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看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 第三十九章 蓝国

第三十九章 蓝国

他长着一张国字脸,没有蓄须,下巴刮的很干净,身上穿了深蓝色的骑装,上面有着暗金色的撒遍地金花纹,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不怒自威。

江尚带来的侍卫纷纷向他行礼,他略抬了抬手,蹙眉对着江尚说道,“尚儿,你怎么惹曼小姐生气了?”

曼妙顿时就反应过来了,这个男人是江尚的父亲江城主。她曾经见过面,并没有过多的交谈,不觉得自己和他有什么交集,所以就没怎么在意,导致现在看见了也想不起来。

这两边的父亲都是一开口就开始责怪自己的孩子,倒让曼妙觉得很是好笑了。

江城主看见秦启风,说了一句江尚,就过来和秦启风打招呼,两边说的很是热络,就像是亲兄弟似的称兄道弟,两个小辈就被晾到了一边。

等他们寒暄完了,曼妙乖巧的和他请安,江城主点点头,“我这儿子,别看他武功出众当了武林盟主,可在应对小姐们方面却是个愣头青,不解风情,惹得郡主不悦,是这小子的过错。”

几句话就明贬暗抬的,先是说了自己的儿子武功好还当上了武林盟主,又说他没什么应对小姐们的经验,不解风情,间接的表示,这个儿子不是沾花惹草的人。

果然是越国第一世家的家主,说话滴水不漏,不仅给自己的儿子解了围,还在未来的亲家面前把儿子的优点都说了出来。

若曼妙真的只是和江尚闹别扭,到了这个程度,也就差不多了,再闹就过了。

曼妙明白江城主的意思,她看了一眼江尚,江尚见自己的父亲都过来了,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在父亲面前,他不可能再对曼妙做什么举动,尤其是现在秦启风和江城主都将他们俩之间的事情变成了小情侣吵架,他就更不能说出什么过分的话。

江城主在江家的威信非常高,从他自身下意识的流露出的气势来看,他的功夫不会比江尚弱,江尚的武功多半是他教出来的。那些侍卫都是战战兢兢的,就连江尚,在江城主面前都带了很大的不自在。

估计是很怕自己昨天夜里做下的事情被父亲发现,要是曼妙直接在江城主面前把楚馨儿的事和他连夜追杀灭口的事抖出来,估计江城主能直接把他扇到海里去泡着冷静脑袋。

秦启风分了几个侍卫去保护曼妙,他来的时候带了些曼妙的衣服,就想着接回女儿的,正好用上了。拍开一家的大门,找个屋子换了件衣服,重新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曼妙就着火把的灯光,看着那家人只能照出人影的铜镜,隐约还是一个窈窕淑女的气质。

看见了江城主她就知道秦启风自信的原因了,秦启风是和江家合作,并不是和江尚合作,江尚在江家重要,却不会是重要到能极大影响两家决策的程度。

一旦这件事有了江城主的参与,江尚就不敢有所动作。

曼妙出来的时候,秦启风和江城主都已经找了一家屋子住了下来,那家人被请出去和乡亲们挤挤,他们先暂住一晚,等到了明天早上再启程。

“郡主身娇肉贵,赶路太辛苦,明天早上上路吧。”江城主对她很客气,看得出来,他对曼妙的表现很满意,曼妙怎么看都是一个大家闺秀,偶尔有点小性子,对男人来说,反而是另外一种情趣。

加上秦启风就在她身边,曼妙表现的落落大方,对着江尚却是偶尔撅着嘴,露出了一些小女人的赌气神态,两位长辈都露出了无奈又会心的笑容,显然是很满意这桩婚事。

江尚就表现的有些失常了,和两位长辈的应对都很得体,可就是目光时不时的就落在曼妙身上,希望能和曼妙有交流的机会,可曼妙一看他就嘟起嘴,拿出一副:我就是不和你说话的态度,反而叫两位长辈经常为她打抱不平。

秦启风对自己的这个女儿简直是太满意了!

做事有主见,还能在关键时刻沉得住气,拿得了主意,就算是不嫁给江家,回到秦国,也绝对是有力的帮手之一。

时间已晚,曼妙说了一会儿话就告辞去休息了,他们借用了两个院子,一个是秦启风父女住,一个是江尚父子住。

江尚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当着人家父亲的面冲进女儿的闺房去和人家拉扯。之前在江家别院的时候,秦启风是默许的。现在江尚自己都心虚,更不可能当着江城主提出这种非分的要求了。

秦启风过了没一会儿就回到了小院,曼妙不可能睡得着,他到曼妙的房间和她商议了下日后的行程。

他别的没问什么,就直接问曼妙准备去哪里,他亲自送她去。

途中出了这么多事情,曼妙都有些怕了,不知道是不是作者铁了心不想让她去蓝国,要是这样,干脆直接把她写死了就好了,何必折腾这么多事情?

秦启风在她心中还是一个渣男,可现在这个渣男的一些所作所为让她有些感动,不理他之前的那些渣事,他作为一个父亲,至少今天晚上的表现,是很合格的。

实在是不想继续被折腾了,她很干脆的点头同意了让秦启风送自己,“如果不麻烦的话。”

“不麻烦不麻烦。”秦启风正要与女儿培养父女之情,哪会说些什么?

