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看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 第二十八章 听风

第二十八章 听风

单博远这么干脆的同意,让她打好的腹稿全都作废了,心中略有一点点感动。

她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即使已经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真的要实施的时候,她也是需要给自己一些鼓励的。

抬头看了一眼单博远,突然开口问道,“单殿下想必知道,江尚的表妹楚玥儿追到了莱州吧。”

单博远很奇怪她的话题跳跃这么大,却还是点点头,“略有耳闻。”

“江尚的大表妹楚馨儿嫁给了吴家的吴勇为妾,小表妹楚玥儿想嫁给江尚。”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单博远很轻蔑的哼了一下,“姐姐当了吴家的妾室,她还想当江家少夫人?”

曼妙满意的看着单博远的反应,微笑着说道,“我们怎么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楚玥儿觉得自己可以。”

单博远再次发出了冷笑,就连青佩、绿衣、紫簪这几个人都露出了明显的不屑神情,红袖年纪最大,是她们中领头的,对着她们三个微微摇了摇头,青佩、绿衣、紫簪才换了表情,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后面。

“你对付不了她?”单博远一副不太相信的神情,重新拿起了玉核桃开始转着,“我以为你是想我帮你离开。”

“这也是需要殿下帮忙的,可现在我的燃眉之急是楚玥儿。”曼妙说了半天,也有些渴了,加上心里没底,不知道单博远是不是愿意帮她对付楚玥儿,自己伸手端了身旁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茶水已经凉了,喝下去正解渴。

单博远挑挑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楚玥儿和吴勇勾结,打算骗我去一个偏僻的屋子,说是有很大的秘密和我说,可到时候,在屋里等我的,会是吴勇。”曼妙这么说,单博远的智慧足够理解她的危机是什么。

格拉格拉转玉核桃的声音戛然而止,换成了被捏的咯吱响的有些刺耳的声音,曼妙很怀疑他这种柔弱的小身板儿能有那么大的手劲不?

“他们居然敢这么对你?”单博远脸上的惊讶是毫不掩饰的,“江尚不管?”

“我没有告诉他。”曼妙淡淡的说道,“管又能管成什么样?他们害我一次不成,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从来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你就为这个要离开?”单博远语气中露出了几分了然,继续转着手中的玉核桃,“不太像你的性格。”

“这只是原因之一吧。”曼妙不想多说江尚的私事,即使决定要离开,但江尚毕竟曾对她有恩,也没有切实害她的证据,“殿下觉得我该是什么性格?”

单博远笑了起来,靠在太师椅的软垫上,拿左手支了头看着曼妙,动作有些慵懒,带着几分随意,大概是觉得和曼妙熟悉了点,不需要装正经了,“至少不会这么便宜了吴勇和楚玥儿。”

曼妙眼中露出了几分狡黠,对着单博远鼓掌道,“殿下确实了解我,我想请殿下帮个小忙,问你借点人手。”

“哦?”单博远的眉头挑了挑,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一看有戏,曼妙点点头,“既然他们都安排好了场地,没人表演岂不是很可惜?楚玥儿想找江尚一起去捉奸,我与她不谋而合。”

单博远这个人看着好像不染尘世的样子,其实这里面的各种道道懂的比谁都多,笑着举起了杯子,对着曼妙遥遥的举着,“虽然这两个人我都不太有兴趣,不过想到这个场面,应该是很有意思的,不知本王可有这个荣幸一起观看?”

曼妙笑着和他隔空碰杯,“欢迎之至。”

“你做完这件事才会去蓝国?”单博远放下喝空了的茶杯,红袖为她重新倒好热腾腾的药茶,青佩则拿着银茶壶,为曼妙把茶加满。

单博远看着曼妙端起茶喝了一口,摇了摇头,“我不觉得江尚愿意放你走,你可知他一路上布下了多少人去拦住宜王的人不和你接触?”

“是,到时候还要麻烦殿下帮我。”说这话的时候,曼妙停顿了一下,以单博远的精明,应该知道,现在就是曼妙在等他提条件的时候了。

可单博远就像是没发现曼妙的停顿似的,继续一手把玩着玉核桃,一手支着额头,歪着头看着她,“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曼妙继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咬着下唇一直在想着什么时间比较合适,她一考虑问题,小动作就很多,用手在下意识的摸着面前栏杆的花纹。

她想的很认真,一直在看着远处的绣楼出神,丝毫没有发现单博远一直在看着她,那些小动作全都落入他的眼中,薄薄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

考虑再三,她抬头对单博远说道,“我想在武林大会开始之后走,殿下的意思呢?”

若论对形势的把握,她自认是远不如单博远的。单博远身体这么差,还能一直得到单皇的宠爱,药品钱财都不缺,让他满世界的乱跑,若说他没点其他的本事,曼妙都不相信。

单博远保持动作不变,眼睛闭上了,整个房间,只剩下他缓慢的转核桃的声音,曼妙耐心的等了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这样也好,你是想不告而别?”

曼妙点头,“说了还走的了吗?”

只能趁着江尚争夺武林盟主无暇盯着她的时候,才能走的了,不然等他当上了,那时候振臂一呼,自己哪里跑得了?

