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看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 第三十章 收尾

第三十章 收尾

三国演义这本书,通篇讲的就是这种控制。

理论上,只要你知道这个人的情绪反应模式,就能做到千里操纵。反之,也能对某些人的行为作出预测。周瑜就是这么对付曹操的。而诸葛亮则用它对付了周瑜。

所以高智商的犯罪,一般是不使用实质暴力的。他们使用语言暴力,就足以达到控制别人的目的。

曼妙先是早上对着江尚使性子,让他觉得自己还在生气,为了让曼妙消气,江尚肯定是分外关注她的举动。

她开始表现的还好,去了次厕所就魂不守舍的,正常人都会觉得不对,何况是一直盯着曼妙的江尚。江尚问她的时候,她先是拒绝,再三追问才说出了楚玥儿说有事要和自己说。

若单是这些,江尚不会放在心上,可她偏偏又点出了江尚心中另有他人之事。

江尚做贼心虚,哪敢让曼妙和楚玥儿私下互通消息?肯定是要求要跟着一起去,这样的话,主动权就在曼妙手上,想怎么解释都可以。

有了单博远的配合,她能准确的把握时间,选在最合适的时间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让大家都能看一场好戏。

单博远一伸手,红袖非常了解的从香囊里拿出了两个玉核桃,明显和上次的不一样,之前的是岫玉,有些温润的玉色,这次是羊脂白玉,看着不太像核桃,反而像是核桃大小的玉玲珑,一层层的圆球,可以打开的,最中间还能放些香料的那种。

单博远见曼妙的目光落在了自己手中的玉玲珑上,微笑着将玉玲珑递给了红袖,红袖接过,用丝帕包了,转身拿到曼妙面前,双手捧了递给她,“曼小姐请。”

曼妙笑着拿起来了一颗,细腻的羊脂白玉,雕工非常精湛,一层套一层的,目测至少是四层,到最小的地方,已经只有花生大小了,这都是属于艺术品微雕的范畴了。

笑着将玉玲珑放回红袖手中,单博远见她放了回去,就出声说道,“不过是个消遣时的玩意儿,图个新意,曼小姐若是喜欢,就拿去吧。”

红袖闻言就展开了手掌,托到曼妙面前,曼妙笑着将红袖的手掌轻轻推了回去,“看看就好,我对这些也不太懂,殿下比较适合羊脂玉。”

单博远见她目光中没有留恋之色,知道她真的只是单纯的欣赏,就接了过来,握在手中转着,和曼妙并排走了几步,开口问道,“我一直很好奇,吴勇哪来的那么大胆子?他就算是再混账,也不会不明白惹怒了江家的后果。”

曼妙低头笑了笑,“可能他以为我对江尚来说无关紧要吧。”

楚馨儿和江尚的事情,是江尚的私事,即使曼妙为此很生江尚的气,可她也不愿把这事闹的人尽皆知。

江尚和华锋不一样。安盈盈的事情,曼妙从没想过要维护华锋的面子,可江尚对她还是很不错的,她不愿意江尚苦心维护的形象因为自己而被人诋毁。

单博远闻言摇了摇头,“他是瞎子,我们可不瞎。”言下之意是江尚对她的好,大家都能看出来。

曼妙从不否认江尚对她很好,可男人的心里,经常可以同时住下好几个女人,对曼妙来说,这种心太挤了点。

“吴家有个这样的儿子,只怕是离家破人亡不远了。”

走了一会儿,已经能看见游廊了,里面依旧是人声鼎沸的,他们几个人离开,没人敢过问,这事发生的突然,人们还没来得及得到消息,就已经被掩了下去。

他们俩悄悄的走到了游廊里,他们俩都不算是特别重要的人物。单博远身份虽高,却并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别人对曼妙也不了解,看见他们俩在一起,以为是单博远带来的女伴,都很识趣的没来打搅。

单博远走了一阵子,有些累了,坐在游廊角落的一个游栏上,游栏是木质的,椅子很宽大,青佩为他拿来了软垫,让他能斜倚着不会太咯得慌。

紫簪为曼妙也拿来了一个,曼妙也不客气,看了这么久的戏,她也累了,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在合乎礼仪的范围内,尽可能的让自己舒服点,坐下来了,才看着周围的景色说道,“吴勇这个性格,是吴家造成的,家破人亡也怨不得谁。”

单博远颇有同感,“言之有理,就这么一个独苗儿子,自然是从小就当做眼珠子般护着,有事都是吴家出面解决,让他胆子越来越大了。”

曼妙摇摇头,“一个人如果在家里地位很高,而社会地位很低,这个人在社会上,就会变得异常反社会。又由于在外面受到各种嘲笑,因而回家之后,又会表现得很叛逆。

所以,这类人在社会,往往是吃不开的。在家里,又与父母关系不好。所以人生会分外地苦闷。做起事来,往往不顾后果。”

单博远能明白什么叫家里的地位,可社会地位他就有些不动了,又觉得隐隐的明白是什么意思,蹙眉捏着紫簪递来的药茶,疑惑的重复了一句,“社会地位?”

