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乐看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 第四十九章 内斗

第四十九章 内斗

皇甫太妃知道了曼妙有孕,激动的差点把她接到宫里养胎。还好是有点理智残存,借着曼妙体弱的由头,差点把内库都搬空了给她拿补药。

眼下宋颖送上门来,皇甫太妃若不挑拨下徐宋两家的关系,简直就是对不起这个天赐良机。

太皇太后配合着夸奖,时不时还要补充几句,直说的宋颖娇羞不已。两宫长辈笑的合不拢嘴,额外的赐下了不少东西给宋颖。无一不是能穿戴出去显摆的好东西。

皇甫家的二夫人来给曼妙学的时候,说的非常有画面感,曼妙自己都能脑补出这些场景来,想必当时徐皇后和宋颖的脸色都非常的精彩,没看到真是可惜了。

二夫人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我儿只管养好身子。太妃说了,不必心疼那些赐给宋颖的东西,好的她都给你留着呢!等你进宫来,包你不会失了面子。”

一边打量曼妙的脸色,一边暗示性的说道,“太妃说现在很多东西都要开始准备了,不然以后现做是来不及的。她先帮你备下,你不必操心这些事,只管好好养胎,万事有她呢。”

曼妙顿时就觉得压力太大了,蓝霆的第一个孩子,承载了太多人的期望,要是个女儿,还不知道要把大家打击成什么样子呢!

大概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二夫人拍着她的手,柔声说道,“孩子是天赐的,老天要赐儿还是赐女,我们都没意见。先开花后结果的更有福气,你不必担心,不管男女,都有皇甫家给你做后盾。再说,宜王心中是有你的,这么多年来,我从未见过他对女人这么上心过,你是个有福的孩子,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曼妙心说,我本来没压力的,你现在越说我倒是越怕了。

可想到二夫人也是好意,只能出言安慰道,“娘亲,我不怕,我只是突然怀孕,有点不习惯罢了。”

“女人都要过这一关的,有了孩子,日后就有了依靠。要我看呀,你得三年抱俩才好!等你有了三五个孩子,谁也别想动你。”孩子对女人很重要,儿子对皇家的女人来说,更是关键。

二夫人不得不叮嘱曼妙,叫她千万要注意儿子的重要性,别以为有了孩子就能高枕无忧了。

一想到生下的孩子可能是皇室公主皇子,日后免不了要卷入皇室纷争,曼妙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还不如当初回了客栈,然后生下来当普通人养大算了。

眼下这样子,想走都走不了了,身子真变成了弱不禁风的样子,若不想死在半路,还是不要动这个心思的好。

蓝霆回来的时候,曼妙有点不太开心。

有了孩子,开心欣喜的那阵子过了,曼妙每天躺在床上,没事就开始胡思乱想,不是想着蓝霆日后休妻另娶,就是想着自己一直生不出孩子,蓝霆找别的女人生。再要不然就是孩子长大了争权夺利,让她看着伤心。

反正怎么想都没好事,对蓝霆也是淡淡的,没什么热情。

蓝霆早听说孕妇情绪多变,当她是祖宗一样的供着,对这些小脾气,一点都不在意,甚至觉得曼妙并没有其他女人那么胡搅蛮缠。

因着她有了身孕,皇甫家走亲访友都是悄悄的,宜王府更是不敢有什么吵闹的声音影响她休息。

蓝霆宴客都是在外面的酒楼,美其名曰说是图个新鲜,实际上就是怕人吵了曼妙。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正月。

曼妙怀了两个月的身孕,胎位还是有些不太稳。加上现在天气很冷,并没怎么敢在外面走动,只是偶尔在屋里走走,活动下筋骨。

自她有孕之后,蓝霆更是忙碌起来。

用蓝霆的话说,哪有皇后大着肚子被抬进迎龙门的?

曼妙并不觉得这种事情可以着急,“生了孩子就恢复身材了,最多说我静养长胖了吧。”

“若是这样,这个孩子就得算是别的女人养的,自己的孩子落在别人名下,你心里也不舒服吧?”蓝霆摸着她的头发,这一阵子补的很好,她天天吃黑芝麻之类的,头发乌黑发亮,摸着非常的舒服滑手。

“放心,这事我有分寸,之前准备了那么多年,不会着急在这一时的。为着你们母子,我也不会冒险。”蓝霆吻吻她的娇唇,“你只管安心静养,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孩子,不管男女,都是我的心头肉。”

等她听话的躺在床上,蓝霆接过竹香手里的血燕窝,一边吹凉一边说道,“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你听了一定很高兴。”

曼妙吃了一口血燕窝,她一向觉得这玩意不过就是个稀罕东西,要真说药效之类的,估计还不如银耳红枣汤呢。但蓝霆非要给她吃,做都做了,不吃也是浪费。“什么事情?宫里的?”

“你真聪明,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徐皇后出了大事了。”

“她被宋颖扳倒了?”曼妙意外的说道,“居然这么快?我还以为她能熬上几年呢。皇帝也太心急了,不怕徐家反水吗?”