时间太早也不行,江尚对她还是很多关注的,若是提前走漏了风声,江尚可以有足够的时间从容的组织人马围追堵截。

单博远点点头,话锋一转,“楚玥儿那事你想怎么办?”

这事两个人既然都想看好戏,自然是需要好好筹划,占个好位置准时前往的。

对于这个,曼妙想了很久了,而且对付楚玥儿和吴勇这两个智商有硬伤的脑残,并不需要像对付江尚那样小心翼翼,他们对自己很自信,而且又太想算计曼妙了,很容易利用的。

露出了很自信的笑容,“不如我先和殿下说说我的计划?”

花魁新表演的是萧。

萧的音色比笛子低沉,一般演奏出来有种悲凉的气氛,曼妙比较喜欢箫声。

花魁敢拿出来献艺的,都是很拿手,而且被认为是特长的,可现在曼妙却没心情和时间来听她耗费心神的演奏。

她坐到了单博远椅子隔了一个位子的地方,和单博远细细的说着她的计划,单博远有时点头,有时摇头。

两个人商量了好半天,才把这个事情最终敲定下来。

曼妙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当初和同事一起绞尽脑汁、呕心沥血做计划书的时间,还好她还记得自己是穿越到了书中,并没有太得意忘形。

她只顾着和单博远讨论,没注意到身后的四个侍女的小动作,青佩、绿衣、紫簪在不断的交换着眼色,做着各种表情,红袖则是在用眼神制止她们的逾越动作。这四个人的眼神交流,比曼妙和单博远的话要精彩多了,可惜两人都是背对着的,看不见她们的精彩表演。

等他们讨论完,才发现花魁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表演完毕了。

绣楼现在静悄悄的,大概是在等客人竞价,曼妙一看绣楼,红袖就知道了曼妙的意思,笑着说道,“花魁表演已经完毕了,现在是休息时间,过一会儿会献唱,献唱完就该竞价初夜了。”

曼妙听了红袖说的话,突然觉得,自己这女配当的也还算好命的了,虽说在华府过的很憋屈,总好过穿到了楼里,自己再玩命似的想办法逃走吧?那才是身心都受罪呢。

至于一些小说里面写的,在楼里里面展现才艺,然后获得男主的青睐,这种必须是女主角才有的待遇,至于女配,你就等着终老为生吧。

何况,曼妙也不觉得经常来逛这些楼的男人,有什么好值得托付终身的。

什么第一次来就遇见了女主,这种也就只能骗骗不谙世事的小女生,真的出入过社会的女人,你说这话谁信啊?就好像你男朋友被你抓到现行,然后和你解释说,这是公司的应酬,我就去过一次,你得相信和体谅我。

有的女人可能会相信,换了曼妙,绝对是大嘴巴子侍候,走的时候还要踩两脚不带回头的。

已经达到了今日的目的,就准备闪人了,老和单博远待这楼也不是个事儿啊,万一别人以为她男女通吃不就亏大了。当即就笑着站起来,“那我就不打搅殿下小登科了。”

她说的坦然,可单博远的表情就奇怪了起来,手虚握放在唇边咳了几声,不知道是真的在咳嗽还是掩饰自己的尴尬,苍白的脸上浮出了几分红色,将脸扭向一边,颇为尴尬的说道,“我不过是看来看看,这种美事还是留给其他人吧。”

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不像是宫里出来的那些人脸皮比城墙还厚。

曼妙心想,我就说呢,你这小身板儿去了还不得给榨干了?要是换了蓝霆,估计还得大手一挥说:这一个花魁怎么够?还不多找些美女来陪陪本王?

脑中迅速的脑补出了这种场景,突然就觉得不想去帮蓝霆这种混账家伙了。

想想人真的是很奇怪,对不同的人明显的双重标准。

蓝霆去逛这些地方,曼妙就觉得,这货绝壁干得出来,他不去才是奇迹。之前和他勾搭过的无数美女,藕断丝连的不知道有几个加强连,曼妙也觉得无所谓。

可江尚去,曼妙就不太愿意,加上他和楚馨儿想要破镜重圆,曼妙直接就脚底抹油了,惹不起难道躲不起吗?

大概是江尚一直表现的很正人君子,曼妙下意识的对他的期望就很好。而蓝霆这种货色,你指望他专一还不如指望母猪会上树,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期待和幻想,他做什么,曼妙都觉得能接受。

江尚不知道算不算是老实人,但他绝对是非常要面子的人,假设同时在这里发现了蓝霆和江尚,大家的第一反应绝对就是:江尚你这种人怎么能和蓝霆一样?