曼妙翻了个白眼,哎,和古代人说话真的很难受,你说的词还得解释一下,只能耐心的说道,“这是我们老家的方言,出了家门就算是进入了社会,社会地位也算是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地位吧。”

她又不是学社会学的,更不是老师,还负责传到授业解惑,能解释成这样,已经算是非常不容易了,在脑中想了多少遍才想出来的。

单博远似懂非懂的点头,“我大概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你说的很对,吴勇就是在家里的地位很高,但在旁人眼中,也没几个人当他是重要人物。”

“所以他才会疯狂的不计后果,做事只求自己舒服,不管其他人会怎么样。”青佩为曼妙递上来一杯酸梅汤,让她消消暑,很贴心在杯子中放进了一块冰。杯子入手就是凉丝丝的,很舒服,曼妙对她笑着点头道谢,喝了一口,感觉大热天就该喝冰的,可惜冰太少了,夏天喝冰镇可乐才是王道啊。

单博远看着杯子里面有冰,责备似的看了青佩一眼,“曼小姐畏寒,还是不要碰太多凉的东西,对身子不好。”

曼妙突然想起了他曾经派过医生来给自己把过脉,想必回去了之后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了。对古代女人来说,无法生育的女人是无法在夫家站住脚跟的。

古代也没有人工授精、试管婴儿之类的高科技,曼妙若真的想要在古代有个孩子,不好好调理身子是不行的。

叹了口气,却没再喝冰的酸梅汤了,手里拿着杯子不说话,自己在想着心事。

这确实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有了孩子,以后有了穿越回去的机会,她还会那么想回去吗?

记得以前新闻报道过,说是很多被拐卖的女人,没生孩子之前,千方百计的想逃走,后来了有了孩子了,警察来解救,还有为了孩子留下的。

可若是她无法从书中出来,因为很多穿越的文章,能穿回去都很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要在书中孤老终身的话,也太凄惨了点。

曼妙也就是个普通的女人,没有圣母的心胸宽阔,如果能自己生孩子的话,谁会愿意去抱养孩子呢?

古代更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曼妙是不可能去给人做小的,更无法容忍丈夫纳妾,这样的话,她无法生孩子,只怕真的是要被写休书了,还得是正儿八经的无后写的休书。

这时候的休书,曼妙拿到手上,绝不会像是在华府拿到休书时的那种心情很好,松了口气的感觉。

曼妙的人生,不一定要很圆满,却不能有特别大的遗憾,孩子就属于这种遗憾。

单博远不知道为什么一句话就让曼妙本来很高昂的情绪变得失落起来。他到底经历的多了,这种时候不能问不能劝,最好是转移话题。

看着外面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说话的人群,他随意的问道,“你看这次楚玥儿会如何?”

曼妙没发现单博远看见她失落的神情,人走神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的特别快,回过神来懒洋洋的笑了一下,将手中的杯子放在身后的游栏座位上,冷笑了一下,“还能怎么样?和她姐姐在一起继续当好姐妹呗。”

这个姐妹用的是一语双关,听的红袖青佩四婢都掩嘴轻笑了起来,青佩胆大,笑着说道,“吴少夫人得要气死了。”

曼妙冷嗤了一声,“嫁了这样的老公,如果不想放弃吴少夫人的身份,她就得认命,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什么好处都叫她占了。”在心中补了一句,又不是女主角。

单博远奇怪的看她一眼,“难道还能放弃不成?对这些世家女子来说,被夫家休妻或者是和离,以后要怎么嫁人?难道在娘家养一辈子?”

老娘可没指望娘家养一辈子,没好气的说道,“那只是殿下的想法,真的想离开的话,不会想那么多,万事都要等先出了那个门再说。

楚玥儿和楚馨儿如果真的不想过,完全可以离开吴家,自求出家,或者是回到江家,虽然会有冷言冷语,也比对着这样的一个人渣要好很多。江家很重面子,如果自家的侄女儿,寻死觅活的都要回娘家,他们是会愿意养着的。”

说完,看了一眼当初来时的方向,江尚和吴胜还没有出现,早就离去的于寒也没出现,倒是秦启风出现在游廊,远远的看见单博远和曼妙在一起,没有过来讨嫌,“连回娘家这点都做不到的话,就别说什么过不下去,人真的活不下去、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为了能活命,可以做很多超越底线的事情。”

“这倒是,很多人为了活下去,可以说是不折手段的。”单博远很认同她的话。

曼妙看了一眼秦启风,他和人在远处说话,能看得出来他很关注这边,继续对着单博远说道,“她们什么都不想付出,只会在心里求着不知在何处的神佛,为她们找一个救世主,安排好一切,等什么都安排好了,然后再救她们出苦海。

哪有那么好的事情?真有这么好的人,早就被世人累死了。

自己就只会在屋里悲泣自己的命运不济,在夫家不如意,在娘家受欺辱,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肯走出来?大把农家女人丈夫死了自己起早贪黑的一个人赚钱养大了孩子的,她们能有那些女人那么惨吗?