有了秦启风的两百多侍卫在,曼妙总算是能睡个好觉了。

第二天,秦启风借口说是要去为秦皇办差,与江城主告辞之后,带着曼妙就上路了。

自见面到分开,曼妙始终和江尚没说过一句话。

江尚看着她的眼神透着焦急,他的眼圈是黑色的,可能一个晚上都没睡,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压力太大,以往一个晚上没睡,都不会导致这个样子,可现在他明显的是憔悴了很多。

发现曼妙的眼神看过乱来,他脸上带了哀求的神色,似乎是在请求曼妙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可曼妙一看见他,就想起了当时被邓炎烁抱着跳下海时,江尚在船舷上看着她的身影。

她握了握宽大袖子中藏着的那截断箭。

箭射中了邓炎烁,可谁能保证那支箭就是射向邓炎烁的?

这支断箭她也拿给秦启风看过,确定就是江家的黑羽箭。

听到秦启风肯定的判断时,曼妙甚至都笑了起来,笑自己在听到答案之前,居然还带了一丝丝的侥幸心理,希望秦启风口中能说出否定的答案。

尖锐冰凉的箭头握在手中,曼妙有了几分清醒。

醒醒吧,蠢女人,你现在脑袋进水原谅了江尚,将来你流的泪水就是你现在脑袋进的水!

曼妙和秦启风这一路走来,比她之前旅程要平静了很多,秦启风买了辆马车,一路带着她往蓝国走。

就在快要进入蓝国边境的时候,突然收到了真正的秦皇命令,要他绕路去别国办事。

这次的事情比较紧急,是飞鸽传书送来的,秦启风确认了好几遍。

曼妙眼看着就要进入蓝国了,不想和他在一起绕路。

秦启风和蓝霆都是各国皇族,他们这种人互相之间多少有些联系,在快要到达蓝国的时候,就通知了蓝霆,蓝霆派了人来边境接她。

互相见面之后,还拿出了彼此约定好的信物,秦启风留下了一半的侍卫,安排他们护卫曼妙。

曼妙这一路来确实也折腾怕了,生怕在出点什么事情来,秦启风的人总比这些才认识蓝国人要靠得住,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冒充的呢?

想着秦启风敢这么放心大胆的将自己交给这些人,他是知道李二娘冒充蓝霆的人劫过曼妙的,肯定是确定的不能再确定了才肯让曼妙和他们走的。

那些人除了拿出来了上次一样的五角星和无限大的符号标记之外,还多了个小纸条,写着山间凉亭四个字。

这事估计也就是蓝霆知道,曼妙不信蓝霆会把这件事到处说,蓝霆也不会在去客栈办事的时候带上蓝国皇帝的人,看到这些证据,曼妙才算是信了。

一路走来又赶了一个多月的路。

蓝国人是主场,准备的很是充分,一路上都有驿站可以住,从护卫和平日的招待上来看,也都是非常尽心尽力的。

紧赶慢赶的,总算是在日落之前到了蓝国的京城……沧岚。

蓝霆的府邸在沧岚风景和占地都是除了皇宫之外最好的,王府很大,从看见门口的牌子开始,到真正走到门口都有个一里地的距离。

听车夫说,这片地方入眼看见的,都是宜王府的地盘。

在京城能有这么大的王府,可见蓝霆的势力真的很大。也正因为如此,功高震主的人,一向为主所忌,多半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家破人亡被主子灭口,要么就揭竿而起,自己当主子。

她拿着蓝霆给的玉佩,刚还想说是不是要找门房的人,谁知一到了门口,就看见门口守了几个人。

门房没看见,直接站了几个人,一个看起来很有身份的管事模样的人,身后带了几个小厮。那人看上去四十多的年岁,脸圆圆的,看着很有福相,见曼妙下车,走到门口就对着曼妙深深的鞠躬行礼,“小姐请随老奴来。”

这下好了,连自我介绍都省了。可曼妙也觉得不太对啊,怎么就这么巧?别是接错了人吧,她亮出了手里一直捏着的蓝霆的蓝色玉佩,“我是宜王的朋友,来这里见他。”

那人看了一眼玉佩,“老奴知道,老奴等小姐来已经等了很久了。”

都说到这份上了,认错人也不该怪她了吧?

曼妙客气的点头福身,“不知怎么称呼您?”

“老奴李福,忝居府里管事,小姐有事尽可吩咐老奴。”李福在前面带她进门,始终半弯着腰,一副恭顺的模样。

曼妙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听过,突然想起,在越国的海边,那个来接触她的女子就自称是被李福派来的,她开口问道,“就是李管事派人去越国找的我?”