蓝霆耐心的将最后一勺喂给她,用拇指轻轻拭去她嘴角的晶莹汤汁,将拇指伸到自己嘴前,轻轻的舔去了汤汁,“这次徐家理亏,我们陛下亲眼看见了徐皇后和诸明俊私会。”

曼妙闻言惊的差点将满口的血燕喷到蓝霆脸上,呛的咳了起来,蓝霆赶紧给她拍背顺气,让她把汤咽下去才说话。曼妙顾不得擦嘴,直接就问道,“宋家有这个本事做出这个局给皇帝看?”

不是宋家太渣,关键是徐家也不是省油的灯。要是真那么容易对付的话,徐家哪可能出一个太后一个皇后?

能帮着自己的夫君坐上太子之位的女人,怎么想都不觉得是个简单的女人。

这么想着,曼妙才觉得蓝霆和皇甫太妃果然是辣辣的老姜,当机立断的杀了徐太后。

徐皇后能当上皇后靠的就是徐太后,徐家和皇帝联系的纽带也是徐太后。被斩断了联系纽带的徐家和皇帝,互相之间的沟通就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这件事上,宋家是主力,蓝霆不过是做了些顺水人情。

“快和我说说详情!”曼妙不能亲眼看见还是觉得很遗憾。虽然蓝霆也不会是亲眼看见的,他在宫里的眼线,必定事无巨细的和他说的清清楚楚的了。

蓝霆不敢卖关子,痛快的说了事情的经过,“徐皇后自受伤之后就不被皇帝待见了。就算是每月按例要去皇后的储秀宫住的初一、初十、二十的晚上,蓝翎都不过是去坐坐,根本没留下过夜。

皇后因着脸上的伤,性情也变得很怪,时不时就打骂下人出气,到现在位置,储秀宫都死了十几个宫女太监了。

她那些心腹都死在了法华寺,新找来的人都很怕她,也没人敢给她出主意。女儿变成这样,徐太师和夫人见过她几次,到底不在跟前,根本就劝不住她。

宋家得了我命人传出去的消息,说是诸明俊和皇后有染,一直都在留心找线索和证据。

诸明俊是皇后的妹夫,又是宫里的禁卫军统领,要想制造机会和皇后见面还是很容易的。

皇后失了帝心,和皇帝的心腹加自己的妹夫哭诉几句,倒是寻常。

可惜宋小姐已经吹了足够多的枕头风,蓝翎本来就疑心这事的真假。被宋家的人引着去了私会的地方,正好看见他们俩人在一起。

就算是两人身上衣冠整齐,也是浑身有嘴也说不清了。”

“皇帝大发雷霆,把他们俩人都骂了一顿?”那皇帝不是个有城府的人,多半是忍不住脾气的,曼妙开始自行脑补他当时的反应。

蓝霆摇摇头,端起果盘,给她喂了一块削好的苹果,“这就是我惊讶的地方,蓝翎居然什么都没说。他站在那里,冷冷的看了半天,一点动静没有,屋里的两人都没发现他的出现,他听了不少皇后抱怨的话。

站了一会儿才被诸明俊发现,据说当时蓝翎面如黑灰,却是一言不发的就拂袖而去,根本不听两人的解释。”

“越是这样,说明这件事就越要闹大。若是直接把他们骂一顿,说不准还掩下去了。现在这样,就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只怕废后也是不久之后的事情了。”曼妙嘴角含笑的说道。

她不太喜欢吃苹果,蓝霆就改喂她吃了几颗葡萄,葡萄是剥皮去籽的,很是甜滑,曼妙一口气吃了好几个。

“我寻思着也是这样,今日徐太师匆忙进宫,到现在还没听说他出来的消息,只怕皇后是熬不过春天了。”蓝霆对蓝翎那边的人都无好感,皇后倒霉,他只能更开心,本就是他希望出现的结果。

“你要小心点宋家了,徐家可不能这么快就倒了。”曼妙知道他会考虑到这些,却依然忍不住的提醒他。

蓝霆冷笑了几声,“我比你更了解我那个未婚妻,她可是一心想要带上后冠的。这次两边有的闹了,徐家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宋家搞垮的。”

“这次闹下来,不管怎么样,诸明俊是坐不了禁卫军统领的位子了,你可得想好合适的人选,就算不拿到这个位子,也不能叫皇帝的人接着坐了。”曼妙记得之前看的连续剧里面,但凡造反的人,只要和禁卫军的人联系好了,杀进宫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反之就要血战一场,运气不好,禁卫军死扛着还能撑到勤王救驾军队到来呢。

蓝霆一听她这么说,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这正是我要和你说的另一个好消息。”

“洗耳恭听。”

“你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宋家有个边将的女婿,叫孙元正的?他被宋家偷偷的调回到了京城附近的军营。”蓝霆尽量说的轻描淡写,可他上翘的嘴角却出卖了他的情绪。

曼妙一听就蹙了眉头,“这也算是好消息?孙元正是宋家女婿,照样是要和我们作对的。”

蓝霆点点她挺翘的鼻子,“谁说孙家的女婿就是要和我们作对的?我若是告诉你,孙元正是我的人,你会不会觉得是个好消息?”

这话就信息量大了,曼妙差点跳起来,“宋家的女婿是你的人?你这么大本事?”