对蓝霆没谴责,因为他本来就是个这样的货,可江尚就要被人说,道德败坏了。

总结一下就是:老实人吃亏,要面子的人活受罪。

这么一比较,就觉得单博远这个人是比较正常的男人。既不会像江尚那样为自己树立一个高大上的形象,最后作茧自缚,也不会有像蓝霆那样放荡形骸,有那么烂的口碑。

想到这里,曼妙自己就改了主意,重新坐下,“难得来一次,不看看到底是谁拔得头筹确实有点遗憾。”

单博远微笑着伸手,请她坐下,青佩很高兴的将她的茶杯续满了水,低声说道,“其实我也想看看呢。曼小姐可不要着急走。”

一些家丁模样的人上了绣楼,将绣楼了上对着客人一面的门板和窗户拆了下来,露出了里面宽阔的大厅,大厅里放了一面薄纱的屏风,屏风后面有一个软榻,早有女子斜倚在软榻上,动作摆放的很是典雅,颇有些美人春睡的意境。

女子慢慢的转过身来,低低的唱着歌曲,大意就是少女怀春,这个古今中外都一样的。

这女子的音色很好,绣楼也有伴奏,不知道是底下有什么机关,总之这个女子的声音可以很清晰的传到客房里。

以前看过科普文章,古代也是有扩音器的,好像是戏院在戏台下面的特定位置放些水缸之类的,太具体了没细看,总之是能有比较强的扩音效果的。想必这个绣楼也是有这种设计。

不然以她的那种姿势,是不可能气沉丹田唱出那么大声的,又不是武林高手那么多内力。

再说了,武林高手也没那么不值钱,不是有很重要的任务,哪个武林高手愿意藏身这里以色事人?

不过这女人唱的是古代的歌曲,和现代流行的古风歌曲还是有比较大区别的,至少曼妙是欣赏不来的。古代的歌曲,要么是戏曲那样的,要么就是劳动人民的类似大河向东流这种。

花魁唱完了一曲,就下了场。

妈妈就出来,要求客人们竞价。

这竞价也是有规矩的,每个客人都可以拿红花,每个人一个篮子,篮子里面的一朵红花表示一千两银子。客人放好之后,又小厮将篮子提到台上,花朵最多的标得初夜。

曼妙开客栈的,对物价很熟悉,按照她的计算,一百两银子的实际购买力相当于1万到1万五毛爷爷,一千两就是十万啊!

这些客人还在考虑要给多少钱的时候,曼妙无聊的趴在栏杆上。

支着脑袋等着花魁的标价,想来也不会叫妈妈失望就是了。毕竟这里客人云集,有人舍不得花钱,总有冤大头的么。

脑袋走神走了有一会儿,妈妈那里已经开始有人上去送花篮了,看着好像都装了不少花,那妈妈脸上早笑开了花,笑的见牙不见眼。

曼妙回头想和单博远讨论几句这里的冤大头,一回头发现这主仆五个人怎么都死盯着她看?

她有些奇怪的蹙眉看回去,咋了啊?

低头看了一下,身上也没什么不对啊,这身衣服是青佩帮忙换的,要是有不妥她早说了,不可能现在才发现。

看看自己的手,也没脏的,不可能抹到脸上去吧,这几个人是什么情况?

她看向青佩,拿眼神问她到底怎么了。

青佩笑了笑,拿起身边的银茶壶,装作是给曼妙续茶,走到她身边,俯下身,很是开心的在曼妙耳边悄声说到,“曼小姐唱的比花魁娘子的好听多了呢。”

“啊?”曼妙更觉得莫名其妙了,满脸疑惑的看着青佩,表情和眼里都是疑问,我啥时候唱了?

青佩见她一脸茫然,就好心的提醒她,指了指她之前倚着的栏杆,拿袖子掩了嘴笑道,“刚才小姐在发呆,靠在木栏上唱呢,金鹧鸪的,很好听呢,花魁娘子唱的比小姐唱的差远了。”

曼妙闻言,顿时心头万匹草泥马神兽奔过!只留下一片狼藉。

奶奶个腿啊!这真是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大概是和单博远商量好了计划,心情放松了,在潜意识里面觉得单博远算是自己的盟友,不需要那么戒备了。加上花魁之前唱的歌自己又觉得不好听,就下意识的唱了《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

明白了真相,曼妙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这是哪跟哪儿啊?单博远不会以为老娘想要勾搭他吧?

纯属误会!纯属误伤!

老娘再怎么样也是二十一世纪身心健康的美少女,不会这么没眼光,找个嫁过去就得当寡妇的男人。

现在是完全不敢看单博远了,暗暗祈祷,你就当我是花痴吧,别有其他想法啊!

还好只是青佩在说,单博远完全没有出声,只是在缓缓的把玩着手中的玉核桃。装作没听见似的。

楼下的妈妈谄媚的笑声传到了这里,貌似是要选出最高出价者了。

曼妙松了口气,假装要去看是谁出价最高,背对着单博远,根本就不敢回头看。

妈妈为了竞价的气氛,挨个喊出个人开出的价码。

曼妙很意外的听到了一个名字。

妈妈喊道,“吴家少爷吴勇吴公子出价20朵花!”

听见了吴勇的名字,她下意识的回头,正好单博远也在看她,和单博远对视了一眼,单博远懒洋洋的倚在软垫上,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容,“看来这吴公子伤的不重,还有心情来采摘花魁初夜。”

曼妙也是冷笑几声,“那可真是亏得吴少爷身体好”。

说完有点后悔,这不是摆明了在说单博远是个病秧子么?