李福点点头,“正是老奴。王爷自从回府之后,就一直对小姐念念不忘,王爷最近心情不好,小姐来了,他能好受些。”

进了门口,就是一顶软轿,想来是李福带来的,竹子做的,很精致,头顶还有遮阳的的顶棚和薄纱,一看就知道是女眷用的软轿。

李福做了个请的动作,曼妙没有客气,坐上了软轿,两个轿夫走的很稳,轿子几乎没有起伏,她坐在上面视野不错,看着满府的风景,这府里绿化做的非常好,到处都是绿草茵茵、花丛似锦的。

曼妙看着走在自己轿前几步远的李福,心里想着,这个李福看起来蛮忠心的,听单博远说过几句,蓝霆现在的情况不算太妙。

他位高权重不假,到底蓝国皇帝占了名分的大义,强力打压之下,墙头草就不说了,就连蓝霆很多老部下都开始对皇帝示好,这个时候李福还能为蓝霆着急着想,多半是跟着很久的老人了。

大概是感觉到了曼妙的注视,李福回身对她温和卑谦的笑了笑,“老奴在宫中就是服侍王爷的,王爷是老奴看着长大的,他出宫建府,老奴一直随身服侍。”

既然是能一起出宫的,李福应该是个太监,而且是蓝霆母亲和蓝霆的心腹了。

“小姐若是再不来,老奴也准备再派人去请小姐过来。”李福说了这两句,脸上就现了愁容,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王爷现在,心情实在是很不好。”

说完叹了口气,圆圆的脸上带了显而易见的心疼,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把蓝霆当儿子看待,儿子遇见了烦心事,做父亲的,心里也跟着着急。

曼妙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知道蓝霆状态不好,没想到连他府里的管家都急成这个样子,沉默的坐在轿子上,看着李福的背影,自己在心里估算着情况到底有多遭。

王府很大,走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到地方。

看起来这里像是王府的核心,是主人日常起居的地方,李福带她走到院子门口,轿夫们就放下了软轿,曼妙走了下来,李福做了请的手势,“王爷最近不喜欢我们打搅,我们只能等王爷有吩咐的时候才能进去。”

曼妙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有淡淡的酒味,院子不小,最近的房子也离了老远,这么远都能闻到酒味,可想而已里面的人到底喝了多少酒,就算是酒厂,也差不多是这种水平了。

院门开着,估计是为了下人能听得清楚蓝霆的招呼,她没有敲门,直接走了进去,朝着酒气最浓的地方走了过去。

那个屋子看着像是个书房。

走近之后,感觉像是酒泼了满地,怎么闻都是酒厂的酒精泄露的感觉。

拿出袖子掩了鼻子,推开半掩的房门,看见蓝霆一个人很没有形象很颓废的半躺在躺椅上,手边还有一个酒坛,真的是酒坛,就像是武侠片里面演的那样,直接对着酒坛喝酒,动作显然没有林青霞的那种洒脱和自信。

这里确实是书房,可惜地上全放了各种酒坛,不少还是打碎的,碎片满地都是,连个下脚的地方都难找到。酒坛多半都是空的,东倒西歪的在地上,还有几个没开封,坛口的泥封都没掉,看得见泥封下隐约露出来的红纸。

在酒气这么浓郁的地方呆了一会儿,鼻子适应了,才迈步向蓝霆走过去,小心的避开那些酒坛和碎片,蓝霆喝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只觉得进来了个人,看也没看是谁,就直接把酒坛扔向她,生气的吼道,“我说过没叫你们不准进来,滚出去。”

一边说着,一边无力的倒下去了,手还像是空中来回挥动,像是在挥苍蝇一样。

亏得蓝霆是喝多了,准头不佳而且手里也没劲,加上曼妙一直看着他的动作,看见酒坛朝着自己飞过来,眼疾手快的躲在了一边,酒坛撞到了地上的另外一个空酒坛,碎了一地,碎陶片撒的到处都是,扔过来的酒坛里没喝完的酒水都溅到了曼妙的裙角上。

曼妙火从心起,想着她费了这么多的功夫,还差点挂在了路上,来找蓝霆,一进门就看见这样的场面,就是神仙也要抄起板砖了。

直接快步走到他面前,看他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就来气,左手一把拎起领子,他还挺沉的,一把没拎起太高,却也叫他脑袋离了枕头,右手左右开弓,啪啪啪的连涮了蓝霆好几个大嘴巴子。

蓝霆估计长这么大没被人这样打过,一时呆了,眼睛开始聚焦,看见曼妙,醉醺醺的揉了揉眼睛,自己咕隆着,“怎么大白天的还做梦呢?”

一边说,一边伸手摸了曼妙的脸,自言自语,“这梦还挺真的,摸着像是活人。”

曼妙手一松,蓝霆掉了下来,没躺稳,从躺椅上掉在了地上,他慢慢扶着躺椅坐起来,口齿不清的指着曼妙欣喜的说道,“你真的来了?”

曼妙懒得理他,直接甩了他一句,“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来,叫你喝死在这里算了!”

他身上一股子酒味,身上的衣服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了,被酒打湿的都看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曼妙实在是受不了男人这样。

直接叫来了李福,找了几个孔武有力的家丁,把他丢到了浴室里洗澡。

真不愧是王府,等家丁合力把蓝霆抱到浴室的时候,侍女们已经准备好了水温适中的水。

池子是汉白玉做的,修成了莲花状,每个花瓣都有一个能让人坐下的凳子,五六个人一起洗澡绰绰有余。

看着这个莲花浴缸,曼妙就冷笑了几声,果然是蓝霆这货的风格,估计平日里鸳鸯戏水、比翼双飞之类的没少玩。

蓝霆醉的像是一滩烂泥,侍女们哪有那个力气架住他不往水里滑,几个女人拉着蓝霆,怎么看都像是要被蓝霆一起拉到池子底下。

曼妙一看这不是个办法,干脆叫人去找了几个从宫里带出来的太监来,直接按住蓝霆,把他卡在水池里,曼妙想着反正这房间里不是太监就是女人,也没管那么多,脱了外套,把裙子拉到腰上挽了个结儿就下水,好好的给他洗了个澡。