还不是什么都不想付出?又不想过苦日子,又不想受夫家的气,还想以后舒舒服服的,既然没投的这么好的胎,就只能自己拼命去争取这种生活,就算是失败了,自己起码也努力过了,就算是命不好,死的时候也不会有那么多遗憾。”

她这一席话说完,红袖几个人呆呆的看着她,眼睛睁得老大,嘴巴也张成了O型,塞个鸡蛋进去完全没问题,就连单博远都是很吃惊的看着她,连手里端着的茶杯歪了,药茶都倒了出来都没发现。

还好红袖反应快,看见了马上将单博远的手扶了一下,弯腰就拿起手帕将凳子上的水渍擦了,单博远身上倒是没沾上什么水。

单博远回过神来,目光却是看向曼妙的身后,她跟着一起回头看去,发现秦启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瞬移到了自己背后,估计也是听见了她之前说的那番话,神色复杂的看着她,叹了口气,“女孩子主意太正,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事。”

“当然是好事,总好过任人宰割。”曼妙没好气的接了一句,心道:像你前女友那样伤心难过的香消玉损了,你就爽歪歪了?

等了老半天,也没看见江尚出现。

秦启风知道自己不受欢迎,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就走到旁边和人寒暄应酬去了。

于寒没过多久倒是回来了,在游廊看见了曼妙和单博远坐在一起说话,他直接走了过来打招呼,单博远客气的笑了笑,于寒对着曼妙笑道,“今天过的可开心?”

曼妙对于寒这种直爽的男人还是很欣赏的,在楚玥儿事情上,两人算是同仇敌忾的,对着于寒眨了眨眼睛,笑的很开心,“当然,我的心情很好。”

于寒笑着说道,“我也是”。

单博远对着于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于寒点点头就坐下了,紫簪为他端来了冰镇的酸梅汤,他一口喝干了,很舒服的舒了一口气,将杯子放回盘中,“我把人送了回去,她醒来就是哭,我叫人又把她拍晕了才过来。”

于寒明白他们都很想知道楚玥儿的情况,三言两语就说了出来,“江尚只让我看着人,又没说不让我弄晕她。”

言语间毫不掩饰他对楚玥儿的鄙视和幸灾乐祸,曼妙笑了起来,“江尚还没过来,估计和吴胜还在谈条件。”

吴家之前和江家是同盟,可吴家出了吴勇这样的儿子,直接导致了和江家的关系变冷,可现在,江家又有办法可以将吴家重新拉上江家的战船,只是这次想要下船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楚玥儿是江家的表小姐,在未婚的时候被发现了和吴勇苟合,到底是私通还是强奸,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说法。其实这种事情也就是这样,想和谐的时候,就说是私通,草草完事,想闹事的时候就说是强奸,闹大了最好。

现在是武林大会的前一天,不排除江家为了杀一儆百,拿吴勇开刀。对于自家的独生儿子,吴胜不想,也不敢冒这个险。

“看来我们要和楚小姐说再见了。”单博远端起紫簪托盘上的药茶,于寒和曼妙各拿了一杯酸梅汤,于寒的拿的那杯里有冰块,曼妙选了没有冰块的那杯,三个人碰了一杯。

于寒将酸梅汤一口喝尽了,杯子放回托盘,“这次不管怎么样,你都算是运气很好。”

曼妙和于寒相视一笑,都是聪明人,不用多说什么废话。于寒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是你做的,你做的很好,不是你做的,你运气很好。

这种时候,承不承认都无所谓了,可曼妙还是不想承认。她和于寒一起笑着,“上天会眷顾好人。”

江尚是一个人回来的,他出现时,曼妙他们都已经在主人的安排下,吃了不少点心和水果了,曼妙都觉得自己要吃饱了。

吴胜没有出现,可能是急着回家看看自己的宝贝儿子有没有事。

曼妙动了动,将软枕放到自己的另一边,示意江尚坐到自己身边来,江尚坐下之后,他们都看见江尚脸上有倦色,笑容却是很开心的。

“解决了?”曼妙不去问他得到了什么,单博远在,这些话题不太好问,江尚也不好回答,干脆别问了。

江尚点点头,看着曼妙,拉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保证似的说道,“吴勇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

知道这点,对曼妙来说已经足够了,她笑着说道,“这真是个好消息。”

单博远的目光从他们俩交握的手上扫过,“这次曼小姐有惊无险,实在是万幸。”

江尚客气的点头,“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表妹居然会有这种心思。”

这么说的话,就算是把曼妙摘出来了。事情都是楚玥儿做的,她想设计曼妙结果反被吴勇算计了。

曼妙笑着看了江尚一眼,把装了点心的盘子端到江尚面前,“马上就要晚宴了,你先吃些东西,等下还要喝酒的。”

“我今日不喝酒,大家也都会明白,不会来劝我的酒。”江尚摇摇头,示意自己不会喝酒,不过还是拿过一块点心吃了。

“对,我忘了明天就是武林大会了。”既然是武林大会,武艺的比试是不会少的,谁也不能指望一个烂醉如泥的人会赢得武林大会吧?又不是醉拳传人。

从江尚的日常表现来看,他是一个非常有自制力的人,越是关键时刻,越是谨慎。

说完这句话,曼妙朝单博远扫了一眼,单博远估计想的是和曼妙一眼,脸上笑着,眼中却闪过一丝担忧,曼妙想要在明天走掉,只怕真的要看运气。一旦江尚变成了越国的武林盟主,曼妙就不那么好走了。