还好单博远没听出来这话的意思,懒洋洋的看着楼下的妈妈笑的花枝乱颤的开始在数篮子中的花,“我突然有个想法,不想留他一命了。”

这种人的性命,曼妙是无所谓的。

“随便你,只要还是按原定计划,找了江尚看见这件事,以后殿下要怎么做,全看殿下心情。”

可惜吴勇没高兴多久,马上就有人出价比他高,这种是允许加价的,他很快的补了10朵花上去。

曼妙啧啧的咂嘴,摇头感叹道,“这吴家还真是有钱哪,一个花魁的一夜,又不是从此之后就赎身,就花了3万两雪花银,啧啧啧。”

单博远笑了笑,颇有深意的说道,“对男人来说,为博美人一笑,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曼妙冷笑了一下,“可惜这些钱全是属于妈妈的,花魁又分不到,既然一分钱好处都没有,为什么要感动?纯属抛媚眼给瞎子看。”

听了她说的这句谚语,单博远哈哈一笑,将桌上放着的药茶一饮而尽,放回到桌上,用手指转着杯子,目光看着薄如蝉翼的杯子被修长白皙的过头的手指拨弄着,嘴角带着笑容,若有所指的说道,“曼小姐总是妙语连珠,和你在一起,不会觉得沉闷。”

曼妙心思在吴勇到底出了多少钱上,看着老鸨带着夸张的谄媚笑容接过小厮递上来的10朵花,心不在焉的回道,“殿下过奖了。”

竞价很激烈,吴勇再加了5朵花,就彻底的偃旗息鼓了,大概他能动用的钱就是三万五千两银子,再多也拿不出来了,只能含恨而止了。

最后拔得头筹的是邓杰雄。

这点让曼妙惊讶的下巴差点脱臼。这个老匹夫,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这么淫荡,你也不怕马上风?

在妈妈的盛情相邀之下,邓杰雄走到了绣楼前,却没再继续往绣楼走,而是站住了脚步,面对着一排贵宾房间,双手抱拳举在胸口,声如洪钟的说道,“承蒙各位赏脸,让老夫拍得头筹,今日老夫在此宣布,此花魁老夫包下一个月,她的花红和这一个月的时间,就由我们邓家赠与新任的武林盟主。”

此言一出,顿时就响起了一阵议论声,完全不似之前的那么平静。

曼妙回头看着单博远撇了撇嘴,“这邓家的人还蛮会拉关系的,现在已经送了新任武林盟主一份让人满意的厚礼了。”

单博远则是摇摇头,继续转着自己手中的玉核桃,就像是虔诚的藏人在转着转经筒一样,“很难说是不是马屁拍在马腿上。邓家也没出什么本钱,这个楼,据我所知,是由邓家开的,只是此事知道的人不多而已。”

“哪个男人会不喜欢绝色花魁呢?我不信有人会拒绝这份礼物。”曼妙明显不同意他的论调,觉得他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

既然已经被包下了一个月,那就说明这一个月大家都没戏了,还好还有三天就是武林大会,也不会浪费很多时间。

单博远站起身来准备出门,四婢手脚麻利的收拾着东西。曼妙也跟在他后面想要一起回去。江家的马车她是懒得坐了,谁知道那车夫还在不在等她?

有时候觉得,喝凉水都塞牙确实是有道理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出门的时候居然遇见了邓杰雄。

按说遇见了邓杰雄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等邓杰雄笑着和单博远打了招呼,目不斜视的寒暄完,就看见黑着脸的秦启风从院中出来,看见曼妙的眼睛几乎要喷火,拿串生肉拌好佐料,搁他面前立马就熟的那种。

这还没完,秦启风黑着脸出来,还回头看了一下,曼妙心中就咯噔了一下,江尚的身影就缓缓的从门口走了出来。

已经变成这样,就只能强装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江尚看见曼妙,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她面前,对她柔声说道,“怎么来了这里?”

这就是江尚高明之处,从来不指责你,但是会叫你自己觉得愧疚。

问题是,现在曼妙在这里遇见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好愧疚的。还是那句和单博远说过的老话,你不来你能遇见我?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微笑着看着他,客气的笑道,“你也在这里,好巧。”

你还不是在这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江尚叹了口气,“我是过来看看的。”

曼妙微笑着看他,并未说话。心想:你丫骗谁呢?看着邓杰雄对你的这种巴结和讨好,估计就是为了你买下的花魁。

江尚被曼妙用自己常用方式来对付,也是无奈的很。

在外人面前不好多说,到了门口,江尚带了马车过来,招呼曼妙一起过去,秦启风全程黑着脸,感觉像是死了爹一样。不对,他要是死了爹,估计做梦都得笑醒。

青佩捧着曼妙换下的衣服包裹来给她,曼妙心中正烦,对她勉强的笑了笑,伸手就去把包裹一把抓了,没想到这包裹是没绑的,就是用布叠在了一起,这一抓,抓了衣服,首饰就给掉了出来。

那个寿字银簪还偏偏的掉到了秦启风的脚下。

曼妙暗骂晦气,正在想是就这样装没看见呢,还是过去捡。青佩很有眼色,一见簪子掉了,自己就要上去捡起来。秦启风却是弯腰将簪子捡了起来。

看着手里的簪子,不知道是在看什么,难道他还喜欢这种花式?