洗到一半,侍女端来了醒酒汤,曼妙没客气,找人直接掰开下巴灌了进去,管他难不难受的,蓝霆躺在池子里面一直哼哼,曼妙也不理他,好容易给他洗干净了,叫人擦干了丢回去床上。

自己身子也全湿了,干脆就洗个澡算了,招来侍女重新换了干净的水,自己重新洗了个澡才出来。

侍女为她准备的衣服很是合身,她根本就没带任何替换的衣服,这套穿起来像是专门为她做的似的,想必是蓝霆府上的女人太多了,备下的衣服也很多,遇见了新主子,拿出来就是了。

她穿上就觉得,这套衣服太华贵,怎么看怎么像是贵妇穿的,她一向喜欢轻便随意的衣服,但现在衣服是小事,也不想再大半夜的麻烦侍女去找衣服,明天再说就好了。

李福早安排了人去服侍蓝霆,又着人领了她在蓝霆睡房的隔壁去休息。

“这不好吧,我到底是个外人,怎么能住在主院呢?”曼妙是大家族出来的,这种事情可乱来不得,乱了主客和尊卑之分,古人很忌讳的,尤其是王府这种规矩很多的地方。

李福脸上堆了笑容,“小姐说的哪里的话,您和王爷怎么能是外人?到了王府,不必见外。”

他都这么说了,再客气就虚了,她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当客人的,点点头就进去了,屋里陈设都很精致,一看即知是女人的屋子,大概是准备留给女主人住的,感觉得出来没有人住过,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就是觉得,这个屋子收拾的很好,可没人气,不像是有人住过的屋子。

李福告退的时候,她才想起来,对着李福叮嘱道,“别给他喝酒了。”

闻言,李福面露难色,“王爷吩咐,我们做下人的。”

“那他要酒喝的时候,你叫我过去。”曼妙对蓝霆可没那么客气,老子是来帮你的,可不是来给你当奴才的,要是不听劝不值得帮,爷抬脚就走人,谁惯着你啊?

李福开门,进门是一个侍女,正在屋里收拾,看见两人进来,赶紧福身请安,李福对她说道,“这是卷荷,是府里的一等侍女,留下服侍小姐,有什么事情,只管和她说。”

卷荷就对着曼妙福身,“见过小姐。”

卷荷长的很是好看,鹅蛋脸杏眼樱唇,嘴唇弯弯的,是个笑相很讨喜,一看就觉得是个美人儿。

蓝霆府上的侍女么,也能理解,不像是寻常府里的,只要长相周正有福相就行,他肯定要求全是美女。

之前他房里服侍的也都是些美人胚子,洗澡的时候曼妙还看了,那些侍女身材都很好,白皮细腰大胸,是蓝霆的最爱。如果有那些洋鬼子的女人,想必蓝霆都会纳入自己的府里。

抬眼看了一下四周,屋里装饰的很是精美华贵,各种家具都是红木做的,装饰的品味也比较高雅,很难想象是在蓝霆府里,曼妙可不觉得他会有这么出众的品味。

后来一寻思,应该是皇家的东西,直接给搬到了这里,他没品,不代表皇家就没有品味的人。

“小姐看这屋子可能入眼?”李福等她打量完了,笑眯眯的开口,“若是不如意,还有几间屋子,只是都没这个屋子景色好,这间离王爷的房子也近。”

累了一天,曼妙懒得折腾,摆摆手,“挺好的,就住在这里吧,我没意见。”

李福就行了个礼退了出去,曼妙拎着衣服的领子对着卷荷说道,“给我找几件轻巧点的衣服,这么累赘的衣服,又不是出去赴宴,以后在这里都给我准备点行动方便的。”

卷荷点头应是,快步去了里间,没一会儿就捧出来一套睡衣,“小姐看这套可行?”

曼妙点点头,把头发散开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她头发还是湿的,卷荷不敢就这样叫她睡了,拿了干净的吸水棉巾给她细细的擦了好半天,这才服侍她睡下了。

蓝霆半夜的时候醒了,叫值夜的侍女去叫醒了曼妙,曼妙过来的时候,他正在喝醒酒茶,屋里窗户大开,四面通风,从味道来判断,这货刚才吐了。

怪不得侍女面有菜色,这种情况下能忍住不一起吐,已经是很吃力了。

记得当初她的死党失恋了去喝酒,喝的烂醉如泥,吐了一地,她早上才得知消息,急急的冲过去看死党是否还活着的时候,帮着收拾也吐了一地,那种感觉,实在是不想回忆,说起来都是泪。

侍女捧来了熏香的香炉,被曼妙挥退了,熏香的味道她不习惯,再说,香味混着臭味,人会更想死的。

“我没想到你会在这时候过来,之前的时候看见你出现,我以为是在做梦。”蓝霆端着一碗醒酒汤,有气无力的说道,和她在客栈看见的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看起来像是两个人。