曼妙也是这种想法,不过现在江尚和于寒都在,她也不能一直和单博远眉来眼去的,太显眼了很容易被发现。

晚宴没什么好说的,男宾和女宾是分开吃饭的。那些女人,曼妙一个都不认识,也懒得和这些人寒暄什么的,在华府的时候,她就很腻歪这些事情。她推说有事,还没开宴就和主人家告别了。

这次没有单博远和她一起了,只能坐江家的马车回来。

秦启风的侍卫依旧跟着她,到了江家的别院,那些侍卫和江家的侍卫一起进来了。每家的侍卫衣着都不一样,一看就知道谁是谁家的。

本来要摆脱江家的侍卫就已经够麻烦的了,现在还多了秦启风的侍卫,曼妙气的只想骂人。

你秦启风是秦国皇子,这可是越国,你他娘的手伸太长了吧?

气呼呼的将房门甩上,自己做在床上想办法。

现在天还没黑,邓炎烁估计也不能来,现在侍卫多了,她也不敢叫小松鼠过来,想着邓炎烁能听见楚玥儿和侍女的私房话,自然也能听见她的说话,于是就在屋里转了几圈,一直念叨:千万不要过来,这里侍卫很多,我很好,我没事,小松鼠也不要过来。

她隔一阵子就念叨一遍,总觉得不太放心,很担心邓炎烁。

在屋里走了几圈,有些累了,坐了一会儿。

目光落在她腰上的香囊。

自从被李二娘掳走之后,她随身就带了银票和比较重要的东西。

她把自己的香囊打开,重新整理里面的东西:银票、流云玉,还有蓝霆给的一个蓝色的玉佩。

她把玉佩拿在手上,第一次认真的端详这块玉佩。

蓝色的玉很少见,至少曼妙是没见过实物的,她大学时期有个室友家里是做玉石生意的,据说是有蓝色的和田玉。但是那人也没拿出来过实物,只是听说过,贵的离谱,他们家接不下这种颜色的玉石。

这块玉是湖蓝色的,入手质材是玉的触感,可她也不识货,分不清楚真假,只觉得很漂亮,磨得很是光亮。

玉佩有小孩拳头那么大,雕的是流云百福的图案。室友给她们几个科普过:流云百福是比较常见的玉饰花纹。由云纹和蝙蝠组成,云纹形若如意,绵绵不断,意为如意长久;“蝙蝠”寓“遍福”,象征幸福,如意或幸福延绵无边。

这种花纹一般给小孩子带的多,是期望孩子能幸福健康的成长的,成年人刻意带着的少,可能是从小就带着的。这么想来,这块玉佩也不便宜的。

蓝霆这家伙真是靠不住,这种从小带大的东西,想必是很亲的长辈所赠的,居然这样为了和江尚赌气就轻易的给她了,真是个败家子。

即使这样,曼妙还是得把玉佩放在了香囊里面带着。

江尚送给她的东西,她都不打算带上。这些东西都很昂贵,她虽贪财,却知道这些不能拿,是还不起的人情。

江尚和楚馨儿也算是一对苦命的鸳鸯。既然两人都没做过伤害曼妙的事情,曼妙就打算静静的离开就好了,没必要和江尚闹成华锋那样,毕竟江尚也曾为她曼妙做过许多事情,人得知道感恩。她没什么好回报江尚的,至少能做到不给江尚添麻烦。

曼妙也曾想过和江尚在一起终老,虽然这个念头存在的时间不长,可到底是曾经存在过,和江尚在一起的时光很多都很值得怀念。

她不想和江尚闹到撕破脸成仇人的地步。

入夜了,别院里开始陆续的点亮半人高的气死风灯了。

气死风灯是用白色的灯笼做的,里面有儿臂粗的蜡烛,橘黄色的光透出来,灯笼上斗大的“江”字非常明显,老远都能看见。

曼妙推开了窗户,看着粗使仆人们将灯笼取下,点上蜡烛又挂上去,这些人大概是做的很熟了,动作非常的麻利,从取下灯笼点燃再挂上,不用一分钟的时间。不一会儿别院就满是烛光。

她一眼看去,秦启风的侍卫散布在她房间周围,人数不像和她一起回来的那么多,大概也是有人安排了值班,分批站岗。

不用去看屋后,这些人既然站在前门,后门肯定是有人守着的。

这下好了,歹人是进不来,可她也出不去了。

秦启风这个损人不利己的王八蛋!生个儿子没屁眼!

心里正骂的爽,突然听到有人敲门,赶紧一把抓起手边的香囊,迅速的挂到自己的腰上,应了一声,“谁呀?”

“小姐,表小姐说想见见您。”侍女在门外恭敬的回话。

楚玥儿?

曼妙KO了她以后,也没想过和她去耀武扬威痛打落水狗之类的,不是她不想,是她根本就觉得楚玥儿没那么重要。了结了她就算了,没必要再去浪费时间了,和这种斗,赢了都没啥值得炫耀的好吗?

“不见!”曼妙直接把房门拉开,对着侍女劈头盖脸的就骂了一顿,“我是来江家做客的,又不是卖身为奴,给你们少爷当丫头的!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要我去看?等下你们江家的表少爷堂小姐的都来,我还得一个个去请安吗?”