青佩走过来伸手预接,秦启风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曼妙,将簪子递给了青佩,青佩弯腰福了福,这才双手接过,转身走了几步递给曼妙,曼妙伸手拿了,就那样捏在手里。

上了马车,江尚和她两人单独坐在车内。

曼妙支着下颚没有说话,看着窗外的风景,等了好半天,她都没有丝毫说话的意思,江尚叹了口气,“武林大会开完了就好了,我带你继续去其他地方看看。”

他的语气中透着一些疲惫,曼妙只觉得活该,谁叫你死要面子活受罪,喜欢楚馨儿,直接抢到手就是了。反正你马上也要变成盟主了,暗中搞几个女人还有谁会说,再说她是妾不是妻,搞不好吴家还会很开心的包装好送给你呢。

“这次武林大会结束,我是不是要祝贺江公子双喜临门?”曼妙看着江尚,带着笑容问道。

江尚愕然,将手中展开的扇子啪的一收,看向曼妙,疑惑的问道,“什么双喜临门?”

“得到武林盟主之位是一喜,和花魁小登科是二喜,难道不是双喜临门吗?”曼妙没好气的说道。这种人,装傻谁不会啊,你想装也得我配合才行,我不配合你能装个屁。

以前她不会觉得江尚会接受花魁。自从知道了楚馨儿之事后,她就觉得,江尚不是不想,而是想保持自己的完美形象,他会接受花魁,却不会用这么广为人知的方式。

现在突然回想起单博远说的话,说邓杰雄很有可能马屁拍在马腿上,真的是太精辟了,这完全就是啊!

果然是最复杂的政治漩涡里面出来的人,一语中的!

满分加十分!

江尚想要和她解释,曼妙却摆出一副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信的态度,正好这时候到了院子,曼妙拿了自己的包裹,胡乱一把抓了,就下了车。

没进院门,就那样站在院门外,她一向是把自己的银票贴身放在香囊里面的,她从包裹里面翻出了自己的香囊,看了一眼闹市区,记得刚才走过的时候,好像有个客栈。

抬脚就往客栈走了过去。

江尚拦在她身前,表情带了几分焦急,语气也不复往日的从容儒雅,“妙儿,我去那里真的不是为了花魁,这次武林大会,很多人都需要去应酬,希望你能体谅我。”

曼妙露出了苏幼薇式的笑容,轻轻柔柔的说道,“我能体谅,我只是觉得寄居在此会给江公子带来不便,有碍公子大事。”刻意加重了大事的发音,很有讽刺的意味。

她与他成为朋友之后,一直都是直呼他的名字,现在叫回江公子,让江尚感觉十分的生分,心中更是不好受。

江尚的表情很无奈,语调也满是无奈,“妙儿,最近的事情多,我知道你心里很多不舒服,武林大会开完我们就走好吗?”

本来没什么,听江尚的好听嗓音叫妙儿,也是一种享受。但想到之前在寺庙中听见的馨儿馨儿的,曼妙突然觉得,自己也就是个女配,别想去当什么女主了,到哪里都是个配角。

“回江左吗?”曼妙微笑着问道。因着一句称呼,心情就差了起来。毫不客气的噎了一句。

恐怕江尚这么着急回江左,为的不是曼妙,而是为了兑现对楚馨儿的承诺吧?

很意外自己心中并没有之前才发现时的那种愤怒和失望。

大概是已经放下了,没有期望就不会有失望。

两人在门口说话,秦启风骑了马过来,看见他们在说话,而江尚则对秦启风投去求助的眼神。

看着秦启风立刻下马走了过来,曼妙无语的很,秦启风是你爹啊?事事都要他插手,离了他你还活不活了?

要不是看江尚眉目和江城主有些像,曼妙都的怀疑江尚是不是秦启风的私生子了,两个人黏糊那么紧,有基情啊你们?

曼妙对秦启风一向都不感冒,秦启风是什么人啊?比单博远还要精的老狐狸,不知道为什么还能一直忍耐曼妙的这种毫不掩饰的反感。

秦启风一走过来,江尚就对着他说道,“秦殿下来帮我劝劝妙儿,她说要去客栈住。”

前因后果什么都不说,只说是要去客栈住,又是江尚一贯的作法。

秦启风和江尚一起在那楼遇见曼妙,自然明白曼妙生气是为什么。问也没问,直接看了看闹市区的方向,使了个眼色,曼妙眼见着他的一个侍卫翻身上马跑向那个方向,秦启风沉声道:“现在正值武林大会召开之际,各路人马都云集莱州,不仅是一些正道上的人,还有不少邪道人士,这些人不一定会有别院可住,客栈很不安全。”

擦,就只差说客栈有采花大盗江南一点红了好吗?

曼妙低头不看他们,自己拿鞋子一点的踢着地上的小石子,这里虽然扫的干净,到底是经常过马车和奔马的地方,小石子很多,踢走了几个,曼妙心情也发泄了一些出去。

江尚上前接过她手中捏着的包裹,半弯下腰和她对视,柔声说道,“这里是住的有些久了,若是不喜欢,等武林大会完了,我在别的地方还有很多宅子,到时候去别处住住,换换心情。”

别别别,你还是留着你那宅子给你心心念的楚馨儿住吧,我可不敢和她抢。

江尚接过了曼妙手中的包裹,秦启风也露出松了口气的神情,劝了几句,不过就是武林大会马上要开了,江尚很忙,要她多忍耐几天,开过了武林大会,江尚就可以带她去其他地方走走了。

和江尚一样,都绝口不提当初在那楼遇见她的事情,好像在听风楼完全没看见过曼妙一样。

看着他们俩的架势,是怎么也不可能叫曼妙自己去住客栈了。

她也知道这不过就是自己发脾气,江尚若真的想让她走,也不会是在这个时间点上。全越国的武林人士都看见江尚带着她一起来的,现在她连武林大会都没开就走了,江尚这种要面子的人怎么可能允许发生这种事情?