蓝霆自信的笑了,“宋家早些年就开始布局,我也不会蠢到任人宰割的份上,不过是随手安插了几个棋子,孙元正现在看来是其中最得用的一个了。”

看见他满脸笑容,曼妙很替他高兴,但又有点担心,“这人早年是效忠于你的,可现在已经位高权重了,难保会有私心。他与宋家女儿成婚这么多年,夫妻再怎么样也有点感情,你可注意不要阴沟里翻船了。”

听她这么说,蓝霆点点头,“你说的我都考虑过,这些你都放心吧。宋家的女儿没为他生一儿半女。当初和她成婚时,为了坚定自己的决心,也为了不留下可能的弱点让人要挟,成婚不久,孙元正就开始给宋家小姐下避子药。这么多年持续下来,怎么都不可能生子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元正的孩子都是妾室所出的,养在孙夫人名下罢了。

只凭这个,你就知道他现在对我的心思。”

“他能对你如此忠心,倒也是个人物了。”结婚十几年的发妻,硬是不让她生自己的孩子,这种男人,不知道是好是坏。也可能是和宋家的仇恨太深了,为了不让自己忘记仇恨,宋家的女儿必须不能生下他的孩子。

“他与宋家有灭族之恨,是我给了他新的身份和报仇的机会,他等这天等了十几年了,还有亲人在我手上,不会轻易反水的,你放心吧。”蓝霆不想曼妙为此担心,赶快就把事情交代清楚了。

曼妙说了这么久的话,也有些累了,靠在软垫上就想睡觉,蓝霆将她抱着放到床上,陪她一起睡个午觉。

自从上次和莱因哈特的私会被曼妙抓个正着之后,蓝霆就开始和曼妙交代自己安排的各种暗线。

曼妙知道了以后,对蓝霆高看了许多,之前老觉得他是纨绔,没想到他真的是算计了很多事情,能活下来,不全靠皇甫家和运气的。

在蓝霆的宜王府安静休养了一个多月,孩子现在也有两个月大了,肚子并不怎么显,怀孕反应也因为快到三个月了,好了很多。胃口一天天的见长,有时候半夜都想吃东西,小院的厨房每天都得留人值夜候着。

蓝霆这天回来面色不太好,搂了曼妙对她说道,“孩子他娘,沧岚进了不少陌生人,我怕府里不太安全,我送你到京郊的庄子上去吧。”

“这里都守不住了?”这可是宜王府,蓝霆经营了十几年的老巢,居然都要她搬地方,看来这次来的人估计不是善茬,在铁桶一般的宜王府都不一定能护住她。

蓝霆吻吻她的额头,“倒不是说守不住,只是怕有人惊了你。那庄子是我留的最后的保命地方,绝对是易守难攻之地,你在那里,我会放心很多。我叫皇甫勋在庄子里面守着,保准没人能惹到你。”

曼妙也害怕真有人闯进来,对自己和孩子不利,万一拿了她当人质,蓝霆就难做了。这么想着,点点头,“那我叫竹香收拾收拾就去吧。我也没什么要带的东西。”

“你不在这里,我才能放心。若是你在府里,我就放不开手脚了。”蓝霆见她肯走,又有些舍不得了,伸手在她小腹上摸着,不满的咕隆道,“不怎么显肚子。”

曼妙哭笑不得,拍开他的手,“这才三个月不到,当然不显,现在就显了日后还得了?”

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她又问道,“你看这次孙元正能拿到禁卫军统领的位置吗?你可要努把力,日后就轻松了。”

蓝霆给她夹了一筷子鱼肉,细心的挑了鱼腹的位置,“放心吧,这事我比你上心。”

曼妙吃了几口又说道,“皇甫家也要多派点人去,你把皇甫勋派来保护我,那皇甫家不就没人看着了吗?你多找些侍卫就好了,我去的时候隐蔽点,也没人死盯着我。”

她怀孕的消息是府里的机密,除了竹香几个人知道,其他的管事都不知道这些事情。若单是皇甫家的小姐去宜王的庄子静养,倒也没多少人会把她当个人物,多跟几个侍卫也能说得过去。

蓝霆面带犹豫,却还是有点想要皇甫勋跟着她去。曼妙一见他这样就知道他没想过皇甫家的安全,就蹙眉说道,“你也不想想,若是皇甫家真的有危险,皇甫勋能在庄子里面呆得住吗?”

皇甫家是蓝霆的左膀右臂,若是皇甫家的女眷出了什么事情,在边关的皇甫将军们只怕心思就不宁了。

曼妙的话也很有道理,蓝霆想了想,就点头同意了她的话,“就照你说的办吧,我给你多派些侍卫,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呆着,千万不要乱跑。我等事情过了,我就去接你。”

天刚蒙蒙亮,曼妙就启程了。

很简朴的车子,看着不怎么起眼的普通马车,里面的装扮却很豪华。扑了黑色的熊皮毯子,生了两个银霜炭熏笼。现在怀孕,闻不得味道,就没有熏香,一进车厢就暖烘烘的,很是舒服。

庄子很远,马车又不敢走快了,照这个速度,估计要走两个时辰才能到城外的庄子。

曼妙想着怎么也是四个小时,还不如好好的睡一觉。她现在本来就瞌睡多,马夫是几十年的老把式,驾车很稳,马蹄声均匀,听着就想睡觉。

车厢内早备好了被褥,就是为她睡觉准备的,睡着了时间也过的很快。

竹香为她盖好了被子,自己坐在一边坐着针线活儿,是一些给孩子用的小肚兜和小鞋袜,看着就很可爱。

孩子是腊月怀上的,要生只怕是在九月左右,坐月子很好,不冷也不热,皇甫家的二夫人说,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不麻烦爹娘。

曼妙睡的正好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外面出现了刀剑相击的声音,夹杂着侍卫们的高声大喝。

马车也陡然加快了速度,开始策马狂奔。

她被颠一抖,差点趴在地上。竹香赶紧抓紧了她,将她护在身下,同时手上也抓了车厢内固定好的凳子,防止两人被一起甩下马车。

“外面是什么人?”曼妙很怀疑来的人就是皇帝蓝翎派来的,不然谁会这么有心,派人刺杀一个没权没势的官家小姐呢?