不是她喜怒无常,真的是觉得这些侍女是属于练武练坏了脑子,纯属大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那种蠢货,也难怪曼妙不想带上她们出去,和单博远的四婢简直没法比。

都是大户人家训练出来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越想越气,我要做什么的时候,你们跑得没影儿,等楚玥儿要你们做什么,你们巴巴的就过来传话,真当我是外人你就彻底别理我啊!

一怒之下又想出去住客栈。

她正骂着,江尚和于寒走了进来,见她气的站在门口骂那些侍女,侍女们各个噤若寒蝉的,满脸都是懊悔的神色。

江尚也实在是后悔,这些侍女是匆忙间刻意为曼妙挑出来的,平时也是乖巧听话的,虽说没有家生的贴身侍女那么懂得侍候人,可陪着江夫人在江家都没出过什么事情,不是新手了,怎么就老是做错事?曼妙对她们不满不是一次两次了,偏偏还要凑上去被骂,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想到这里,也沉下了脸,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没有看侍女,而是直接看着曼妙,语气带了关切,“可是她们不懂规矩,惹你生气?”

曼妙看了几眼江尚,这事明显是下人不太会做事,不知道把握轻重,惹她生气,却不能怪到江尚头上来,深吸了一口气,缓了语气,“没事,是我无缘无故的发火。”

江尚见她不想追究这些侍女,就挥了挥手,侍女们一溜小跑的走了,好像这里是阎罗殿般的可怕。曼妙无语的看了她们一眼,分明是她们要去巴结楚玥儿,怎么现在还怪她脾气大了?

曼妙不会没有由头的找侍女麻烦,江尚一直等着她说出缘由,曼妙见他态度执着,只能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楚玥儿想见我,我不想去,就骂了侍女一顿。”

今天的事情,说到底都是楚玥儿想陷害曼妙搞出来的,不一定是楚玥儿真的知道了些什么。可是江尚是非常谨慎的人,一想到这里,马上就提起了戒心,轻描淡写的说道,“既然不想去,就不去吧,等武林大会开完了,我就把她送回家去,让母亲酌情处理。”

曼妙点点头,不以为然的撇嘴,“多半是把她送去和她姐姐做伴儿,还能有什么?难道楚玥儿愿意一辈子当姑子?”

名声坏了,自然就不容易嫁人了,楚玥儿这样,别说是嫁人当正妻,就是嫁到其他人家当妾,都要被其他的妾室和正妻瞧不起,是一辈子的话柄。

曼妙说完,就很关注江尚的反应,江尚听了,微微一怔,下意识的错开眼神,不敢和曼妙对视,很典型的心虚、想回避相关话题的反应。

和江尚在一起总是这样。刚想起和他在一起的甜蜜时光,就会有事情过来让她想起其他的不太愉快的事情。

可能这就是没有缘分吧!

曼妙叹了口气,江尚却误会了,以为曼妙是在感叹他不肯处置楚玥儿,连忙开口辩解道,“这事事关我小姨,母亲到底是江家的女主人,这种事情总不好我们男人出面,交给母亲处理,小姨也没话可说。”

曼妙摇摇头,“她现在已经这样了,见我不过是牢骚而已,还能说出什么更有意义的话吗?”

楚玥儿最大的倚仗的秘密不过就是楚馨儿和江尚的私情,曼妙已经知道了,就算是从她口中重新说出来一遍也不会再伤心难过。

曼妙不想江尚为难,更不想和江尚说开这件事,她只想选择自己一个人默默的离开,去听了楚玥儿的话,她就必须给江尚一个交代了。

所以她不会去见楚玥儿。

她这种态度,让江尚很是松了口气,他一直很担心楚玥儿是否真的发现了什么,万一她和曼妙乱说,江尚又会好一阵子头疼。

“为什么不去?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去听听她要说什么。”于寒换好了衣服,重新出现在院中,一边整理衣领,一边随口说道,“看看她到底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曼妙见了于寒,感觉找到了战友,笑了起来,“不过就是自己多么的可怜,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儿寡母,想要出人头地是多么的难之类的。

听了有什么意思?楚玥儿起码有吃有喝有人服侍,江家就算不把她视若珍宝,也是当正经小姐来养的。该有的都给了她了,有人教她读书,有人教她礼仪。

若她明白自己的位置,找个家境殷实的当个正妻,有了江家撑腰,不会有人骑到到她身上作威作福,她能坐稳正妻的位置。

可她不知足,总觉得只要江尚喜欢她,什么都可以解决。以为有了江尚的喜爱,就是江夫人都拿她没办法。

殊不知世家大族女子的婚事恰恰是最不需要感情的。

别说她这种孤儿寡母没有半分实力,她自己又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没有出彩的叫人另眼相看的本事。就算是花尽了心思当了江少夫人,没有强有力的娘家,自己又压不住场面,日后随便一个有用的妾室都会踩到她头上来。年纪大了,没了夫君的宠爱,公婆也厌恶她耽误了儿子的前程,两边受气,日子只能越过越差。”

说道最后,大概是想起了自己的经历,她说的很感慨。

苏家算是高干家庭了,出了尚书的家族,可没有实权,还是被华锋和皇子毫不犹豫的放弃了。

连苏幼薇都是这种待遇,何况是从小就寄人篱下的楚玥儿?

