嫁妆,还能有个经营活下去,遇见了江尚,是我最值得开心的事情,他满足了我对丈夫的一切幻想和要求。家世无可挑剔、相貌品行都是人中龙凤。”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羞涩幸福的笑容,“对我也很好。”

说完这句话,她心里很紧张的观察着邓炎烁的动静,这个时刻非常的关键,邓炎烁的个性如何,看他对此的反应就能大致判断出来,以后所有的后续操作,都得以这次的分析为基础,马虎不得。

邓炎烁听她这么说,手上的拳头还是紧捏着,曼妙心里直往下沉,完蛋了,看来这货不是好对付的那种,如果听了这些没有动容的话,说明这个人比较偏执,心理上有缺陷。

简单来说,邓炎烁出现这种反应,要不就是不太喜欢成人之美的那一种;要不就是太没主见,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即使觉得主子的命令不对,也不会反抗的那种。

不管是这两种中的哪一个,事情都是在往最不好处理的方向发展了。

喜欢女配生存手册请大家收藏:(www.laok.cc)女配生存手册乐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

猜你喜欢: 嫁偶天成王的女人谁敢动须尽欢芸娘传惊世毒妃掌上田园重生之侯门凤女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首辅娇娘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以嫡为贵福运娘子有点甜重生之弃女惊华望族嫡女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黑莲花女配重生了拐个王爷一起田奈何桥畔钉子户萌妃养成记清穿贵妃有个祸水群君爱美人妾爱钱穿到北周遇到你大佬的咸鱼妃巧为农家女农家辣娘子重生之叶府嫡女
完本推荐: 我是仙凡全文阅读女尊之后宅生活纪事全文阅读首长夫人这职业全文阅读我的老千生涯全文阅读农家小地主全文阅读修仙全文阅读塞外江南全文阅读快穿之男主都是我的全文阅读如何驯养汪[快穿]全文阅读千金种田:丑夫宠妻夜夜忙全文阅读强吻99次:老公,别太坏全文阅读重生之舐血魔妃全文阅读欢迎来到BOSS队全文阅读总裁爹地超给力全文阅读超强小神农全文阅读主神崛起全文阅读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攻略小社会全文阅读鬼王的金牌宠妃全文阅读隐婚boss:老公,低调点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在次贷危机横扫全球前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首辅娇娘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能无限刷属性点完美转世以后特种兵王在山村我有一群地球玩家拯救诸天单身汉重生世子爷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金币即是正义旧日之箓国医无双神捕大人又打脸了网游之最强传说玄幻都市之一代大儒最强医仙混都市世界树的游戏孙猴子是我师弟娱乐圈团宠日常灵异复苏:开局满级通天箓深夜学园某综漫的神圣右方武神主宰修仙界最后的单纯金刚不坏大寨主嫡女重生:皇后很嚣张无敌从拳法大成开始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手机版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移动版 - 乐看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