也只有蓝翎才能知道,曼妙在蓝霆府里的重要性。

虽然蓝霆说是保证没有人会泄露消息,可这世上哪有可能有什么事情是能绝对保证的?蓝霆可以在蓝翎身边安插探子,难道对方就不会吗?知道曼妙怀孕的事情很正常的。

竹香趴在窗户上看了下,又俯下身来,“来了不少人,都是蒙着脸的,看样子像是在埋伏咱们。”

曼妙本想起来自己看看,可她现在这样,经不起折腾,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刺客没把她怎么样,自己先把自己给搞流产了。

虽说她一直觉得电视剧里面演的古代女人实在是娇弱不堪,随便多走几步就能流产,但她这孩子来的太不容易了,也由不得她不小心对待。

侍卫们不断的和来敌交战,埋伏者肯定是占了突袭的便宜,还好蓝霆带来的侍卫也不是吃素的,虽然能听见刀剑相击的声音,也有箭支射到车厢上的咄咄声,马车却一直快速却平稳的跑着,侍卫们的马匹也持续的跟着。

竹香让曼妙抓好固定的东西,自己偷偷趴在车窗上看着情况,不断的和她回报着战况。

蓝霆派出的侍卫有两百多个,怎么样也不可能一下子全被打散了,护着她走的最初有一百多个,现在好像还剩下大半。

袭击者渐渐追了上来。竹香的回话次数越来越频繁,显然战况激烈了起来,她不断的在两个车窗上来回看着,脸上也开始露出了忧色。

“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蓝霆为什么不派人先把路走一遍?”曼妙忍不住的抱怨起来,这种逃命的方式,一般人都受不了,何况她这个孕妇?

竹香没有说话,趴着看了一会儿,突然欣喜的说道,“有援军了,穿着皇甫家的衣服,在杀那些刺客!”

曼妙闻言心中一松,看来皇甫勋的反应还算是及时,又救了自己一命。

那些人配合着宜王府的侍卫,开始斩杀袭击者,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马车的速度也渐渐的缓了下来,重新变得平稳了。

竹香将曼妙扶着坐了起来,检查她有没有事情,曼妙自己摸着肚子过了一会儿,才对她点头说,“我没事。”

听她这话,竹香露出了送了口气的神情,对着窗外喊了一声,“小姐没事!”

就在这时,突然感觉窗外飘进来一阵白色的烟雾,竹香头正趴在窗户上,吸了个正着,当时人就软了下来。

曼妙一看不对,想要闭气却也来不及,只吸入了一小口,脑袋就开始昏沉沉的,不由自主的软了下去,还好是靠在车厢壁上的,人不过是慢慢的顺着滑了下去罢了。

她本能的觉得事情不对,却又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浓烟越来越多,她不可能长期闭气,一呼吸就找了道儿,意识只抵抗了一瞬间,就不省人事了。

曼妙半梦半醒间,只觉得有人在摸着她的肚子。她很不耐烦的把他的手打掉,“不要闹,我要睡觉。”

说完之后才想起来,蓝霆说了今日要上朝,哪有那么快追上她的?

睁眼一看,自己都惊的都忘记了捂住嘴巴,眼前的人居然是单博远!

他依旧是脸色苍白,穿着雪白的衣衫,带着白玉蟠龙冠。她醒的太快,单博远的手都没来得及从她肚子上拿开,她就已经吓得花容失色了。

“好久不见,没想到你已经怀孕了。”单博远的语气很平淡,宛如寻常那种许久没见的朋友间寒暄。

想到是他的医生为自己诊治的,说自己不孕,看来这里面,或许也是有问题的。

曼妙沉下脸儿,“单殿下有何贵干?”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周围的情况,她现在已经在一个屋子里面了,摆设很是陌生,竹香等人也不在屋内,“我的侍女呢?”

单博远拍拍手,红袖、青佩、绿衣、紫簪都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对她福身行礼。

“我的侍女呢?”曼妙看也不看四婢,眼睛直视单博远,执着的问道,“还有我的侍卫。”

单博远哪能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微微摇了摇头,“我只是命人制住了你的侍卫和侍女,侍卫当时就丢在路上,现在应该已经回了宜王府。侍女我倒是带来了,只是关在别处,你现在和她见面不太合适。”

“我和我的侍女见面,有什么不合适的?”曼妙自从知道单博远阴她之后,就对单博远没有好印象,尤其是单博远一副痨病鬼的样子,居然还有武功,真是叫她惊讶的很,这真是个矛盾的复合体。曼妙寻思着好在以后就没什么交情了,能不见面就最好不要见面。

没想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就怕怀孕的时候有人闹事,偏偏就有砸场子,还是个神经病一样的单博远。

单博远只笑着看着她,“这侍女是蓝霆给你的,也不算是你的侍女把?”话锋一转,看着她说道,“你饿了吧?怀孕的人容易饿,我命人煮了些粥给你喝。”

青佩就端过来一碗香气四溢的肉粥,曼妙问着味道,竟像是自己在宜王府吃的那种。她是把厨子都一起带来的了,貌似单博远把厨子也给劫下来了?