“你是这么想的?”江尚对她对楚玥儿的评价很是惊讶,或许是她说的太直白了点,江尚觉得一时间难以接受。

“你们没听说过:宁当鸡头不当凤尾吗?”曼妙看了一眼江尚,一字一顿的说道,“宁为庸人妻,不为英雄妾。”

大概是曼妙的话勾起了江尚的共鸣,江尚啪的将扇子一展,又啪的合上,一手捏了扇子,一手摸着羊脂玉扇坠上的淡青色流苏璎珞。

“可我娶妻,只想娶我喜欢的女子。”江尚固执的说道,他看着曼妙,目光悠远,“我不在乎她的身份和娘家,我只想和我喜欢的女子终老。”

若是之前,曼妙会以为江尚是在对自己表白,现在她却知道,江尚是将她当成了楚馨儿,不能对楚馨儿说的话,看似在对曼妙说,其实在江尚心中,他是在说给楚馨儿听的。

一瞬间,曼妙开始很同情江尚。

他或许真的喜欢曼妙,可这种喜欢,并不影响他将楚馨儿放在心底深处。

平日里若无人触碰那块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就连江尚自己都会以为自己喜欢的是曼妙,或许只有当曼妙和楚馨儿同时遇见危险的时候,他才会在毫不犹豫的抉择时明白自己真实心意。

可曼妙不愿意面对这种情况,没有人愿意自己是被选择剩下的那个。

所以她宁可先离开,也好过最后被人挑剩下。

趁她对江尚还是心存好感的时候离开,好过她和江尚撕破脸,满心愤怒和怨恨的离开。她希望自己以后想起江尚的时候,能想起的回忆是美好的,再次看见江尚的时候,她还能笑着和他说声,好久不见。

想到这里,她只能打断他的幻想,“你自己都知道,这样是不可能的了,你是江家少主,将来要担负起整个江家,不能全凭自己的喜好做事。”

顿了一顿,意有所指的说道,“年少的时候,总是埋怨父母干涉了自己,年纪大了之后就会发现,原来父母当初也为自己耗费了那么多的苦心。”

虽然很同情江尚和楚馨儿的苦恋,可这种恋情,注定没什么好结果。

一来,江尚是很有自制力的人,这种人很冷静,能分得清轻重缓急,楚馨儿很重要,可远没重要到可以和他江家少主身份相比的份上。

二来,楚馨儿和楚玥儿是两个极端,楚馨儿是完全不争,楚玥儿是不该争的也玩命去争。可怜之人必有可憎之处,楚馨儿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自己认命的无为等待也有很大的原因。

江尚就算是再聪明,也没想通曼妙为什么会突然和他说这些话,有些疑惑的看了曼妙一眼,曼妙却笑着推他回房休息,“明天就是武林大会了,你要好好准备,好好表现,我会一直看着你的,武林盟主!”

江尚见曼妙转了话题,带着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回了房子,他必须养好精神,应对明天的武林大会,他相信自己会成功,曼妙会和他一起庆祝的成功。

曼妙一大早就起来了,她的习惯就是心中有事的话,会起来的很早。比如在华府,她算到日子快到要写休书的日子了,她就很难能安稳的睡觉。

她是刻意打扮过的,什么时候能走,她并没有把握,只能时刻准备着。重要的东西都放在香囊里面,还好她是来散心的,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件物品,不然还得亏死了。

实际上,她也知道,这种场合和环境下,真没几个人会看她穿戴的是什么。

所以她只是穿了得体的衣服,尽可能的轻便一些,方便走路一些,那些什么礼服啊,什么的她压根就没考虑过。

古代的女侠也有自己特有的装扮,就是改良版的胡服。

有些类似香港八九十年代那种武侠片里面侠女的造型和衣服,最典型的就是翁美玲版射雕英雄传的打扮。

侠女们的衣服都是花了心思的,布料不好的就是在颜色搭配上有心意,不管是女汉子还是娇小姐,都很注意自己的形象。

里面是乳白色的不太透明的薄纱做的底衫,外面穿了一件鹅黄色的薄纱衫裙,配了淡紫色的箭袖和滚边。黄色和紫色是公认的不好穿的衣服,即使是现代女星,很多走红毯的时候,都被黄色和紫色的裙子给坑到无底洞里面去了。

万幸的是曼妙还算比较白的,俗话说一白遮三丑,白色是百搭色,这两个颜色穿出了些青春靓丽的感觉。

她本来也不过是二十出头,在现代正是满是朝气和活力的年纪,到了古代,居然变成了超大龄剩女,还是二婚的,想想就憋屈的想要扬天怒吼。

现在这身打扮,总算是找到了几分原来自己的年轻感觉。

这些衣服都是江夫人准备的,看得出来她很用心,也对曼妙很是了解和欣赏,不然不会准备的出如此适合她的衣服。

想来江夫人该是个好婆婆,至少比自顾自己的华老夫人要强百倍。

但人都有两面性,江尚有光面和暗面,江夫人也有,曼妙现在看见的是江夫人的光面,可楚玥儿和楚馨儿却见过江夫人的暗面。能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外甥女送到别人家做妾,这份魄力,一般女人是没有的。