心想着反正也和单博远商量好了,单博远这种身份,没必要逗她玩吧?再说了,她身上也没什么好贪图,若说美色确实是略有一点点,可单博远那种身板儿,能好美色吗?

以她的眼光来看,红袖绿衣青佩紫簪都还没被收房呢!近水楼台都得不了月,她个太阳系都不算小行星了的冥王星卫星就不要来参合了。

半拉半哄的进了院门,不得不说,江尚确实是很会讨女人欢心,这种长相身价的帅哥对你这样宠溺的说话,简直是言情小说必备的条件之一啊。

曼妙想着,老娘要是女主,一定往死里作啊,就为你会这样哄我,太满足女人虚荣心了有没有?

我要是在现代有这样的男朋友,我立马炫耀的全世界都知道。怪不得楚馨儿不甘心,换谁谁能甘心啊?吴勇和江尚比,一个是耀眼夺目的钻戒,一个是粪坑的蛆,落差太大,没得抑郁症和狂暴症已经是心理素质很过硬了!

晚上的时候,她本想找纸来写清楚来龙去脉,可问题是啊,现代人都写惯了简体字,很多繁体字会看不会写呀!

当初在华府的时候,她其实真心不用写什么东西。一来府里的事务都有丫鬟小厮来帮忙代笔,二来她也没几个好到要通信的闺中密友。练字这种就不用说了,练字得心静,在华府心怎么静啊?真要练字,还不如练画符呢,还能有辟邪的功效。

这下可真是要命了,还好她带了不少书来,照着书来翻,用铅笔写的小小的,也能写下不少字。

大概把商量计划和邓炎烁写了一下,其实真没什么需要他做的,毕竟那些地方他这种身形的人也不好混进来,邓杰雄傻了才肯带他出来。

曼妙本不想把这事和邓炎烁说,可晚上的时候他有专门送来了一封信,写明了楚玥儿已经摩拳擦掌,只等她入圈套了,言语间很是担心。曼妙想着别叫人睡不好觉,就把事情简要的写了一下,不提是谁,只说已经有了帮手,叫他等着好消息就是了。

还记得叮嘱他,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暴露了身份,自己完事之后跑路还需要他帮忙呢。

邓炎烁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大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心地不坏,曼妙不想他因为担心自己而暴露出来,对他,对邓家都没好处,既然单博远愿意帮忙,那就用他好了,何必连累邓炎烁?

曼妙和单博远都可以走,邓炎烁却是走不了的,能不牵连她就不要牵连他。邓家和邓炎烁相互之间都有需求,只要邓炎烁不做太过分的事情,邓家也舍不得放弃邓炎烁这个强力兵种。

曼妙走后,邓炎烁还能在莱州继续生活下去,这样就好了,他不会被自己所连累,还有自己的美好生活。

将纸细心的叠好,放到松鼠的背包里,她小心的看着不远处江尚的房间。

秦启风和他们一起进了院子,和江尚说了没多久,三个人就一起出去了,大概是武林大会就要开始了,他们有很多的应酬,这几天江尚都是早出晚归的,现在都还没回来。

江尚和于寒的房间都是黑黑的,楚玥儿的房间也是黑的,想必是要早早的休息,明天好卖力表演。

曼妙带着冷笑,将松鼠轻轻送了出去。

好戏开锣!

曼妙早上很难得的醒了个大早,心里有事一般都会很警觉,起的很早,她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能听见江尚和于寒起来练武的声音。

她醒了,却没起床,耐心的等到他们练完武回来,洗漱完毕了,这才慢悠悠的起身叫了侍女,这个时间点比她平日起床要早大概一个小时。她起床开门的时候,侍女都很是惊讶,却没敢说什么,赶紧进来为她梳洗。

梳好发髻,侍女照例为她端来了首饰让她挑选,曼妙没有先开始选首饰,而是叫来侍女为她换好了衣服。一件浅绿色的齐胸襦裙,这件襦裙是薄纱质地的,有些透明,里面有三层浅黄色的薄纱内衬,保证不会走光。

有了浅黄的底色,更是显得浅绿的娇柔。衣袖是乳白色的薄纱窄袖,两层薄纱不会太露肉,袖边滚了淡绿色的两指宽薄纱滚边,上面绣了很多半个指甲盖大小的粉色连枝桃花,小巧不打眼却带着几分精致。

绿色的裙子,膝盖以下绣了很多淡粉色的桃花,朵朵都是鹌鹑蛋大小的,渐变的绣着,底下很多,往上就越来越少,到了膝盖,只有零星几朵。衣服的用料极好,绣工精湛,整套衣服看着不起眼,细看之下却发现是难得的佳品,用现代的话说就是低调的奢华。