曼妙一听他说自己怀孕,就下意识的捂了肚子,戒备的看着他。这可是很难得才有的孩子,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单博远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当即就笑了起来,态度很好的说道,“大夫说了,你若是生了这胎,以后就好生养了,所以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毕竟我也不想绝后。”

曼妙要是嘴里有茶肯定直接喷他脸上,她和她的小伙伴们都被惊呆了,“单殿下这玩笑开的有点大。”

“是不是开玩笑,你自己知道的。”单博远并没有生气,从对她的了解程度来说,蓝霆是第一,单博远绝对是第二名,比江尚都要了解她很多。

“理由呢?你堂堂皇子,就算是不受宠,也不至于找个生过孩子的女人当妃子吧?别和我说你对我一见钟情,你遇见我就是有目的的。”曼妙很干脆,也不想和他兜圈子,直接就开口问了,单博远不是傻子,他会说实话。

单博远对着青佩点点头,青佩就坐在床边开始为她粥,“小姐边吃边说,千万别饿了肚子。”

曼妙说什么也不会和自己的孩子过不去,再说了,单博远想要弄死她太弱了,要不想她怀孕,照肚子来一脚就是了,没必要浪费名贵中药。她乖乖的吃了几口粥,就继续看着单博远,示意他开始说。

单博远就把玩着手中的玉核桃,开口问道,“你可记得艾玉菀?”

曼妙回想了一下,“好像秦启风说过,我的母亲是叫玉菀,可是不是姓艾我就不知道了。他没细说,娘亲也过世了,我就没问过。”

“艾玉菀,是你的亲生娘亲。她没死,现在在单国,是我父皇的贵妃,也是我的母妃。”单博远看着曼妙,一字一顿的说道。

大概是吃惊的事情太多了,曼妙都开始有点习惯了,如果他说的话不是那么惊世骇俗,她还觉得奇怪呢。

“那这么说来的话,你是我弟弟了?”她上上下下看了单博远半天,丝毫没觉得自己和他那点像了,“你觉得我们俩能结婚生孩子吗?近亲结婚生智障的哦。”

单博远笑了起来,“我是养子,母妃当年跳河自尽,被单国的柳家所救,柳家的小姐不愿入宫,母妃顶替了柳家小姐的名字,化名柳钰进宫,一直很受宠。

我的亲娘是个小宫人,生我的时候难产,皇后说保孩子,亲娘没熬过来。母妃入宫之后,御医说她不能再生养了,她见我可怜,抱了我在宫里养着。”

这么说还有点道理,虽然情节很俗套,但起码也能解释单博远的动机,她试探着问道,“你这是,想要报恩?”

“宫里的日子很难过,我当年生下来的时候,身子就不好,御医都说不一定能活的。胎里带的寒毒,这么多年,若不是我习武,现在只怕是棺材里的骨头都朽了。

几位兄长见我身子弱,又不爱在京城多呆,对我并不是特别的防备。

母妃在我懂事之后,就告诉了我全部的实情,她很想你,不知道你过的好不好。

我后来命人去打听,知道你嫁入了华府,当了将军夫人,她很开心。

后来我才听说,你被休出门,苏家全家死于流放之地。母妃当时听说了消息就病倒了。

我一直命人盯着秦启风,他追着你不放,我才重新找到了你。

我的探子拿来你的画像,母妃一眼就认出了你是她的女儿,身子才渐渐好起来,想着你日子过的艰难,也想和你见面。”

想到自己还有一个母亲在远方挂念自己,曼妙心中很是温暖,摸着自己的肚子,“我很好。之前有些不开心,可现在好了。”

“我带你回单国。你不是喜欢卷入政治斗争的人,我在单国虽不算是权势滔天,可也没多少人敢来惹我。

我之前确实想着,不管你是什么样子,什么脾性,为了母妃,娶你过门,把你当正妃好好待着,也算是报答了母妃的养育之情。

可我见过你之后,我就觉得,我的正妃,就该是你这样的。其他的女人在我眼里,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单博远说的很认真,曼妙真想跪谢他的厚爱,自己真是承受不起呀!

“现在我这样也挺好的,虽然蓝霆和蓝国皇帝斗的挺凶,不过他好歹是我孩子的爹,我不想再去单国了。知道自己的亲娘过的挺好就好了。我可以写封信你带去给她就好了,没事她也可以给我写信,我会回信的。”曼妙果断的拒绝了他,骗过自己的男人,曼妙是不能再百分之百相信他的了。

单博远玩着手里的核桃,格拉格拉的声音一直响着,他看着曼妙笑道,“蓝国的皇帝和我说,若是我能协助他弄死蓝霆,你就归我了,我正在考虑这个事情。老实说,我很心动。”

“如果你真的娶了我过门,你一定会很后悔有个处处和自己唱反调的老婆。”曼妙吃完了青佩手里的一碗粥,肚里有底了,思维也清晰了很多,“你知道,我这个人,恩人我不一定记得住,仇人却是绝不会忘记的。”

“我不觉得蓝霆值得你这么痴心维护,你要知道,他之前可是有数不清的女人,年纪轻轻就花名在外,现在看着就只有你一个,那是因为你可以帮他拉拢皇甫家和秦启风,谁知道他日后当了皇帝之后,还会有多少女人呢?