曼妙在镜前看了自己的装扮,转了几圈,始终觉得不太妥当,可她带来的那些衣服,实在是不适合在武林大会上穿,叹了口气,还是穿着这身出门了。

她照旧没带江尚送的翡翠,重新剪了三朵网球大小的海棠花带上,这种改良版胡服,不可能和牡丹、芍药之类的华贵艳丽花朵相配,只能是小一些的花。放眼望去,满院就只有还海棠花开的最好,就选了海棠,依旧选的是白中带粉的那种素雅颜色。

想了想,将寿字银簪带在花的后面,既可以带走,又不会太显眼,基本上是被花遮住了的,若是有人问起,可以说怕花掉了头发散了,就拿了个备用的。

江尚和于寒早就准备好了,只等她出来,江尚看见她,眼睛一亮,由衷的赞道,“很好看。”

大概是穿的很侠女,她的笑容也有些张扬,“谢谢。”说完,原地转了个圈儿,“你看我可像是行侠仗义、惩强扶弱的女侠?”

江尚自然是点头,于寒丢了一句,“你赤手空拳去行侠仗义吗?”

曼妙恍然大悟,“我说怎么总觉得好像少点什么,还以为是自己不适合。”

江尚手上的扇子就是他的武器,于寒则是用剑,腰上穿了个带扣,可以把剑挂在左腰上,需要用的时候就能拔出来。

曼妙看了一眼江尚手里的扇子,又看看于寒身上的剑,在考虑要不要自己也带个武器装装样子。

可扇子她不会用,江尚的扇子精铁打造的,入手就特别沉重,别说拿来打架了,她握着打人很可能就要脱手。

于寒的长剑看着也蛮帅气,可问题还是不会用,而且长剑很难拔出来,不是经过长时间的练习,遇事很难迅速的拔剑出鞘的。不信自己可以回家拿了老人们锻炼身体用的长剑试试,看能不能快速的拔出来。秦始皇被荆轲行刺都马上拔不出来,还是大臣提醒才从背后拔出来的。

侍女们的武器是柳叶刀,比长剑的刀锋要宽少许,很好拔出来,但她们用的是阵法,单打独斗战斗力锐减。

想来想去,都没找到适合自己的。曼妙也没太当一回事,毕竟她来这里又不想上擂台比试之类的,充场面的东西,有没有问题不大。

倒是江尚不太忍心让她失望,和侍女说了几句,拿出来了一个腰带。

腰带是熟牛皮做的,很是结实,看着也很厚重,武林中的大侠们大多是把武器挂在腰间,方便取放的,这种腰带很常见,并不觉得异类。

腰带正中间的腰扣是金镶玉的,细长椭圆形型的图案,金镶玉整个和腰带等宽,雕的是“四合如意”,即以如意头为基本纹样,作四向对称连续即“四方连续”图案。温润的淡绿色岫玉和曼妙的衣服很搭,腰带是白色的,颜色搭配不错。

江尚把腰带拿在手里,对着曼妙演示着腰带的机关,“你按住金镶玉的腰扣,往下按,然后使劲抽出来。

啪的一声就抽出了一把小匕首,匕首的刀刃也就是巴掌长,带了一些弧度,大概是为了能放进腰带里面,匕首很是锋利,在阳光下利刃反射着金属专有的幽冷光芒。

“这是我娘亲年轻的时候,外公为她做的,这次她听说你遇险的事情,专门派人送来让你防身。今天早上才送到的,正好你用得上。”江尚一边说着,一边将匕首放回去,把腰带递给曼妙,让她试验一下。

曼妙接过来,自己按了按,明显感觉有一个很轻微的咔哒声,用力把匕首拔出来,结果估算的力道不太准确,用了大力,却很轻易的就把匕首拔了出来,差点划到自己脸上。

江尚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摇了摇头,“这是专门为女子做的机关,不需要用那么大力。”

曼妙重新插回匕首,又试了一遍,这才顺利的拔出匕首。

这个腰带真是雪中送炭,她一直想要找一个合手的武器防身,可都没能找到。

对着江尚笑了笑,“替我多谢江夫人吧。真的是太及时了。”

江尚闻言笑了起来,大概男人都喜欢母亲和自己的老婆关系好,没有婆媳关系,让他们头疼,“等你和我一起回去,那你可以自己和她道谢。”

曼妙听了,有些羞涩的笑了起来,转身进屋将腰带换了上去,觉得心中有些踏实了。这是随身带的东西,要怎么还给江夫人也是个问题,不过这不是现在该考虑的事情,等曼妙收拾好出来,时间也差不多了,得往武林大会的会场出发了。

江尚是此次武林大会的种子级选手,迟到影响不好。

曼妙很听话的上了马车,江尚和于寒骑了马在马车两旁。

在车厢里掀起了窗帘,这样看去,江尚和于寒的马都是精挑细选过的。

江尚的是一匹纯白的高头大马,江尚本来就是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这匹马更是有一米五左右的身高,通体没有一丝杂色,一看就知道花了大价钱买来的良驹。于寒的是一匹通体乌黑的马,只有四个马蹄是有一圈白毛,这两匹马都是体格高大眼大眸明,头颈高昂,四肢强健,有点感觉像是礼仪用的马,而不是战马。