穿好了衣服,曼妙没有去选那些首饰,而是走到了屋外,她住的屋子,是整个院子花开的最好的地方,有花匠精心照料的芍药花开得正艳。

曼妙选了一朵手掌大小、白中带粉的芍药花,这朵花正是盛开,昨天看还是半开的样子,今日就全开了,芍药和牡丹起名,各有千秋,曼妙却喜欢芍药多点,感觉比牡丹多了几分妖娆,少了几分矜持,开的更肆意一些,很合她的个性。

她自己动手,那剪子连枝剪了下来,递给侍女,侍女先拿湿帕子小心的将花枝擦干净,这才小心的为她簪上。曼妙叫她斜斜的戴上,不要戴在正中间,有个侧侧的角度,不对称的美也很出彩。

曼妙看着镜中的自己,颇有几分唐朝仕女图的感觉,可惜她实在是欣赏不来唐朝的妆容,不然真的可以玩COSPLAY了。

自己拿了画笔对着镜子在额心花了一朵淡红色的莲花,本想画芍药的,可惜没那个手艺,只能画对称性好的莲花。选了一对儿粉色芙蓉石的耳坠,耳坠雕成了牡丹图样,没有芍药的,不然更相配。

带了一条乳白色薄纱的披帛,薄纱上也绣了朵朵桃花,明显是一套的,披帛有大概两米长左右,挽在上臂上,走路时随着身形飘散在空中,一举一动都很有些飘逸的风姿。

今日,她是刻意装扮了的,就想要让人惊艳的效果。

等她走出房间,从江尚和于寒的目光和表情来看,她觉得很满意自己的装扮效果。

见她如此装扮,很是给自己涨脸,江尚的脸上带了笑容,对她更加柔情似水:“用了早膳再出发吧,不着急。”

曼妙早膳吃的不少,主要是想到等下搞不好还有一场心里恶战,皇上都不差饿兵呢。必须吃饱了才有力气和心思去演戏和看戏。

今日是武林大会的倒数第二天,宴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几乎重要的大人物都会来参加。

既然楚玥儿选在这个时间,曼妙当然是要成全她的。

她上车的时候,楚玥儿房门紧闭,看不出丝毫要出门的迹象。估计江尚是对她严厉警告过,不许她招惹曼妙。

女人的心理就是这样,自己心仪的男人越在乎这个女人,她就越想要毁掉这个女人,曼妙自己也能理解这种心理。理解归理解,但换成是谁要对付她,她也不会手软,这年头,圣母只能在圣经里面找,现实中真要找到的到,早被人玩死了。

想来估计是和吴勇说好了,由吴勇带她进去。

这些世家大族极重面子,带来的马车是不允许有人检查的,藏个把人进去太容易了,在这个世界搞安防的人会很想死的。

江尚扶着曼妙一起上车,曼妙尽量表现出自己不太情愿的样子,这样才能叫江尚把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计划更容易顺利进行。

曼妙在一路上都继续对江尚不冷不热的,江尚继续和她说话,她都是淡淡的,提不起劲的感觉。江尚知道她气还没消,在宴会上就会很注意和其他女眷保持距离了。

分男宾女宾进了宴会场所,照例是要主人家的侍女带她去的。

曼妙看了一眼,青佩和紫簪已经站在了女宾区等她,回头看了看自己从江家带来的侍女,这次她故意只带了两个来,很容易就会被打发走。

笑着和青佩紫簪打了招呼,两个小姑娘都笑的很甜,一看就很有亲和力。曼妙走上前和她们俩说笑着就走到了公共区域。

这种地方,几乎每个开宴会的场地都会有,算是越国特色。各家的叫法都不一样,总之就是一个男女都能来的地方。

这次他们来的这个场地是叫花廊。

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地方,四周建了一圈游廊。圈出来的地方全是各种花卉,夏天开花的植物多,各种花都有,争奇斗艳的。

正如这个游廊中的各个女眷,年轻的年长的,貌美的貌丑的,都打扮的非常艳丽的出来。

像曼妙这么素色装扮的是很少的,那些女眷见了曼妙这身打扮,本来是面露不屑的。以为她是小门小户的出身,没有钱买首饰,才拿了花来戴。

这些女眷,就算是要簪花,也是得配上昂贵的首饰,在这种场合,只簪花,可是掉价的行为。

可曼妙很坦然的走在游廊,时不时还和青佩说几句话。

江尚早就等在游廊里,见她出现,急急的摆脱了身边围绕的各式青春女眷,朝着她走了过来。

她停下脚步,和江尚不痛不痒的说了几句,明显是没太多兴致,和其他那些眼睛恨不得黏在江尚身上的女眷完全相反。身上承受了太多女人的仇恨视线。如果真是目光如箭,曼妙早就万箭穿心了。

单博远适时的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就含笑赞道,“这朵芍药选的很好,很适合你。虽然不如牡丹华贵,却自有一番风韵。”

“淡极始知花更艳。”曼妙微笑着对他说道,有时候,反其道而行之很有用,大家都浓妆艳抹的,淡妆的就很出彩了。

曹雪芹的名句中,曼妙就最喜欢这句,非常贴切的说出了女子和花的共性。

单博远眼中闪过一抹亮色,抚掌赞叹,“曼小姐总是妙语连珠,字字珠玑,本王实在是佩服的很。”