“你现在这么落魄,最高兴的是谁?”曼妙看了他几眼,他身上似乎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斗志,接连而来的背叛,对他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蓝霆把碗放到托盘上,挥退了房中的侍女,等侍女把门关上了,他苦笑了一下,“当然是我们蓝国的皇帝陛下。”

“我不信你不想坐上那个位置。”曼妙搬了个椅子,坐在他对面,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如果你甘心当个甩手王爷,你就不会被整成现在这样了。皇帝也需要几个皇族王爷当摆设,证明他的仁慈和宽厚。”

“我想,但是现在看来,失败了。”蓝霆很没有形象的倒在了床上,对着曼妙钩钩手指,示意她也一起过来。

曼妙站起了身,走到床边,却没有躺在他身边,而是拉起了他的手,把他拉的坐了起来,将他的脸捧起来,逼着他和自己对视,“现在说失败还言之过早,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放弃希望。”

“你千里迢迢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句话?”蓝霆仰头看她,伸手去摸着她的脸。

“不。”曼妙看着他笑道,手扶着他的手掌,将脸颊在他的手心里蹭着,“我是来和你一起赢得胜利的。”

“哦?”蓝霆挑挑眉,很享受她的脸在自己手心的感觉,用手指勾了勾她的耳垂,“江大帮主没有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是众叛亲离、山穷水尽了吗?”

曼妙觉得头发散开太麻烦了,起身随便找了个他房间的带子,把头发扎了个马尾,走回到他身边,她现在不想提江尚那堆糟心事,直接避开了说道,“你可以有新的合作伙伴,你还有你的母舅皇甫家,还有军队。另外,我现在也有点秦国的关系,说不定能在关键时刻帮你。”

蓝霆笑着抬了她的下巴,拇指在她下巴上轻轻的来回摩擦,不肯让她回避江尚的问题,“你来帮我,江大帮主难道没阻拦过你?我不信他能愿意帮我。”

曼妙听他提起江尚,突然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已经很远了,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蓝霆身边,叹了口气,有些感叹的说道,“我和江尚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想,他现在想起我,也不会是很愉快的事情。”

蓝霆露出了愕然的神情,正要发问,曼妙接着说道,“再说了,感情是感情,生意归生意,只要你开的价够高,江家没理由不和你合作。

现在对他来说,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给他多少利益,我不觉得你们那胜券在握的皇帝,愿意开出比现在孤注一掷的你更高的价格。”她回避了江尚,而是说了江家,江尚不见得愿意,可只要价格够高,江城主一定是愿意的。

蓝霆苦笑了一声,双手垫在脑后,倒在床上,一下下的晃着自己的二郎腿儿,“这倒是实话,我已经是山穷水尽了。”

曼妙坐在他身边,扶住他的手臂,鼓励式的说道,“你还有机会,那些部下并不会真心投靠皇帝,只是在摇摆,还想观望一下,如果你表现的强势和冷静,他们不会马上弃你而去,何况皇帝现在不会马上对皇甫家赶尽杀绝,他现在注意力都在你身上,没心思收拾皇甫家,只要军权只要在你手里一天,你就有机会。”

她和蓝霆一直在说着,有时候说正事,有时候说闲话,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床上,后来曼妙累了,就躺在床上和他说着话,蓝霆躺在她身边,一直握着她的手,就那样两人一直说着话,说起小时候的趣事,说起朝堂的烦心政事。

蓝霆想伸手叫来了侍女为曼妙简单的擦洗一下,曼妙浑身是汗,难受的很,可这种时候,她还是不喜欢被人看见,伸手想拦住他的手。

她一抬手,蓝霆就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他自己起来披了件衣服,“让奴才来服侍小姐吧。”说着就转到了耳房去了。

不一会儿他端来了一盆温水,将她抱到了卧房里间的软榻上,拿了棉巾耐心的为她擦洗干净。

这个里间很小,大概是贴身侍女值夜的时候睡的,只有一张软榻,其他都是些放东西的格子。

看着忙碌的蓝霆,曼妙觉得,他有属于自己的气质和亲和力。

虽然看起来像是纨绔,不可否认这种形象也让人觉得他比较容易亲近。

江尚和单博远都表现出一副贵族公子的架势,尤其是江尚,一看就是谦谦公子型的,让人在他面前,下意识的规规矩矩,保持自己的形象。

至少,你打死曼妙她也无法想象,江尚会为她做这些事情,就算是能有机会和江尚在一起有关系,她也不会这么放松随意的让江尚动作。

蓝霆很快速的就擦干净了。

他自己也简单的擦了几把,随手将棉巾丢回水盆里,弯腰把曼妙抱起来,走回到之前的卧室。

曼妙重新躺回这张床才发现,侍女已经进来悄无声息的把床单被套全换好了。

睡在崭新干净的床单上,似乎还能闻到床单上经过太阳日晒后的那种清新的味道。

蓝霆躺在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睡吧。我陪你一起。”

曼妙伏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虽然蓝霆看上去很不可靠,可现在的体贴,真的是让曼妙很满意的。

累得很了睡着的就很快,一分钟不到,曼妙就已经睡着了。

蓝霆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听见窗户上有人极轻的敲了两下,睁开双目,透出了慑人的精光,和曼妙之前看见的那种颓废样子完全是两个人。

他轻轻的将曼妙放下,抽出自己的胳膊,伸手活动了一下,为她盖好薄被,这才起身穿好衣服,轻轻的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侍女等着,看见他刚要说话,他就竖起手指嘘了一声,反手将门关好。带着侍女一路走到了书房,这才回身问道,“可是有消息了?”