记得历史纪律片里面说过,蒙古马是比较适合打仗用的马,耐劳不畏寒冷,能适应极粗放的饲养管理,生命力极强,能够在艰苦恶劣的条件下生存。蒙古铁骑能有如此战绩,蒙古马功不可没。

而且之前江尚和于寒也没骑过这两匹马,大概是专门为了武林大会准备的。看来这次的大会,江家是下了大本钱的了。

武林大会是越国十年一次的盛会,不管有名没名的都会去看看热闹。

这种场面下,光是某个家族的大宅子已经不太可能满足需要了。

一般的常见作法就是找了两个世家的别院招呼客人,又在大的空地上盖起数个几人高的木质擂台,方便围观群众观看比武。

还有一些在武林中有身份地位的人,也会坐在高高的凉棚上当评委。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古代社会,大型的娱乐比试相结合的造星活动。

曼妙听完江尚的介绍,翻了个白眼,这不就是越国版的好男儿吗?只是人家是表演才艺,他们是表演武艺。

说是武林大会选举武林盟主,据说武林盟主一般都会选40岁以下的人,目前为止,还没有过女人。

说句实在话,四十岁以下的人,在世家里面根本就还算是胡子刚长齐的小年轻,怎么可能当一个统领越国武林的盟主?

江尚这么一介绍,曼妙就明白了,这个武林大会,多半都是世家推出来给自己的接班人刷声望的一个特殊副本吧。

想通了这点,曼妙就觉得可以理解了,为什么江尚会变成种子级选手,为什么吴家和邓家都对武林大会没太多兴趣。

因为这是越国顶级世家的继承人刷声望值的特定副本,目前来看,几乎可以说是武林盟主已经内定了。

年轻的少侠和女侠们估计还会看个热闹,年纪大点的,多半都是心里有数的,对这个,不过是来点个名应个卯,表示一下自己并没有恶意的态度就行了。

真正要比试武艺,也不会是这种地方去抢世家公子的风头。

古代讲究的是穷文富武,没有点财力的家庭,可能可以出几个秀才之类的死读书的文人,但要说出武艺高手,那就太扯了。当几千年来老祖宗的智慧是白瞎的吗?

习武不仅需要很强的意志力,也需要有好的老师和好的后勤辅助条件。

比如,经过大量的运动之后,一定要补充蛋白质,锻炼肌肉,没有大量的肉类是没可能做到的。就算是和尚的武僧,都是每日要消耗大量的米饭和豆类食物。想要练好武功,光是吃饭都能把一个家庭吃穷了。

而且为了强身健体,各家都有各家的秘方高招,什么药浴啊,药油啊之类的,也不会少,这些药油都是很金贵的药材做出来的,又是很大一笔开销。

据江尚说,他和于寒小时候,经常泡药浴,用中药熬了一大澡盆的漆黑中药,人进去泡,隔三差五就来一次,这难道不是雪花花的银子堆出来的?

能当得起侠客的,都是家里有闲钱的,落魄的饭都不吃饱的侠客,遇见了身强体壮的,结果可想而知。

江尚他们这些世家公子的武林之路,都是用白花花的银子砌出来的,说形象点,那条路连地板砖都是用银砖铺的。

据说现代的战斗机飞行员,培养一个所需花费的金额,可以买一个和飞行员等重的黄金,说难听点,你打下一架战斗机,就等于打下了同等重量的黄金,曼妙估计江尚和于寒多半也值这个价。

喜欢女配生存手册请大家收藏:(www.laok.cc)女配生存手册乐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

猜你喜欢: 农家辣娘子以嫡为贵丞相夫人娇俏美后:邪夫压上身多夫多福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锦冠天下妻贤冷草咸池凤动九天:废材杀手妃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我家娘子已黑化贤妻良母穿越之复仇何以安山河常九娘重生之叶府嫡女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乱世情:霸王诡妃鬼王的金牌宠妃娘娘九千岁朕是红颜祸水既灵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爆宠小狂妃:邪帝,要留情
完本推荐: 重生之嫡女无双全文阅读文娱万岁全文阅读国策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第一赘婿全文阅读至尊神魔全文阅读宇宙霸业全文阅读攻略小社会全文阅读大明长歌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我的老千生涯全文阅读九岁小妖后全文阅读大符篆师全文阅读民国谍影全文阅读超强小神农全文阅读逆局盘杀全文阅读蛋炒饭与蜂糖茶全文阅读修真狂少在校园全文阅读茅山捉鬼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金光御九界之为你而来第三十九次攻略电影黑科技战锤巫师我沉睡到了西游战帝之傲视九重天[美娱]红遍全球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帝台春网游之最强传说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这即是正义特种兵王在山村反派大佬把娇妻人设玩崩了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救世主她才三岁半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超越狂暴升级农家辣娘子诅咒之龙金币即是正义娱乐圈团宠日常我真不是天师啊柯学验尸官最强医仙混都市剑侠风云志爆裂天神灵魂冠冕御鬼者传奇我的前任全是巨星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手机版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移动版 - 乐看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