曼妙和单博远寒暄了几句,两个人视线有了交汇,单博远对着曼妙很轻微的点了点头,又眨了下眼,曼妙就放了心。他是堂堂一国皇子,连这点能力都没有,还混个屁,不如回国等死算了。

于寒也走了过来,几个人说了好半天没营养的话。

单博远笑道,“看来曼小姐心情好了很多。”也是个煽风点火的高手,轻轻松松的就阴了江尚一把。

曼妙斜了一眼江尚,顺便扫过于寒的脸,微笑着说道,“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我一直相信,让我难过的事,总有一天我一定会笑着说出来。”

“曼小姐心性豁达,本王佩服的很。”单博远再次称赞曼妙,他越是这样,江尚对曼妙就越紧张,已经看了好几眼单博远了。于寒就是个打酱油的,自己时不时的说几句表明一下存在就行了,不用太抢镜。

青佩走过来,为曼妙整理了下发髻,看上去就像是侍女在为主子整理头发似的。动作自然,态度也是非常恭敬的,曼妙却知道,按照约好的暗号,这是说明楚玥儿已经成功混进来了。

眼看着青佩熟练的服侍曼妙。

江尚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自己家的侍女,那些侍女一看就是孔武有力的,和青佩紫簪这种乖巧可人的是两个类型。防身用的侍女,总不能指望她们多有眼力价吧?

曼妙也不理这些,直接就对着青佩说,“你陪我进去一下。”说完,她歉意的对着几个男人笑了笑,那几个男人也露出了得体的笑容。

女人总是有很多特权的,比如她现在这样叫走青佩和紫簪,在场的几个男人却不好问她到底是要去做什么,万一她回答是更衣,尴尬的可不止是女方一个人。

这种宴会,一般来说,如果不是被其他人叫走,这样的离席,多数都是因为要吃喝拉撒,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不会说破。

曼妙带着青佩和紫簪一起走到了女眷区,这个位置叫花厅,放眼望去反而没几个妙龄少女,都是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夫人坐在一起喝茶说话。

既然来了,做戏就要做全套,曼妙还是去了一下主人家准备好的厕所,她不喜欢自己上厕所的时候有人服侍,现代很少有人能在别人注目下尿的出来,即使她已经在这个时代生活了这么久了,这点她还是很抗拒的。

等她方便完,青佩紫簪服侍她净手,还为她抹上了有花香味的香露。

出来的时候,紫簪暗自捏了捏曼妙的手,她顺着紫簪的方向看过去,脸上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惊讶,很好奇的问道,“楚小姐,你怎么来了?”

大家都是住一个院子的,楚玥儿没有能一起跟来的原因,彼此都很清楚。可曼妙偏偏就要装作不知道的来问,楚玥儿恨得咬碎了银牙。

可这时候她是不能和曼妙吵架的,看了一眼曼妙身边的侍女,青佩和紫簪很懂规矩的后退了好几步,离她们俩有两三米的距离。

曼妙好奇的看了楚玥儿一眼,一边伸手抚了抚自己鬓上的芍药花,眼中闪出几分不耐烦来,“楚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江尚还在等我呢。”示意她有事快说,没事自己就要闪人了。

楚玥儿被她堵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心想着:你也就这点时间来嚣张了。这才平复了心情,刻意放缓了语气,对她说道,“曼姐姐,我是来帮你的。”

“哦?”曼妙惊讶的一挑眉,上下打量了一眼楚玥儿,脸上明显是不信的神情,“我可不觉得楚小姐你有什么能帮我的。”

楚玥儿被她这样轻怠,却还是压了脾气和她说道,“你可知今日谁也悄悄混进来了?”

喜欢女配生存手册请大家收藏:(www.laok.cc)女配生存手册乐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

猜你喜欢: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穿到古代当名士丞相夫人妻贤我在古代搞科技以嫡为贵重生之弃女惊华侯府嫡女萌妃养成记我家娘子已黑化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煞妃重生之侯门凤女乱世情:霸王诡妃农门长姐有空间重生之妻力无穷嫡女她不想宫斗娘娘九千岁既灵双阙识汝不识丁娇俏美后:邪夫压上身望族嫡女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
完本推荐: 玉貌绮年全文阅读嫡女毒妻全文阅读超脑太监全文阅读隐婚boss:老公,低调点全文阅读狂武神帝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修真狂少在校园全文阅读至尊神魔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总裁强势宠:老婆,甜甜哒!全文阅读一品道门全文阅读疯狂神豪玩科技全文阅读盛世嫡妃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仙武帝尊全文阅读至尊狂少全文阅读篮坛之氪金无敌全文阅读你好,King先生全文阅读桃色宝鉴全文阅读末日之无限进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寒门崛起娘娘每天都盼着失宠死亡作业金光御九界之为你而来王者青道超神学院之异能者一世剑仙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反派大佬把娇妻人设玩崩了邪王嗜宠修仙界最后的单纯灵魂冠冕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万古第一仙宗我家夫人路子野深夜乐园这即是正义诸天之角色扮演保护我方族长专职加戏的我(快穿)妖女乱国雏鹰的荣耀帝台春永恒之门没人比我更懂强化从跟女神合租开始夜阑京华从清新的小女孩开始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灵异复苏:开局满级通天箓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手机版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移动版 - 乐看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