侍女点头,双手捧着一个比小指还要细的小铜管,恭敬的端到蓝霆面前,“刚才才收到飞鸽传书送来的消息,请王爷过目。”

曼妙醒来的时候都到下午,快吃晚饭了。

蓝霆不在身边,她自己支起身子,身上还是很酸软,却也有了些力气能起来走动了。

床边整整齐齐的放了一套崭新的女人衣物,曼妙知道是为自己准备的,有些困难的穿戴好,实在是懒得梳头了,披着头发就推开了门。

之前给蓝霆递上飞鸽传书的侍女守在门外,好像还在做针线的样子,拿了个巴掌大的小绷子在绣着什么。

听见门开的声音,抬头一看,直接把绷子丢在了脚边的竹篮里,站起身来,恭敬的说道,“小姐醒了?王爷说,小姐醒了就请过去见他。”

曼妙低头看了一眼竹篮,好像是在绣香囊,一看就是男人用的颜色。

“奴婢竹香,以后就跟着小姐身边侍候。”竹香的态度不卑不亢,举止都很有分寸。

她应该是蓝霆为曼妙找的贴身侍女,看她的穿着打扮和气质谈吐,都和卷荷差不多,该是大丫鬟级别的侍女了,可能和单博远身边的那四婢差不多。

曼妙点点头,“带我去找蓝霆吧。”

进了书房,蓝霆好像正在写信,看见曼妙来了,放下了笔,迎上前来,关心的问道,“好点没有?”

曼妙无奈的翻他一个白眼,目光看了一眼竹香,意思是叫他不要在下人面前乱说,蓝霆对着竹香说,“去找福叔过来。”

看见竹香出去了,蓝霆才哈哈大笑,“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她是我的贴身侍女,没什么好瞒的,你以为她不知道?”

“有些事情知道也不代表就可以这样说出来。”曼妙是真的有些恼了,这种是私人的事情,没必要搞得人尽皆知吧?

蓝霆见她真的有些恼了,就笑着将她抱在怀里,讨饶似的说道,“好好好,你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以后我不这样了,别生气。”

两人说话间,李福就过来了。

蓝霆松开了曼妙,等李福对他躬身行完礼,指着曼妙说道,“福叔,这是我二舅的女儿皇甫瑾,之前一直在外面养病,现在回了皇甫家,她的话就是我的话,日后在府里,你多照看下。”

李福面不改色的对曼妙行礼,“见过皇甫小姐。”

等李福退下了,蓝霆一屁股坐在了书桌上,一点形象都没有的翘了个二郎腿和她说,“我四个舅舅,全生的是儿子,唯有二舅有个嫡出的女儿,家里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我姥姥当她是心肝宝贝一样,一天看不见就心慌。

偏偏早产体弱,不到十岁就病死了,当初走的时候,家里没人敢和我姥姥说,秘密下葬了,骗她说是送去外面尼姑庵里养病祈福,现在正好用你来顶了这个名字,当初我和舅舅们也说了,舅舅们也同意我娶自己的表妹,亲上加亲。”

“这个身份挺好,不用扮作你的侍女了。”曼妙对这个身份很满意,开始以为是他为了应付华锋胡诌的一个名字,没想到还真有这个人,“那我需要住在皇甫家吗?”

“不用,你是我表妹,因为我最近身体欠佳,来照顾我一阵子。”蓝霆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她也坐过来,曼妙没理他,站着没动,蓝霆就对她笑道,“你知道,皇甫家和我联姻,没人会觉得奇怪,就连当初那个所谓的未婚妻,也是在瑾儿过世之后才找的。”

蓝霆说了几句,一拍脑袋,走到多宝格的位置,翻了一阵子,翻出来了一个装饰很精美的匣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开了盒子取了一个小印玺给她,“在这个府里,你可以以女主人的身份来处理事情。”

曼妙接过来,印玺是墨玉做的,雕了一个麒麟在上面,动作神态无一不是活灵活现的,就连身上的鳞片都看的一清二楚。

蓝霆手中的盒子里面,还有一个差不多的印玺,蓝霆见她在看,就递了过来,“一公一母,本来就是留着给我妻子和我一起用的。”

单个看的话,觉得先前的那个麒麟满威风的,两个在一起对比就能看出来差别,蓝霆的那个大一些,感觉也威武一些,脖子上有一圈宽厚的鬃毛,四肢明显有鼓起的肌肉,曼妙的这个小巧些,看着没大的那个霸气。

“那我暂时先拿着了,等事情解决了再还给你。”曼妙很干脆的就收下了,将公的放回盒子里还给蓝霆。

蓝霆接过她递来的盒子,意有所指,“可我不希望你还给我。”

曼妙假装没听见蓝霆的话。

她先叫来了李福,让他说了下府里现在的情况,蓝霆今天的表现,让李福完全把曼妙当成了府里的女主人,一五一十的把府里如今的困境全说了出来。

目前府里的情况真的不乐观,很多人都知道,皇帝已经开始拿蓝霆开刀了,大家都人心惶惶的,特别是签了死契的和家生奴才,他们走不了,心中惴惴不安的过日子,那些签了活契的有几个都央了府里的小管事们想走人了。