你若是能受得了自己的丈夫有其他女人,当初怎么会从越国离开?”单博远果然很了解她,几句话就说到了重点。

曼妙对蓝霆也没那么多的信心,蓝霆对她的保证,她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相信,只是现在并不能在单博远面前示弱,“单殿下说的那么好,谁知道你能不能做到呢?万一我就是喜欢当皇后,不在乎他有多少女人怎么办?”

单博远自信的笑了起来,“若是这样,单国皇后之位,想必也对你很有吸引力。”

曼妙笑的很甜美,“单殿下未免对自己太自信了点,你若是真有这个心思,为什么之前没什么动作,难道您要借兵去攻打您的兄弟?”

本来不想把话说的这么难听的,只是单博远明显话里话外看不起蓝霆,曼妙现在怎么样都和蓝霆在一条船上,让他踩蓝霆,岂不是连着自己一起踩了?

凭什么呀?蓝霆好歹还是一手遮天这么久的王爷,你单博远不过就是一个被排挤在京城权力圈子之外的没权没势的皇子,你哪里来的底气说蓝霆?

单博远被她刺成这样,也不见动怒,示意红袖为她端来一些饭后的补品,依旧慢条斯理的说道,“如果我真是无权无势的落魄皇子,你觉得蓝国皇帝陛下会愿意和我合作吗?

他不点头的话,我的人能混入沧岚,险些将你带回单国?”

他不提就算了,一提,曼妙马上就反应过来,她之前在和皇甫家亲戚一起出去游玩的时候,遇见的那个没头没脑的刺客或者是绑匪之类的,居然是单博远的手笔。

难怪当初就觉得奇怪,如果是蓝国皇帝干的,直接派人把她弄死就完事了么,何必还要多此一举,想要将她带走,导致功亏一篑。

“真想不到你居然也会派刺客来对付我。”曼妙接过红袖递来的燕窝,自己拿勺子舀了吃起来。

单博远摇头,“并不是想对付你,只是看着觉得蓝霆情况不好,不想你被他连累而已。”

“结果蓝霆的反击让你和你的盟友很惊讶?”曼妙自己都没想过,她来蓝国的时候就以为蓝霆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谁想到这货是故意示弱呢?连她这个勉强算是自己人的人都被骗过了,何况是蓝国皇帝和单博远。

“是有点惊讶,不过也在意料之中。”单博远走到她的床前坐了下来。

两人之间隔得这么近,让曼妙很不习惯,她本能的往床里面挪了挪位子,“男女授受不亲,单殿下请自重。”

“当初你想借着我离开越国的时候,可没说过这种话呀!现在利用完了就过河拆桥,不觉得太无情了点么?”单博远将她披散在床上的秀发拿起了几缕,在手指上慢慢的绕着玩。

他的皮肤因为身体不好,很是苍白,加上曼妙的头发又很油黑发亮,黑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曼妙将碗丢回到桌上,伸手就把自己的头发拽了回来,结果力道太大,把自己拽的生疼。

没好气的说道,“当初咱们可是说好了要去蓝国的,你用华锋骗我,调了方向带我去单国,我还没和你算账呢!要说骗子,你才是最会骗人的吧?还装什么第一次见面!”

说道这里,脑中灵光一闪,看着单博远冷笑着阴阳怪气的说道,“那次在越国的山上遇见下雨,抄近路去了尼庵那次,也是单殿下设计的好戏吧?”

现在想起来,那次真的很可疑。

开始哭着喊着要走近路的是单博远。

后来大暴雨,要去尼庵的也是单博远。

最后半夜尼庵失火,救火的还是单博远的侍卫。

这么多事情都发生在一起,偏偏那个尼庵还住了个楚馨儿,更巧的是,那天不仅是江尚和楚馨儿约会,还在阴差阳错之下被楚玥儿看得一清二楚。

一开始曼妙还觉得是天意,老天都看不顺眼了,叫自己知道这件事。

这时候才开始回过味来,以江尚的个性,有可能犯这种明显的弱智错误?

这么多巧合都在一起,若说不是人安排好的,那也太不可信了。

只是这些事情虽然是被撞破的,到底江尚也是背着她做了这么多事,并不是单博远强逼着他去做的。所以曼妙就算是知道单博远有心做了很多暗箱操作,却也没怎么打算找他的麻烦。

毕竟自己的一堆子破事都没完没了了,再来几个人,谁还受得了呀?她来了蓝国就把单博远的事情抛脑后去了,哪里来得及想他?

“我只是想告诉你,江尚并不是你想象中完美无缺的贵公子。”单博远并不否认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太明显了,若是否认,当谁傻呢?