“放他们走,这些人留下也是个祸害,关键时刻说不准就是他们碍事。”曼妙直接拍板,把手中的茶杯一放,转头对蓝霆说道,“签了活契的,愿意走的,结算工钱全放了出去。”

她主持过中馈,知道府里的人心是很容易被这些人带散了的,还不如全放出去,只留下忠心的。

“福叔,现在还多少人可靠?”蓝霆一向很尊敬李福,曼妙对这样忠心可靠的老人也不愿意怠慢。

李福躬身回答道,“府里很多家生奴才都是皇甫家和宫里内务府出来的,还算可靠,只是有些是其他人送过来的那些,就说不准了。”

他答的很快,这些东西在他心中估计都是一清二楚的,主子一问就能答上来,看来想这个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他以总管的身份不好开口直接说,曼妙算是帮了他一个忙。

蓝霆对着曼妙使了个眼色,意思就是叫她看着办,自己全交给她处理。

曼妙一手拿起桌上茶杯的杯盖,拿杯盖一下下的刮着杯中的茶叶浮沫,对着李福说道,“福叔,照我说,想走的都不要留。

这个府里地方这么大,我看没用的地方都不用留人看管了,只管几个重要的地方不要出差错,库房要找可靠的人看着,别把家当都偷走了,其他的,该遣散的人都遣散了,不常用的地方都不用管了,家丁护院只护住几个重要地方,这样人手也差不多能够用吧?”

说完了最后一句,她抬眼看着李福,征求他的意见。

李福点头,“如此甚好,老奴下午就把花名册拿来给小姐看,能留下的,小姐都要对名字有印象才好。”

曼妙想着也是这个道理,总得知道那些人可靠不可靠。

李福的动作很快,下午就拿来了花名册,说明了什么人负责什么事项,写的很细致,还好曼妙认识繁体字,没有变文盲。

可以打发走的人,李福也都整理了出来,和曼妙商议了一下,按所管事务的轻重缓急,分批遣散。

那些签了活契的,知道自己能走,还不用交赎身银子,都很开心,各个都和管事们说自己不得已的理由,曼妙只叫李福记下这些人,风水轮流转,走出去是抬脚的事情,想要回来就得登天了。

遣散第一批仆人的时候,蓝霆没出现,曼妙坐镇,府里大小管事都站在她身侧,曼妙端起管家奶奶的气势,没人敢多说一句话,她到底是主持过中馈的,这些事情都是手到擒拿,不紧不慢的喝了一盅茶,晾了那些人一段时间才开口。

“最近表哥身体不好,我不想家里人多嘈杂,愿意走的我不留,不想走的,就尽职尽责的做好自己的事情,我也不会亏待了他们。”

她把杯子放下,就有安排好的人举了花名册,一个一个的念着名字,凡是念到名字的,都走上前来跪了,等这一批的花名册都念完了,曼妙使个眼色,侍女拿了个篮子,上面装了一个一个的红封。

“你们好歹也是侍候了王爷一场,好聚好散吧。”曼妙挥挥手,侍女将红封按人头发了下去,那些人本就心虚,各个接了红包,话也不敢多说,磕了头就那么跪着。

曼妙看时间差不多了,端了茶,有人负责将那些人收了腰牌和府里的衣服,确定他们没有把府里的东西带出去。

府里的侍卫都很仗义,没有人说要走,曼妙不放心,安排了李福去摸一遍底子,省的被人插了钉子进来都不知道。

经过她的整顿,整个府里的风气都变了,人虽少了很多,可各个都很有精神,蓝霆也被她打扮好了出来在府里各处转了几圈,王爷是王府的主心骨,他沉得住气,其他人就会有信心。

下人们开始出现欢声笑语,时不时的聊些天,依旧是在担心被皇帝收拾,可看见王爷振作起来,想到蓝霆之前的权势,未必没有一搏之力,士气高了很多。

蓝霆被涮了几嘴巴子之后,正经了不少,他叫来了皇甫家的人。

皇甫家在蓝国掌了一部分军权,是边疆的边军,人数比皇帝只能控制的禁卫军要多了不少,起兵勤王勉勉强强可以,但蓝国各方诸侯都是手握重兵在观望,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蓝霆就这样打下江山,这条路是最后的路,也可以说,是最后一搏,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能选的。

皇甫家驻扎边疆,皇甫家的老太太,就是蓝霆的外婆,现在身子还算硬朗,女眷和年幼的孩子们大多是在京城的家中,男人们大多驻扎边疆,这次来的是皇甫勋,是皇甫家二房长子。

皇甫勋本也是驻扎边疆的边将,和蛮族打仗的时候,被他们刺伤了胸口,边疆环境恶劣,一直没好,回到京城疗养的。

等曼妙真的看见他的时候,很难相信他受了伤,身高一米八以上,身材结实魁梧,却不显得笨重,感觉很像是篮球运动员。

“这就是我那一直在外养病的妹妹了吧?”皇甫勋很爽朗的笑着,他是一个阳光的男人,常年镇守边疆,让他的肤色比常人略黑,更添了几分男人本色。

曼妙福身,柔声说道,“见过二哥。”

古代是一个家族没分家的话,按男女分开排序。

皇甫家太夫人生了四子一女,四个儿子均是武将,女儿入宫做了贵妃。

长房三个儿子,二房是两子一女。男丁里面,皇甫勋是老二,长房的是老大、老三、老四。二房是老二、老五。三房两个儿子,老六老七,四房是幼子,成年的晚,现在仅得一个儿子。如果是真的皇甫瑾,皇甫勋是她同胞哥哥。

古代一向奉行多子多福,皇甫家是武将家族,男丁的多少关系家族兴旺,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秘方,皇甫家几代都是女少男多,若不是皇甫瑾早夭,嫁入皇家只是时间问题。

曼妙想着,这皇甫家倒也有点意思,不知道怎么做到的,正妻生的孩子们都平安长大了,姨娘们各个都没生育,这些个皇甫家的各房嫡妻夫人们倒也算有些本事的。

皇甫勋看着曼妙优雅得体的动作、娇美的容貌,摸着下颚,满意的点点头,眼中透出肯定的神色,“这才是我皇甫家的闺秀。”

曼妙和皇甫勋,都对彼此的印象很好,这是一个好兆头,毕竟是要合作的,如果互相看不惯,非要装作是亲戚的话,是很难瞒住宫里的那些人精的。

晚上一起吃饭,皇甫勋对曼妙竖起了大拇指说道,“听说你给了他两巴掌,打的好!他这种混账样子,我早就想揍他了,我皇甫家的女子,就该有这种气魄,你在外养病这么多年,家族本色倒没忘,好得很。”

见过了曼妙,皇甫勋心中大定,对着曼妙叮嘱道,“奶奶听说你快回来了,很是开心,我说你还在路上,不日就到,你这几天,好好记记家中的人名和关系,去了家里,我给你掩护。”

曼妙点点头,“只是老太太那边若是留我可怎么办?”

皇甫勋和蓝霆一起碰了一杯,很轻松的笑着摆手道,“这你不必担心,我已经提前和她说了好几次,你养病的时候,蓝霆时常去看你,你到了我家,住上一天就装作担心蓝霆的身体,做出小女儿状要去照顾他,奶奶不会拦着的,她心心念的就是你嫁入宜王府呢。”

曼妙闻言心中大定,这皇甫瑾据说已经故去十多年了,若是没死,现在也该有二十岁左右,和曼妙的实际年龄相符,对外也可以说是为了治病耽误了出嫁,又有皇甫家愿意当人证,很好掩饰过去。

恶补了几天皇甫家和蓝国京城沧岚的相关知识,还好是高考拼杀出来的人,死记硬背这项技能树的技能点是点满了的,只一天的时间,曼妙就靠着自制的人物关系树把沧岚大大小小的势力记得七七八八了。

蓝霆很好奇的看了看她做的小抄,咕哝着很多白字,被她给赶了出去,“这是我自创的简体字,你个文盲!”

皇甫勋来宜王府检查曼妙的功课,对她的理解力和领悟力很满意,带了一个匣子给她,“这些是我妹妹留下的东西,当初娘留下做个念想,你都带上吧,老太太问起也好解释。”

曼妙小心的收下,很认真的保证道,“我会小心,一定不会弄坏的。”

皇甫勋对她的态度很满意,点点头,“我家没什么规矩,你是家里这辈唯一的女儿,婶婶们我都和她们说了,事关家族利益,她们不会乱说,还会帮你掩饰,那些姨娘你不用放在心上,若是惹了你,也不用对她们客气。”

喜欢女配生存手册请大家收藏:(www.laok.cc)女配生存手册乐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

猜你喜欢: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的夫君权倾朝野望族嫡女双世宠妃之嫡女惑天下痞妻,你敢反嫡女她不想宫斗庶女当家福满园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妻贤凤唳江山君爱美人妾爱钱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神医凰后重生之叶府嫡女煞妃首辅娇娘须尽欢常九娘朕是红颜祸水芸娘传全能儿子嚣张娘亲清穿贵妃有个祸水群皇后猛于虎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重生之归位穿越之我在古代送外卖
完本推荐: 死亡俱乐部全文阅读海贼王之轮回果实全文阅读绝代名师全文阅读极品走运系统全文阅读重生野性时代全文阅读英雄联盟:冠军之箭全文阅读与子偕行全文阅读近身兵王全文阅读无敌天下全文阅读随身带个狩猎空间全文阅读天龙剑尊全文阅读极品风水师全文阅读嫡女玲珑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异能小神农全文阅读重生似水青春全文阅读末日之无限进化全文阅读一品道门全文阅读强吻99次:老公,别太坏全文阅读重生之魔教教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无敌蛇皇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影后的嘴开过光拯救诸天单身汉大恩以婚为报诸天之角色扮演玄幻之我来到十亿年后永恒之门奶爸戏精网游之最强传说某综漫的神圣右方娘娘每天都盼着失宠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日月风华我能无限刷属性点赛博英雄传近身狂婿赘婿出山都市:开局冒充外星人卖二手外星航母百炼飞升录皇冠亦有所属首辅娇娘田园神豪带着系统来大唐冥王殿信息全知者斯坦索姆神豪猫的忧郁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手机版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移动版 - 乐看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