“谁都不会是完美的,我自己也有一堆缺点。两个人要想在一起,就要懂得欣赏对方的优点,包容对方的缺点。若是无法接受对方的缺点,就早点离开,省的两个人都痛苦。”曼妙之前恋爱过几次,多少都有些相处的心得体会。

“你觉得我的缺点你能接受吗?”单博远很有兴趣的问道,一般优秀的男人都很自信,单博远也不例外。

曼妙摇头,很直接的说道,“我没必要接受,我又不打算和你在一起。”

“世事难料,很多话并不要说的太早。”单博远没有被她的态度激怒,他好像一直都很冷静,大概是身体不好,经不得大喜大悲大怒之类的情绪刺激。

“蓝霆现在确实是在到处找你,我带来的人不少,却也无法和地头蛇相争。”单博远很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处境,“你不想见见自己的亲娘吗?若是想当皇后,我保证你能如愿。”

曼妙很想反问他,你拿什么来保证?

想想又觉得很没有意思,这种话现在说了可是大大的不妙。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拖时间,毕竟现在是在屋子里面,怎么跑也不可能跑到蓝国境外去,蓝霆还不找过来,难道是等着给她们母子收尸的节奏吗?

“你要什么?”曼妙觉得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义,都是打口水仗的,直接开口问道,“我是说,你要从蓝霆这里拿到什么?”

单博远闻言笑了起来,伸手就去摸她的脸,被她头一侧想躲开。床的位置很有限,单博远并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柔弱,苍白骨干的手还是抚上了她的脸颊。

“你会是一个好妻子。

我父皇的皇后心胸狭窄,但凡有孕的女子,若没有强力的娘家和父皇的宠爱,都养不下孩子。我身上的寒毒是胎里带的,可也是皇后指使人落下的毒。

我若有了你相伴,必不会去找其他的女人,我所有的孩子都会是你所出。你若不喜欢当王妃,我会让你变成皇后的。”

曼妙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单殿下,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耳聋了,我再说一遍:我对皇后之位没什么兴趣!蓝霆是因为被皇帝逼到没办法才想去夺这个位置。

不管是蓝国还是单国,皇后之位在我看来,也不过就是个累赘罢了。我当个客栈老板娘多轻松自在?还没这么多麻烦事呢!

如果蓝霆要娶妻纳妾什么的,我会回我的客栈,要么一个人把孩子带大,要么就找个我满意的男人接着过。”

“那可不行,我的孩子怎么能管其他男人叫爹?”蓝霆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曼妙惊讶的看着他,单博远回头,站起身来,看着蓝霆微笑,“宜王殿下来的比我预料的要快很多。”

蓝霆先看了曼妙无恙,很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坐在了床上,这才对着单博远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他坐在自己对面的椅子上,看着单博远坐下之后才说道,“安王殿下的动作也快的出乎了本王的预料,我安排在国境的人还没收到消息,安王已经出现在这里了。”

红袖和紫簪快步走到屋外,看了几眼屋外的情况,脸色很难看的对着单博远做了几个眼色。单博远看着蓝霆,脸上依旧是笑着的,一点看不出有什么惊慌和担忧。

“我的妻子我自会照顾,安王殿下还是多照看下单国的情况,听说你的几位兄弟最近都很不安分,让单皇很是不悦。如此良机,安王还在蓝国,实在是有些浪费了天赐机会。”蓝霆对着单博远侃侃而谈,如果不是他坐在曼妙的床上,两人倒像是在朝堂上的惯例寒暄。

“哦?竟有此事,本王一向在外,不闻国内事务多时,还得多谢宜王给的消息。如果宜王不介意的话,本王现在就想告辞了,日后若是宜王到了单国,还请一定通知本王,尽尽地主之谊。”单博远说着就站了起来,对着蓝霆拱手行礼,一副就要告辞的态度。

蓝霆笑着伸手指了门口,“请!后会有期!”

单博远带着四婢走了出去,曼妙一见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就急匆匆的对蓝霆说道,“你就这样放他走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蓝霆说着,就将她一把抱起来,“我们也要走了,皇帝的人马上就要赶了过来,到时候我们也难以说清楚。”

门外站了很多蓝霆的侍卫,曼妙看了,想起早上护卫自己的那批侍卫,“早上我的那些侍卫怎么样了?”

蓝霆将她抱进车厢内,自己也跟着进来,“放心吧,除了被皇帝杀掉的那些,其他人都没事,现在在府里休息。”

曼妙这才放了心,在蓝霆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我走的这么隐蔽,怎么会被发现的呢?”

蓝霆脸色一暗,眼中射出几分寒光,沉声说道,“这是我的疏忽了,我自以为把身边的探子都清理的干干净净,没想到,居然还有埋下的钉子没发现。

那人是我的幕僚,是他给我看了很多证据,说明皇帝要调兵来对付我,我操心你们母子的安全,就想着把你送到郊外的庄子。

没想到他居然是徐家早就安插进来的探子,埋的很深,跟着我有七八年了,我一直很信任他,没想到他居然是徐家的人。

等我送你出门,我在宫里的人冒死给我传来了消息,说是有人给皇帝报信,皇帝派了人来截杀你。

那个幕僚只知道我看重你,不知道你怀孕的事情,不然皇帝绝不会派人杀你,一定会要求活捉你来要挟我。”

曼妙一向对内奸没什么好感,冷冷的问道,“那个人呢?别叫他轻易的死了,这种人物,有用的地方还很多。”

蓝霆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我以为你会叫我把他杀了。”

“当然要杀,只是让他迟些死罢了,我又不是圣母,他想要我的命,我饶了他,日后谁来饶我?不光是他,他背后的徐家也不能轻饶!”曼妙冷哼了一声,又不是脑残圣母,怎么可能饶过仇人的性命?还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说起来,现在徐皇后怎么样了?徐家已经失了一个太后了,现在要是再失一个皇后,皇后又没有子嗣,只怕是徐家再也不可能把手伸到宫里了吧?”提起徐家,曼妙就来气,顾好你们自己的事情就罢了,居然还要来惹我?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

“就是因为想要保住徐皇后的地位,才向皇帝交出了这个埋了这么久的钉子,不然你以为徐太师会蠢成这样?快十年的心血就为了弄死一个皇甫家的小姐?”

蓝霆一边递给她温热的燕窝粥,一边冷冷的说道,“也亏的是皇帝现在为了对付我不择手段了,连你都想要拿来要挟。他若是沉得住气,在关键时刻用这个钉子,我搞不好真要阴沟里翻船。”

说道这里,曼妙也奇怪的很了,拿了勺子搅了搅燕窝粥,“皇帝为什么会蠢成这样?他要真这么脑残,你早就夺了位置了,何必等到现在?

他现在至少手里握了徐、宋两家,还有很多墙头草家族在观望,完全没必要这么心急的动手,给你留把柄呀?

而且我想不通 ,他和单博远有什么好合作的,两国差了十万八千里,等单博远的援兵到了,黄花菜都凉了。

还不如和华锋合作呢,要是华锋在镇南关大军压境,你倒是真的没办法分兵京城了。

他到底想什么呢?”

蓝霆听到曼妙的抱怨,嘴角露出了笑容,“我倒是知道他在想什么。

之前不是戒嗔给了我几块父皇的遗骨么?我找人验了,确实是死于毒杀,而且是隔了很长时间。太子一直在派人给父皇落毒,这件事,想必皇帝蓝翎也是知道的。至少徐太后是知道的。

我查出来的线索里,父皇的贴身太监中,至少有一个人被徐家收买了。虽然那人早就被处置了,可若是有心去查,也能查出很多东西。

太庙的主持是我的人,钦天监那边是太皇太后的人。两边都说有些不寻常的变故和星象,暗示祖先不宁。先是当庭就上了折子禀报这几件事,早朝的人没几个留意的,可这无所谓,我只需他们知道有这么几件事即可。

我又安排了几个人暗中放出消息,故意叫皇帝的人听见,说是先皇死的蹊跷。眼见江山落入了心思歹毒人之手,历代先祖都难安心。

皇帝本就心虚,听了这消息,生怕我动手发难,要求勘察父皇陵寝。就想着找几个我的要害把柄捏了,叫我不要轻举妄动。”

曼妙一听这个,心就提起来了,停了动作,端着碗问道,“皇甫家和宫里的太妃们怎么样?”

蓝霆摸了摸她的脸,又给她将头上的绢花正了正。曼妙现在怀孕了,没心思打扮,头上都是轻便为主,不带贵重首饰了。

“放心吧,现在诸明俊已经被压入了宫里的暗牢,徐皇后也被关在自己的储秀宫不准出来。孙元正现在是禁卫军的副统领了,只等处置了诸明俊就可以掌管禁卫军。宫里现在很安全,母妃她们经营了多年,有靠得住的人保护她们。”

喜欢女配生存手册请大家收藏:(www.laok.cc)女配生存手册乐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

猜你喜欢: 掌上田园把云娇王的女人谁敢动爆宠小狂妃:邪帝,要留情福运娘子有点甜萌妃养成记炮灰逆袭:发家致富养崽崽侯府嫡女太子殿下你正经点巧为农家女既灵首辅娇娘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农家辣娘子以嫡为贵穿越之我在古代送外卖喜时归吹灯耕田我在古代搞科技我家娘子已黑化朕是红颜祸水重生之妻力无穷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重生之弃女惊华福妻跃农门月挽长河
完本推荐: 尚书大人易折腰全文阅读都市之不死天尊全文阅读农田喜事:胖丫头也有春天全文阅读文娱万岁全文阅读海贼王之轮回果实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我要做阎罗全文阅读赤龙武神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当军嫂:老公,超A的!全文阅读篮坛大流氓全文阅读假凤虚凰全文阅读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都市武圣全文阅读逍遥派全文阅读异能小神农全文阅读隐婚boss:老公,低调点全文阅读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全文阅读种田山里汉:神医美娇娘全文阅读快穿:炮灰女配,颤抖吧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王:最强老师凌天剑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战锤巫师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被迫行走在二次元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将军夫人惹不得麻衣道祖都市:开局冒充外星人卖二手外星航母平步青云超神学院之异能者然后和初恋结婚了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狼婿陛下因何造反夜阑京华娘娘每天都盼着失宠万古第一仙宗邪王嗜宠近身狂婿农家辣娘子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国潮1980余生有你,甜又暖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我家爱妃超凶哒罪恶调查局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女配生存手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配生存手册txt下载手机版 - 山云影的全部小说 - 女配生存手册 乐看小说移动版 - 乐看小说手机站